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路的上風處突然傳來的腳步聲讓秀麗一驚,想起之前的遇襲,秀麗不禁後退了兩步,可是當看清來人的時候,頓時放下心來。

“璃櫻!”


“紅秀麗,沒事吧!”


“看,我就說了不會有事的,紅著眼睛滿山亂跑。”


璃櫻的背後,一位形如古木的老人從黃昏的暗淡中緩步走來,秀麗突然想起墜崖之前看到的老人就是這一位。


璃櫻苦著臉不知該如何解釋發生的事情的表情,理了半天思路,終於把大致的情形向秀麗做了解釋。


“我被這位老者所救,暫住在山中的小屋裡。之後我也曾經去那個村子看過一次,可是光顧著在森林裡四處找了,所以。,不過,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秀麗向老人道了謝,而老人則緊緊的盯著秀麗手裡的包袱,問道“小丫頭,那個包裹裡是什麼?”


“咦?這個嗎?是救了我的看守大哥給我的,具體是什麼還不太清楚。”


老人注視著包裹看了一會,突然驚訝的一聳眉,說道“哈哈,這還真是非同小可啊。”


老人不知為何突然笑了起來,隨即將秀麗手中的小包裹拎起,在手中甩了個空飄,眼中閃耀著難以掩飾的喜悅的光彩。


“讓老朽為二位帶路吧,也附帶著算是向二位賠不是了,小公子,小姑娘,這邊走。”


“賠不是?”


老人並未回答秀麗的提問,只是徑直走上了通往寺廟的羊腸小道。秀麗和璃櫻雖然不解,但還是跟了上去。


璃櫻一邊提防著四周的動靜,一邊和秀麗跟在老者身後,“紅秀麗,那個村子妳也看到了吧。”


“嗯,不僅看到了,還遇到了許多的村民。”秀麗靜靜的說道。“不過,不論如何都從村民們嘴裡套不出話來,那個上著鎖的佛堂裡放著什麼呀,這座山的名字呀,村子和寺廟的名字呀,這裡的管理者的名字呀什麼的,全都問不出來。”


村民們似乎在袒護著誰,估計應該是與村民們的利益息息相關的人。


“璃櫻你那邊,從那位老者那裡打聽出什麼來了?”


璃櫻不語只是微微點了點頭,很顯然璃櫻肯定是知道了一些秀麗不知道的事情。秀麗很聰明的沒再多問。


參天古樹鬱鬱蔥蔥的山野之中,天色漸漸的昏暗,就在秀麗的體力快要耗盡的時候,不遠處終於看到了寺廟的山門,但是一想到之前的夜襲,秀麗不由得戒備了起來。


“吶,璃櫻,你是從高處過來的吧。”


“啊,是啊,從那個寺廟附近沿坡下來的,但是一路上誰也沒遇到。”


終於看到寺廟的大殿了,左側是鐘樓,右側則是那個小庫房。穿過人跡罕至的寺廟大門,老人並未去鐘樓,反而向著小庫房的方向走了過去。


老人搖了搖手裡的包裹,頓時沉重的金屬撞擊聲響了起來。聽到金屬聲,秀麗和璃櫻不由一驚,留意時,已看到老人靈巧的將包裹打開,並把裡面的金屬環拿了出來,環上串著是一個大塊頭的鑰匙。


想到那扇被緊鎖住的大門,在看著這把鑰匙,二人不禁驚詫道“難道說這把鑰匙是。”


老人轉回身,笑道“小姑娘,我不是說了賠禮嗎。”


穿過庫房,來到裡面的佛堂不遠處,璃櫻的目光投向佛堂對面的山坡上,“有人!趕快進佛堂去把鎖打開!”


秀麗立即拉起老人的手跑了過去。


山上,黃昏的暗影裡,詭異的狐狸假面咻的一閃而過,不見了蹤影。


打開佛堂的鎖,老者先去推門,隨後璃櫻和秀麗也趕過去推了起來,厚重結實的大門仿佛有千斤重般,光是推開門,進到佛堂裡再把大門關上,連璃櫻也累的筋疲力盡。黑暗中突然傳來了秀麗的聲音“璃櫻,內鎖!黑的什麼都看不見,趕快想法子把門反鎖上,要不找些重的石頭也行。”


“冷靜點,小姑娘,內鎖在這裡,這裡,這裡加這裡一共是三個。”老人平靜的聲音傳來,隨即老人將三處內鎖牢牢的鎖上了,上鎖時厚重的聲音在牆壁之間回響,而外界的聲音則被完全隔絕,看起來牆壁的厚度遠遠超過了想象。


伴隨著的聲音,亮光一晃,火光亮了起來,老人單手執燭台,在黑暗中輕鬆的將其它的備用燭台全部點亮。秀麗坐到地上時,突然驚訝的嗯了一聲,鐵和木炭的味道!


璃櫻張大了眼睛,屋子裡滿滿堆著的大量的鐵,木炭和木柴的輪廓在昏暗中的浮現。但是璃櫻回頭看到秀麗時卻發現,秀麗的臉上別說是高興了,反倒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數量遠遠不夠。秀麗看了看明亮的燭火,身心俱疲的轉頭看向老人。差太多了。


“這裡沒有窗戶,門也關著,點蠟燭會不會有危險。”


“這裡有通風口哦” 老人拉開木柴堆,露出下面的一個鐵環,在秀麗和璃櫻目瞪口呆的注視下,老人若無其事的將鐵制的金屬圓盤拿了起來。


一瞬間,來自地下的風呼的湧了出來,帶著與這個佛堂裡完全兩個級別的空氣,濃厚的鐵和木炭的氣息。看到這裡,秀麗一下子蹦了起來,看向老人,而老人的臉上則浮現出了謎一般的笑意。拿上燭台,跟著老人走下通往地下的台階。


走到台階的盡頭,璃櫻和秀麗被眼前的情景驚的瞠目結舌,空曠的地下廣場上,擺放著堆積如山的鐵礦和木炭。


秀麗驚疑不定的走了幾步,伸手去觸摸眼前的鐵礦,如冰般寒冷。不知何處吹來的風輕撫著秀麗的臉龐,一瞬,秀麗突然意識到礦石上有致的凹凸,錯不了,應該是刻上的文字。試著憑手感讀了一下,似是“紅州•河東。紅州•西山。紅州•鳳翔。──”


紅州三大鐵礦之名的印章,清晰的刻在鐵的表面上。秀麗虛脫無力似的坐到地上,搖晃的燈火的另一側,老者的臉上則露出了笑意。


“呵呵,要找的東西,就是這裡吧,小姑娘。”


“為什麼”


“說過了吧,作為賠罪之禮,況且,將鑰匙交給你之人也不是我。而且若不是相當程度的中意,那人是不會把如此重要的鑰匙交給你的。看起來你在御史台任

職之時也深得人心。還有,偏偏是在這山裡遭人陷害,不論什麼理由都不能原諒,所以才說是賠罪。”老人說完,望著手無寸鐵的璃櫻和秀麗,輕笑了起來“赤手空拳的走到這一步真是不容易啊,相反的被那些拿著武器的傢伙到處追趕,真是讓人看不下去。”

昏暗的燭火,黑暗中映照著老人的一側的眼睛,雖然有些不可思議,但老人身上散發的如古樹般的感覺反倒讓人莫名的心安。


秀麗仰望眼前的鐵礦,腦海裡忽然浮現出御史牢的看守和村子裡的村民的臉。


“今天,在村子裡走動的時候,的確是注意到了一些事情,與村子的規模相比,村裡的男子少的可疑,而且看起來也不像是外出去賺錢,都是數日為週期往返,打理著家裡的事情。”


雖然和善,但卻口風嚴密的村民。


“我覺得一定在這座山的什麼地方有供男子勞作的地方。”狐面男子,沿山而下的刺客們,到底是從哪兒過來的呢。而且,平時又是在何處做些什麼呢?


老人注視著似乎已將將種種疑問的答案找到的秀麗,臉上湧起了有些奇怪的笑容,同時對秀麗的問話未置可否的以沉默作答。


“小姑娘,你也看到那座村子了,即使如此妳對君主的忠心也不會動搖嗎?”


村民的大多都是身有殘障之人,但即使如此,大家也是同普通人一樣的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一切都是自己動手,分工合作,不論出外賺錢還是在村裡勞作都是生氣蓬勃的生活著。


連現在的國家都辦不到的事情,某位官吏在這裡將其實現了。


想到這裡,璃櫻僵在了那裡,秀麗也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氣,抿緊了嘴唇。


“是的。”


“喔,那麼能說說理由嗎?”


“正是因為看到了村子才如此。”


聽到答案的老人臉上表情不斷變化,看上去很有趣,但是其中的警戒心依然可見。


分布的小倉庫,看不到那個地方的盆地,大量的油壺。


老人的表情雖然沒隨著秀麗的猜想有所變化,但是秀麗的直覺告訴自己是猜中了。想到這裡秀麗不禁咬緊了嘴唇。


“如果是劉輝的話,絕對不會這麼做的,我們也不會讓他去做的,絕對。”


呼,老人嘆一口氣,搖曳的燭火的影子裡,可以看到老人臉上浮現的苦笑。


“真讓我吃驚,小姑娘,竟然能看透到這一步,本以為注意到這點的只我一人而已呢。”


“一定會幫上忙的,即使我不去,也一定會派代替我的人過來的。”


“呵呵,到這裡來嗎?”


“沒錯。”


面對秀麗沒有一絲遲疑的回答,老人不禁沉思半晌,終於,輕嘆一聲果然如此後,再次露出了笑意。


這個老人給人的感覺與村人不同,莫非是與村落無關之人?


“和那人為敵能做到這一步,實在是可敬可嘆,不過,也該是收手的時候了。做得太過火的話,重要的東西會消失不見也說不定哦。”


“咦?”


此時,頭頂上方傳來了聲響讓秀麗吃了一驚。


差不多是燕青和楸瑛順著那個通路該過來的的時辰了,再待在這裡就該錯過和二人會面的機會了,可是外面的敵人──


“璃櫻──”


“我去殺出一條路來,反正好像那些傢伙也不敢對我做什麼。”


難道說因為璃櫻是旺季的孫子的緣故嗎?望著未置可否的璃櫻,秀麗點了點頭,一起回到了上面。


在老人用木柴將地下室的門藏起來的時候,拼勁全力的璃櫻才開到第三道內鎖,之前明明看到老人不費吹灰之力就銷上的內鎖,怎麼到了自己手裡就猶如千斤重呢!啊──老妖怪。璃櫻終於全部打開的時候,外面突然靜了下來。


璃櫻小心翼翼的一點點將鐵門向外推,但就在門剛打開一條縫的時候,一隻

手突然伸了進來,後面的正是那個狐面男子!

璃櫻條件反射般想要將門關上,但是怎奈對方勢如破竹般將門撞了開來,璃櫻一個重心不穩,連連倒退摔坐在地上,還未等定神,就看到狐面男子抓著秀麗的腳踝向外拖去。


天色早已全黑的昏暗中,秀麗的眼中閃過對方的長髮隨風波動的影子,而隨之而來的斧頭如劈柴般向秀麗劈了過來。


璃櫻的驚叫聲從不遠處傳來。


注:本章中璃櫻指的是小璃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ds87417 的頭像
kids87417

我愛彩雲國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禁止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