正當燕青想要開口說話時,突然一驚。接著就如同鬼壓床一般渾身上下無法動彈。秀麗靠近了瑠花,但瑠花並沒有開口尋問她這樣真的好嗎?

只是有一瞬間,她俯下了長長的睫毛,像是要說些什麼。可能是道謝的話吧。


瑠花抬起白皙透明的手向秀麗伸去。






──身體就如同是被柴刀劈成兩半被倒下似的。


身體像冰一般逐漸失去了溫度。


羽羽在這一瞬間明白了。


就連腦袋掉落的聲音,彷彿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就在那時,他似乎呢喃著什麼,可卻只發出連他自己也不明意義的微弱呻吟。羽羽在紅州用盡了一切力量,如今連手指都無法動彈,亦沒有說話的餘力了。


如同人偶一般茫然地躺著,唯獨內心卻異常的平靜。


羽羽喪失了一切。就連掌心中僅存的一點細砂也無情地從指間流走。


不知過了多久,漸漸聽到了嗚咽聲。羽羽似是要轉過頭一樣。他已經失去了視覺,在黑暗中,羽羽只能依靠著聽覺分辨出聲音的主人,並發出細微的聲音。


“……是……璃櫻大人嗎?”


“羽羽!”


可是羽羽卻完全向著其它方向望去,璃櫻似乎也察覺到他失去了視覺。


羽羽聽到的聲音因為嗚咽而嚴重顫抖著,羽羽感覺自己好像是第一次聽到璃櫻的哭聲。

“都是你要施展那個法術才會變成這樣!我現在就用‘治癒之手’來為你療傷。我馬上就過來。”

雖然明白“治癒之手”也是無法有任何作用。誰都明白,包括璃櫻。但即使如此,羽羽還是道了聲謝謝。


擁入懷中的感覺讓他覺得很溫暖,羽羽露出了微笑。


璃櫻因嗚咽而顫抖著,雖然羽羽無法看見,但是卻直接在他的內心裡迴盪著。羽羽很想看璃櫻的臉最後一眼。想要最後再看一次來到仙洞省後而改變了的璃櫻。


“還有……一件需要完成的事情……”


羽羽用盡全力,集中最後一點力量,灌入了這個人偶般的體內。於是,身體突然動了一下。


一下,又一下,慢慢牽動著這個已經變小的身軀。在失明的狀態下,僅僅靠著直覺爬動著。


慢慢的,大地開始劇烈地搖晃起來。


就如同王家和縹家是貨幣正反面一樣的存在,縹家和貴陽亦是如此。


瑠花的“本體”存在於縹家已有八十餘年,憑借著龐大的神力一直穩坐位於神域的最頂端。已經化作縹家的守護結界之一了。後又與古代法術同化,已如同神器一般。


但如今力量已不復存在,各地的神器遭遇毀壞。事到如今已經無法平復這場衝擊。就連縹家的“表”之所在地──貴陽,也已經完全受了影響,情況並不樂觀。


在羽羽如同人偶般小小的身體深處,好像有什麼在一點點燃燒著。


自從他接任了瑠花的術師統領一職後,一直都在靜靜地燃燒著這火光。


各州的神器與縹家的神器“蒼”。神器“蒼”則由時之巫女親自繼承,但極少數時,也會把“蒼”分一半給予當時的術師統領者。


羽羽正是如此。


即使瑠花消失了,但只要羽羽活著,還是能得到些許時間。


羽羽在紅州施展了大法術後仍然還活著,也可以說正是由於“蒼”的存在。


如今,瑠花已逝去。能夠壓制這場“暴動”的只有羽羽了。


羽羽在身邊摸索著,抓住了想要的仙器,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已經淨化過了短刀拔出了刀鞘。


“……羽羽?羽羽……你,你要,做什……”


浮現在眼前的人並不是花而是璃櫻。是劉輝,是仙洞省那些年輕的官員。以前羽羽為了自己哪怕一會也好,也想要一直活下去。但如今卻不同了。有想要維繫,留下來的東西,有想要託付他們的東西。如同信鴿一樣。


──哪怕只是一點,也好,希望以後的未來……


羽羽突然將刀刃放在了自己的頸邊。耳邊就傳來了璃櫻的悲鳴,於是……


“羽羽!”


黑暗被劃破,整個世界安靜了下來。羽羽的雙眼猛然睜開,發出了鮮明強烈的冰冷聲。


一股強烈的衝擊迎面而來。原本看不見的雙目,轉眼間,如同驅散一切迷霧一般睜開了。


精致的羽衣拂袖在眼前優雅地飄動著。黑夜般的瞳孔。凝脂般白皙的肌膚,潑墨般的長髮,血紅的雙唇,不顯露笑顏的年輕公主。


──瑠花此時正站在羽羽的眼前。


幾十年後的重逢。


瑠花的身影只是一閃而過。羽羽立刻就明白這是紅秀麗的身體,不禁為之一震。

“──大小姐!!您,您這是在做什麼!!您以為由犧牲換來的守護會被允許嗎!?”
瑠花為此卻絲毫不以為然。

“哼,沒想到開口的第一句話竟是對我說教。你現在真是變得不得了了啊。幾十年沒見,怎麼看都是變成了一隻小動物了啊。毛變得更柔順了啊,羽羽。全身也都長出柔軟的毛了。你年輕的時候要更好看一些,那個時候五官的輪廓應該更深,個子也要來得高。”


“咦?啊?啊!?”


就在那一刻,羽羽終於察覺到自己已經靈魂出竅了。所以雙眼才重獲了光明。


俯視下方,只見自己手裡仍舊握著刀柄,橫倒在地上。


羽羽最不忍目睹的就是自己那變成白髮老頭的身姿,不知為何自己會有這種愚蠢的想法。


飛奔而來的璃櫻與仙洞省官員們都因為自己的職業,所以能清楚地看見他們。


特別是璃櫻,他能同時看見秀麗與瑠花兩人重疊在一起的身影。


“伯,伯母大人!?您,您不是已經去世了嗎──”


瑠花將目光瞥向了一臉淚痕的璃櫻,但並沒有多說什麼。


“從現在開始進入最後的儀式。趁此機會將全力修復各個被破壞的神域。都來輔佐我。”


仙洞官們頓時議論紛紛。


“也就是說……要把現在的巫女當成活祭品嗎!?”


“笨蛋。珠翠還有存在的價值。怎麼會去犧牲她。時間緊迫。現在告知全體術師,你們盡快調整狀態,進入增強清澈神力的儀式之中。如今已在整個神域裡平等分布著高級術師與巫女。就這樣保持現狀進入儀式的輔佐過程。這樣絕對可以成功。”


仙洞官們不必說,就連璃櫻和羽羽都大吃一驚。的確是如她所說。

若以現在的分布來看,瑠花完全可以把全州的術師們作為一個強大的儀式來使用。難道是,她早就預知此事,事先就向各神域裡派遣了中高級以上的術師和巫女吧。

“──不要都一臉呆樣地湊在一起,還不趕快散開你們這群笨蛋!!”


瑠花火冒三丈,怒氣衝天地吼道。即使如今是秀麗的外表,但是她的壓迫感還是絲毫未減。


仙洞官們就像是被踢飛了一般,都慌張地跑向了各自的位置。


“璃櫻,羽羽他還活著。但是馬上快要魂飛魄散了。”


“……魂飛魄散……?”


璃櫻想起了羽羽剛才好像迎面受到了某種衝擊。會不會是被瑠花一腳正中臉呢。羽羽立刻用手摸了下自己的臉。摸著摸著,突然察覺到了。這個是──。


“聽好了,你就像現在這樣看好羽羽。維持現狀。瀕臨死亡也不礙。只要身體還活著羽羽的力量就能使用。──羽羽,明白了嗎。不允許說不。”


“遵命。”


璃櫻張了張嘴,但還是把話咽了下去。他清楚地明白這一點。只要術師在使用力量時,他的生命也一定會慢慢流逝。


即使如此,璃櫻還是沒能說出反駁的話語,只是抱起了瀕臨死亡的羽羽。


大地搖晃著。城裡街上的百姓都在尖叫著,痛哭著,祈禱著,可是崩壞的聲音卻一直在持續著。


無法說出口。璃櫻露出了痛苦的表情。羽羽卻微笑著,輕撫著他的臉頰。


“這樣才是縹家的男人。羽羽真的感到非常自豪,璃櫻大人。”


“縹家的男人……?”


羽羽笑著,就這樣與瑠花一起消失了。


瑠花和羽羽飛到了仙洞省的最底層。


在最底層裡畫著八角形的幾何圖案,這是“門”的方陣圖。兩人落在了方陣之中,頓時,發出了一絲光芒,突然兩人就雙雙被吞噬了進去。這是只會對歷代的大巫女和術師統領者產生 反應,一扇特別的“門”──是通向無法進入的仙洞宮的“通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ds87417 的頭像
kids87417

我愛彩雲國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