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是為了保護荀彧而來的嗎?”

“嗯,要是他被殺的話,矛頭就只會轉向劉州牧。”


“說的也是呢,自己部下的所作所為,自己不知道什麼的,完全說不通呢。看吧,荀彧,要是你死了的話,豈不是連我都要被調查了。不要再往我身上加注什麼奇怪的頭銜了。我可是明白要是過於有個性的話,就沒人雇用我了,而一直看清楚邊線呢。”


確實是看清楚邊線了呢……其餘三人如此想到。但是又覺得他看清楚的邊線好像與常理不同呢。


志美抬頭仔細看著秀麗,笑了。真是敗給她了呢。


“……幸好你們過來了,救了我們一命呢。謝謝。然後?你們要調查荀彧嗎?”


雖然感覺隱約知道了對方的回答,但還是試著問了一下。於是,聽到了對方即刻回答了自己預想的回答。


“不,我們會先去追旺季大人的。因為還有讓我在意的地方。“


“妳要一下子與大人物正面迎擊針鋒相對嗎?明明還只是最底端的御史。而且很遺憾,妳已經不可能追上了。已經離開梧桐。因為荀彧自殺事件也是為旺季大人逃跑而爭取時間。”


“您認為您說的任何一項會成為我不去追的理由嗎?”


面對秀麗毫無猶豫言語和沉靜的眼神,志美微微一笑。面對這份猶如嫩草一般的清冽。


“不會……”


過去,蔚藍的天空中抬頭可以在看到巨大的白鳥。志美認為將來一定是更加美好的世界。


從滿是黑煙與屍體的世界,如同堆積石頭一樣,一點一點積累起來,直到現在,變成了會產生如此御史的國家。自己這一輩人所走過的道路,沒有白費。不,是完全沒有白費。


“荀彧留給劉州牧酌情處理。荀彧作為紅州州牧暗殺未遂事件的目擊者,是重要的證人。認真保護的話,一如既往地工作也是沒有問題的。”


志美和荀彧目瞪口呆。過了一會兒,志美叼著煙管,笑了出來。


“……原來如此,在不知情的外人看來,的確如此。而且我的手臂已經這樣了。至於荀彧的話,暫時就讓他作為如你所說的心腹在我身邊拼命幹活。而且身邊還有精銳護衛保護著。”


“事後,我會返回來好好調查的。只是到那時為止哦。大概。如果我沒有忘記的話。”


志美笑著,對荀彧示意。包含很多意思的行了個禮。


“作為謝禮,我會準備快馬與仙人的古文書。荀彧,現在就寫一下,然後蓋上我的州牧印與你的州尹印,教給他們。只要看了那個,無論是那塊的部署與關塞都會完全答應你的要求的魔法的文書。但只限定與紅州。做官真好呢。雖然我不是會仙術的仙女州牧。話說回來,我的手臂快到極限了。醫生……好像又看見那條河了。”


河?秀麗接過荀彧遞過來的仙人的古文書(也就是公文書)驚叫著。


“那是是三途川,千萬別度過去哦!都是因為你明明都成箭鴨了還逞強!”


“因為我討厭醫生嘛……以前我可一直被醫生當成怪人吃了不少苦頭呢……”


秀麗和燕青突然覺得,那不能只怪醫生。但是總感覺那句話,並不只是字面上的意思。還有更深層的意思包含其中。


燕青想要讓志美藉由自己的肩膀將他扶起,但志美輕輕地搖了搖頭,拒絕了。


志美轉身對秀麗笑了笑。現在已經不會再把秀麗只當成黎深的姪女看待了。再也不會了。


“真是被妳救了很多次呢。謝謝。”


“不用謝。這是我的工作。”


秀麗微笑說出那番話,仿佛真的真什麼事也沒做一樣。


“我雖然並不算是王的同伴。但是,我不會跟隨旺季大人的。這點我可以保證。但是,要是真的發生什麼的時候,我隨時會為了保護,我底下的百姓而向旺季殿下舉白旗投降。如果只用我的項上人頭可以了事的話。我也有即使犧牲性命也要守護的東西。


“……我覺得不應該是這樣。”


“咦?!”


“如果真要賭上性命的話,如果是我,會做其他的事情。……為此,我出發了。”


深深地低下頭後,紅秀麗掛著明媚的笑容走出了州牧室。


志美看了燕青,燕青也微笑著揮了揮手,走了出去。燕青剛走,很快地州官們就來了。看著志美與荀彧染血的官服,一片哀鳴。慌慌張張走來走去的州官中,看到了秀麗與燕青混雜在人群中消失的身影。志美抬頭看了眼荀彧的表情,與自己一樣,目瞪口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ds87417 的頭像
kids87417

我愛彩雲國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