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秀麗感覺到抓著自己的手突然鬆開了,強大的慣性下,一下子坐到了地上。

未及回過神,只聽得慘叫伴隨鈍物倒地聲,隨即四周陷入了一片寂靜。

秀麗集中精神環視四周,看到在這間陌生的房間裡的不遠處,璃櫻剛剛將兩個身著白衣的術者打暈的場景。

悄然無聲的屋子裡只有璃櫻的呼吸聲清晰可聞。

忽然,秀麗回想起之前將自己和璃櫻被牽扯進來的感覺。

“璃櫻,難道說……

“抱歉,燕青派不上用場了,怎麼偏偏是手無寸鐵的我和妳被牽扯了!”


璃櫻受傷的手指血流不止。


觀望四周,八角形的屋子裡,燭臺上的燈火明亮的燃燒著,與煩惱寺所見的極為相似的裝飾,空曠的房間,獨門無窗的屋子,讓人不覺心生壓抑,璃櫻或許也是因受到這房屋的影響才變得急躁。


“要是能想辦法逃出去就好了。不過,幸好有璃櫻在身邊,總會有辦法的。”


秀麗將璃櫻的手拉近,用手帕將其受傷的手指包紮,璃櫻望著秀麗溫柔的笑顏,終於稍微安心了。


璃櫻轉頭看向躺在角落裡的兩個術者,開始冷靜的思考起對策。


現在的話蜓返之術雖然已可用,但是將燕青或楸瑛也帶到這邊來卻是不可能,而且若在召喚其他術者時被對手將通路封鎖就麻煩了。


“璃櫻,燕青他們尋找縹家的術者要多久才能到這邊來?”


讓秀麗在這裡使用蜓返之術似乎不可能啊,璃櫻苦笑道“那邊,煩惱寺排在第109,雖然附近也有神社和寺廟,但是主要的術士都已派遣到各神域去了,所以將術士找到並帶到這裡至少要花上半天的時間。”


“也就是說是傍晚了。”


“嗯,最快也得那個時候了”


“那只要保證在傍晚之前平安無事就能回去嗎?好,那麼……


秀麗挽起袖子並看了昏迷不醒的兩個術士一眼,便開始在自己和璃櫻的背包裡翻起來。


“好,先把那倆傢伙綁緊,用布堵住嘴,扔到地板下,然後就可以小心行事了!”


小心行事?一點也沒看出來呢。璃櫻邊在心裡嘀咕邊開始撬起地板。


跟強盜無差別的工作告一段落後,璃櫻決定先到外面去打聽一下。推開那扇獨門,深夜濕冷寒滯的空氣瞬間迎面撲來。璃櫻的夜視力極好,所以立刻就注意到了側近旁矗立著的寺院。


看起來方陣所在的房間,是一間聳立於寺院內一角的小佛堂。讓秀麗留於室內,如貓般悄無聲息的來到了外面的璃櫻,無意中瞟了一眼星空,不由得愕然。


(看星座方向,難道說,這裡是──紫州!?)


雖然方向嚴重偏移,但在貴陽看到的星座也大致如此,所以可以斷定。


(紫州境內某處的山中腹地嗎?不對,應該海拔會更高些。)


嗚──嗚──不知何處傳來了夜梟的淒鳴。冷透潔白的霜淩低垂,顯示出這裡的氣溫遠遠低於紅州。身背後的樹木,依傍山勢鬱鬱蔥蔥,小巧的寺院搭建的如與山陵融為一體般協調,遙望山腳則可見不知延伸至何處的平原時隱時現。


璃櫻一邊警惕著四周的動靜,一邊在寺院四處巡視,在自己出來的佛堂的正對面有一間小小的鐘樓,屏氣凝神靠近一看,卻不自覺的皺起眉頭。


(寺院的名字被剜掉了,難道說是有不想被人知道的隱情。)


不論大殿還是寺院裡,與名稱相關的匾額一概皆無。看來是不想被人識破正體,還真是處心積慮的傢伙。


大殿正對面隱約有建築的影子浮現,璃櫻邁步的同時腦海裡閃過秀麗,不過考慮到畢竟相距不是太遠,所以決定還是先穿過大殿去對面探探風聲。


穿過大殿,如與之前的佛堂相呼應般,一間同為八角形的佛堂佇立在面前,旁邊則還有一間古舊衰敗的庫房。


與之前的佛堂不同,這裡佛堂的門上鎖的嚴謹密合,就算是璃櫻也難以破壞。突然,不知何處飄來的怪味讓璃櫻警惕了起來,鼻子一聞,似乎氣味的源頭正是那間破落的庫房。房門雖然關著,但是從縫隙裡還是可以看到裡面的情形,璃櫻目光集中,看到數十口密不透風的大缸堆放在一起,看起來氣味就是從那裡傳過來的。


(油缸?這麼多足夠開家油店了。)


只可惜既不是鐵也不是石炭,璃櫻不禁失望的嘆了口氣,總之還是先回秀麗那裡去吧,否則時間太久會讓秀麗擔心了。


璃櫻剛轉身,卻無意中被地上的車輪印吸引了目光,(拉著貨物的馬車的車輪印。車輪體積驚人,車輪印深陷,可斷定是相當重的貨物)而且不只一輛,數輛不同類型的馬車的車輪印在地面上清晰可見。


重量驚人的不明貨物,璃櫻邊想邊抬頭向車輪印延伸的方向看去,一部分消失在山野之中,另一部分,則一直延伸到了那座八角形建築的跟前。


“璃櫻,外面的情況如何?”看到璃櫻平安歸來,秀麗這才安心,同時將手裡拎著的暫時充作武器的燭台也放了下來。


璃櫻把外面的情形說了一遍,當聽到這裡是紫州某處的山中腹地時,秀麗也不禁吃了一驚,但最讓人放心不下的還是大殿另一側鎖著的佛堂。


“撬鎖似乎行不通,而且雖然這裡的門是木頭的,另一邊的可是鐵做的。”


“嗯……思考著對策,璃櫻則依然警惕的注意著周圍的動靜。


吱呀──,門被突然打開了。


門縫裡,一張詭異的狐狸面具探了進來,見此景,秀麗不由得倒抽一口氣。


“快起來!”


璃櫻衝著秀麗大喊的同時,奪過燭台,對著門兇狠的一個飛踢,連門帶狐狸面具都被踹飛。璃櫻趁著這時抓起秀麗的手跑到了外面。


明明剛才還空無一人的寺院裡,此時卻已被數十人圍了起來。


(可惡!到底還是燕青技勝一籌。)


璃櫻打退一個敵人已是拼盡全力。


“逃!”


寺院背後的山坡上,不斷有刺客打扮的人悄無聲息的蜿蜒而下。但不知何故,當對手在看到璃櫻的時候,臉上閃過一絲明顯的遲疑,讓人不油心生疑惑。


璃櫻手執長柄燭台當棍棒,另一手拉著秀麗,向鐘樓衝去。


“只抓那個女的!”黑暗中不知誰的喊聲傳了過來。


背後追兵的腳步聲越來越近,璃櫻拉著秀麗衝下小路,徑直鑽進了路旁的森林,只要能將距離拉開些,然後躲在茂密的樹叢裡,說不定能蒙混過去。但是,璃櫻卻低估了追兵的腳力。


突然間手中一沉,璃櫻清晰的感覺到秀麗在被人強行拉走,抬起一腳將抓著秀麗的追兵的手踹開,秀麗跌跌撞撞的逃離。但追兵不斷的衝了過來,等回過神來,秀麗已消失不見。而且手中做武器的燭台也不知何時被打落。


“紅秀麗!!”


璃櫻吼道。可惡!要是自己保護不了她的話還有誰能保護她呢!急怒攻心,目眥欲裂的璃櫻跟對手拼了命,但是對手似乎並沒有置璃櫻於死地之意,相反的,把璃櫻從秀麗身邊帶開好像才是真正的目的。所以無論怎麼想殺出重圍去救秀麗都被擋了回來。


就在這個時候,高處傳來什麼東西落地的聲音,隨即秀麗的慘叫聲傳了過來,璃櫻臉色蒼白的剛想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就只覺得腦後被一記重擊,摔倒在地,朦朧中只聽得由遠及近的腳步聲,隨即失去知覺。


話說秀麗此時被從璃櫻身邊強行拉開時對著追兵拼命抵抗,將要脫離險境時卻又被其他的追兵包圍,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蒼老的聲音在耳旁閃過,有別於之前那個低沉的男聲,似是老人。


一瞬間,一個身材矮小的老人的身影在秀麗的視線中一閃而過,尚未詳細思考,秀麗就被一個追兵撞的身體突然失去了平衡,與暗影中老人的視線擦肩而過後,秀麗自懸崖的斜坡上墜入了黑暗。


咻~~咻~~---水沸的聲音不知從何處傳來,秀麗慢慢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一間陽光灑滿的屋子,平凡無奇的天花板,滲入到每一個角落的生活氣息,應是再普通不過的一戶人家。


(難道是在做夢?)


秀麗剛想起身,就被傷口處傳來的尖銳的痛楚疼的呻吟出聲。啊!對啊,自己從懸崖上摔下來了,看來不是做夢。小心翼翼的活動手腳,還好,似乎沒有骨折,都只是擦傷而已。


“咦,傷口看起來都被包紮了。”秀麗留意到身上的繃帶且心中納悶時,吱呀一聲傳來,讓秀麗的神經再次繃緊,但當看到走進屋子的人的時候,秀麗不禁驚訝的瞪大了眼睛,這不就是那個在禦史牢裡效命的看守嗎。


“啊!你不就是在御史牢盡職的看守嗎!?”


之前絳攸入獄時的看守,就是這個人。


高大的男子在聽了秀麗的話後,面帶笑意的點了點頭。


秀麗突然想起了關於他們的一些事,御史台以防止機密洩露之名,會優先採用身有殘障之人,如失明者,啞巴及耳聾者等,這個看守似乎就是啞巴,不過,話又說回來,為什麼他會在這裡呢?


“呃。,這個,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高大的看守拍了下手,隨後在手上的石板上寫了起來。


“咦,村子?”


從灑滿陽光的窗子向外望去,的確可以看到過往的行人和錯落有致的村莊


“今天早上,去山裡砍柴的時候,看到紅御史倒在森林裡,所以就帶回到家裡來了。牢籠看守是換班執勤的,今天不是輪到我值班,就趕回來了。”


看起來是沒錯了,的確是絳攸牢裡的看守,但是真沒想到對方竟然能夠這麼流暢的寫字,想到自己低估了人家的能力的時候,秀麗不由得感到羞愧。


“謝謝你救了我,不過應該還有一個大概十歲左右的少年,沒有遇到嗎?”


看守思索了一會兒,搖了搖頭。看起來璃櫻是和自己走散了。


看守將一個托盤放置到秀麗腿上的被子上,托盤裡整齊的放著三菜一湯,米飯還冒著熱氣,聞到飯菜的香氣,秀麗的肚子頓時叫了起來,看守不禁啞然失笑,輕輕點了點頭,隨即離開了屋子。


(村子…出口是那個奇怪的寺廟,而且那個詭異的帶著狐狸面具的男子和牢中幽靈也在那裡,但與此同時,看守牢籠人的村莊也在這裡…真是錯綜複雜…毫無思緒


秀麗仍舊毫無進展,決定還是先吃飽再說,拿起筷子進食。慢慢的咀嚼著米飯,米飯的甜味在口中蔓延,再喝幾口熱湯後,身體馬上暖和了。


根據太陽來判斷,現在大概應是剛過正午,若璃櫻所言無誤的話,那麼傍晚的時候燕青和楸瑛會計算出縹家術士的位置,並追蹤而來,只要能堅持到那個時候的話…


(村子…聾人的故鄉嗎?)


秀麗不由得對這個奇異的連接點感到介意。一提到御史牢,腦子裡最先出現的是葵皇毅和旺季的影子。在這個以保護機密之名優先錄用殘障者御史牢裡究竟…


(那條法規是何時被修改了?)


在過去,會把犯人或斷舌或潰耳或毀目之後加以雇用,但是聽聞似乎十多年前這條法規就被更改了。十幾年前,那時的旺季好像時任御史大夫一職,秀麗放下筷子思索著。


不過,據秀麗所知,即使是現在,國家也尚未設立供殘障者學習的學塾和就職的機會,那麼,那個看守是從何處學習,又是怎樣進入役所供職的呢?莫非說是有人提供了這些條件,難道說這個村落與此事有關不成。秀麗盯著擺放的整齊的飯菜陷入沉思。


吃完飯後,秀麗和看守一起將碗盤洗淨後,為感謝搭救之恩,秀麗提出幫忙做家務,第一次被看守回絕了,但是禁不住秀麗的再三請求終於開心的接受了。


秀麗去洗衣服的時候順便在村中轉了一圈,村子比想像中的要大上許多,而且比起那些慢慢聚集起來的村落,這裡更像是經過細心規劃佈局合理的村莊,小倉庫錯落有致,供村人使用的日常用品、農具、鐵料、木柴等都整齊的收集在裡面,更不必提每個倉庫都必放的大油壺。


只是,或許是因地處盆地之故,目之所及只有頭頂的天空和環繞的山嶺,之前璃櫻所說的平原遍尋不得。


路上,秀麗在村子的入口處找到了一條通向山上的蜿蜒小徑,視線順著小路看上去,可以看到寺廟的屋頂的影子。


(難道說這就是和璃櫻半路上走散的地方?)


村子的入口的話,一般不都是在山腳的嗎,為什麼這裡左轉右轉,除了數條可供砍柴和通往田地的道路之外就再也沒有路了。


(那麼,這裡的村人是怎麼上山的呢?)


洗完衣物回來後,秀麗向看守提出了自己的疑問,但對方只是笑笑表示不用介意而已。


秀麗來到院子裡晾曬剛洗好的衣物時,看到矮牆外幾個路過的女子和孩子正一臉好奇的看著自己,回想起剛才去洗衣物的時候,路上遇到的村人也是如此,完全不介意自己是陌生人身份反而熱情的打招呼。


或許是從看守那裡知道自己的事情吧。


之後的事情變的愈發展愈有趣,村人們開始跑來請秀麗幫忙。


秀麗一邊在村子裡四處幫忙,一邊觀察周遭,愈加確信自己的預感。


終於,夕陽西下,秀麗找到正在劈柴的看守。


“看守大哥,我也差不多是回去的時候了,再次感謝你的救命之恩。”


看守停下手,微笑著點了點頭。


看守到底知道些什麼,又到底知道多少呢?真是讓人猜不透。


看守擦了手上汗水,握住了秀麗的雙手,用力的搖了搖,或許是以此來代替告別的話吧。


看守大哥的手掌溫暖厚重,除了口不能言,其它則樣樣在行----這個村子裡的人們都是這樣生活著,秀麗在心中默默的想著。


看守從家裡將一個包袱拿了出來,然後拉著秀麗的手向前走去。秀麗安靜的跟在後面。果然與預料的一樣,所走的是通往山頂的道路,曲折的小徑,九彎十八拐,終於到了距離寺廟不遠之處。


大致還有一半的路程的時候。秀麗停下腳步,若再一起往上走的話,到時候就會把看守也牽扯進去。秀麗想到這裡,對著不解的看守說道:“看守大哥,謝謝你。到這裡就可以了,請回吧。”


秀麗說完時鄭重的行禮,看守急忙把秀麗扶起來,隨後在石板上寫道。“紅御史,期待他日御史台內有緣相見。”隨後,將一個沉重的包裹遞到秀麗手中。看守的臉上露出了陽光般燦爛的笑容,點頭示意後,沿原路而返。


注:本章中璃櫻指的是小璃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ds87417 的頭像
kids87417

我愛彩雲國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禁止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