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後。

天晴後,來到梧桐的原野的秀麗和燕青瞠目結舌的看著地上的情景。


從江青寺一起跟來的老伯也停住了捋著鬍鬚的手,慢慢地環顧著四周。


然後彷彿向上天祈禱一樣,仰望著天空。如釋重負般地的吐了一口氣。


“成功了呢?”


“碩果豐富”的大成功。到處遍佈著黑色乾扁的蝗蟲的屍體。


爬到原野的梧桐樹下生長的小草上面的蝗蟲,面朝天空死掉了。


秀麗想起了和小璃櫻一起在書中找到的關於鹿毛島的內容。


“和鹿毛島的記述一模一樣呢。”


“好厲害,但有種被詛咒的感覺啊。"


風一吹動,芒草輕輕搖晃,附在上面的黑色蝗蟲屍體也不停地搖晃著往下落。


原本黑壓壓的一片瞬間變空,那情形真讓人不舒服。


老伯看著掛滿蝗蟲搖晃的芒草,鬆了一口氣。


“通常,綠色的蝗蟲在下雨時會躲在小草下等待雨停。但是黑色蝗蟲由於感染了瘟疫體內某些部分失常,自己爬到芒的頂部被太陽曬死了。而屍體又成了傳染源使瘟疫擴散,一夜之間死了許多集結成群的蝗蟲,和記述的一樣啊。高溫多濕的這樣糟糕的天氣,即使在人群中也會使瘟疫瞬間擴散的。”


風如同要捲起秀麗的裙擺似的吹著,並越吹越大,如同追逐一樣風速漸漸增大。


老伯瞇著眼看望著萬里無雲的湛藍天空。風呼呼作響。


“遲了三天的紅風終於來了。秋天結束,冬天要來了……”


呼……如同海浪隆隆的聲音般,大風吹過整片原野。


乾掉的蝗蟲屍體被風吹碎並捲走。


秀麗一邊整理著頭髮一邊小聲詢問著老伯。


“會吹向紫州嗎?”


“可能會吹向紫州一點,但應該不會引起蝗災。只要蝗蟲不集結成群,到了明年,自然就會回到不成群的狀態。”


“給你上了很好的啟示。乾旱對於蝗蟲卵沒有什麼影響,但是天災和集中強降雨卻影響很大。之所以在藍州基本不發生蝗災就是因為那裡雨水充沛。這次產在紅州的蝗蟲卵,我想大多是由於這三天的雨水的沖刷而死掉了。”


視線的一角,燕青的頭髮被風晃動著。


“那麼,之前發生蝗災的碧州的蟲卵是怎麼回事呢?”


“雖說碧州的地震絕不是什麼好事,但是地震也是天災的一種。所以可以認為那場地震消滅了一半以上的蟲卵。其餘的等到了春天請州民一一捕獲幼蟲就可以了。要是縹家的御鳥使早點出動的話,應該可以在集結成群之前,將蝗蟲全部吃掉。”


秀麗吸了口氣。涼涼的秋風颯爽地吹過平野向遙遠的彼方呼嘯而去。


“也就是說,蝗災……”


老伯微微笑著。


“完全控制住了,第一次一次性就控制住了。”


老伯的白髮晃動著,聲音也一同顫動著,眼淚也簌簌地滑過滿是褶皺的臉頰。


“這一天...我在夢裡有夢到過。因為哥哥說過正因為沒用能力才能辦到的事情。我一直.....哥哥....瑠花姬大人...”


秀麗轉過身,倏地雙手抱拳。燕青也做著同樣的動作,低下了頭。


兩人跪在地上,向老伯施以表示最高敬意的大禮。


“我做為王的官吏,代表朝廷衷心感謝您的鼎力相助以及在蝗蟲一事上縹家一族上下的竭力支持。非常感謝。”


老伯的眼淚,黑色的蝗蟲屍體,都被紅風捲向青空漸漸遠去。


只有如同隆隆海浪的風聲不斷地回響於原野之上。


老伯深深低下頭回禮後,與迎接他而來的寺廟的人一起回去了。


只和燕青兩人留在此地,秀麗眺望著風吹著的梧桐原野。


眼神嚴肅地望向州都梧桐,滿目盡是即使知道蝗災已經控制住了,但是要做的事情並沒有減少的敏銳。


“燕青。”


玩蝗蟲屍體的燕青抬起頭。秀麗他們在聽說那之後小璃櫻面無血色地使用江青寺的通路到其他地方去了。


“去做下一份工作了。”


秀麗環抱手臂,挑釁似地上挑著眼梢望向遠處的紅州府。


在紅州還有幾件事情必須要做。


秀麗腦中回想著村裡發生過的事情。大量的鐵和炭消失的事情。還沒有結束。再也不能被眼前的餌誘惑去,被耍的團團轉了。


“燕青,我說過的,要在通路的另一端調查消失的原產自紅州正想要鐵和炭。”


“是啊。”


“所以我們不能就這樣回去。燕青,你會幫我調查吧。”


風吹動著芒草,大量蝗蟲的屍體隨之飄落散去。


紅州的鐵和碳與藍州的鹽一樣,受到國家嚴格的控制管理。


那又是如何蒙混過關得以大量儲藏的呢。秀麗眉毛揚起怒目而視地望著紅州府。


“讓我見識與此有關聯的紅州府高官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ds87417 的頭像
kids87417

我愛彩雲國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