漸起漸強的風中裹著日增的寒氣,吹打著迅的肌膚。或許是因為繼承了一半縹家血統的緣故,迅自幼時就在觀天象測氣候上勝人一籌。

深夜丑時三刻的清冷暗寂裡,連輕嘆時呼出的吐息,都被凝結成了冰霜般的白色。


“不論霧氣還是雨水,都尚未出現。旺季大人。”


伸手不見五指,彷彿被夜的黑色羽衣所吞噬的樹木蔽天的原野裡,陪同旺季例行巡視的迅,一邊警惕的看著四周一邊稟報。


如若今明兩天,積雨雲不出現的話,明日夜深時紅風就會肆虐,將一切希望化作泡影。


旺季輕拽韁繩放慢了馬速,抬頭向鹿鳴山上的江青寺望去。山上的燈火如繁星點點般即使在這裡也清晰可見。看來自那日後,江青寺就一直處於晝夜不休的狀態。


而茈靜蘭在旺季險遭刺殺的那夜以後,就突然消聲匿跡。韓升雖然為了保護茈靜蘭,向旺季提交了茈靜蘭並非出逃的報告。但是卻也不得不承認,的確自那天起,茈靜蘭就行蹤全無。不過,其實旺季對茈靜蘭的去向卻並無深追之意。


“迅。”


“旺季大人,您忘了屬下已捨棄‘迅’之名的事了嗎…”


“為什麼,與你符合的名字不是嗎。雖然你的父親是個不成器的男人,但是只有這個名字起的恰到好處。似為你量身定做般。而且自相見之時,我就說過你不必變成司馬迅以外的任何人,你就是你。到現在為止一直如此,不是嗎?”


迅聞言不由得俯下了眼睛,想到雖然自己在任職侍御史後暫被賜以“隼”之名, 但是不論旺季還是陵王卻都彷彿是不想讓他忘記作為司馬迅所經歷過的一切般,依然一直對自己以“迅”相稱,


“將你的存在變成 ‘幽靈’之人,終究還是我啊…”旺季輕嘆道。


“旺季大人…我,我其實。很明白,像我這樣一直想將親生父親殺了的人,早就應該被處以極刑的,更何況螢的事只不過是個契機而已…”


“的確如此,你所想的不就是將你的父親殺掉,然後再將你自身也從這個世界裡抹殺掉,讓那個名為‘司馬迅’之人不復存在,不是麼。不過,一切若真如你所想般,豈不是可惜了這麼出色的名字和人了呢。”


還記得那時,旺季在窗戶的另一側曾對迅這樣說道“什麼也不用改變,你就是你。”


不過,若無論如何也想成為“幽靈”的話,那麼就到我的身邊來就好,你的願望由我來實現。


那時,到底是什麼將那雙手帶到自己的身邊的呢,迅不止一次自問。還曾是州牧的陵王本來不論如何也是要將自己處刑的,但是當旺季出現在自己面前時,自己就意識到,只要握住那雙手,自己作為“司馬迅”的人生就會被徹底的改寫。即使流逝的歲月已經定格,自己的未來還是可以由自己親手選擇的。


突然,旺季輕聲笑道:“或許,像這樣把誰撿回來的事,你會是最後一個了吧。”


迅在旺季的話裡陷入了沉默,連他自己也不知為什麼,很怕聽到旺季用這樣的口吻說話。俯下目光,一直困擾著迅的疑問再次湧上心頭,為什麼自己只要一到旺季的跟前,就會變的如此的不擅言語呢,明明一直想將藏在心底的最重要的話語傳達,但是一旦開了口,卻都變成了如柳絮般輕飄無力的蒼白語句。就像現在這樣。


“旺季大人…我。我不是因為旺季大人將我救了才追隨在旺季大人身旁的,而是完全是我自己的意志。所以…”


“但是,我藉此將你利用的事情確是事實。我想楸瑛是不會原諒我這麼做的。但是我所做的事情是不會改變的。”


迅還未來得及找到反駁的話語,旺季就突然改變了話題,提高了聲音向迅問道“迅,你覺得那個小丫頭會是去了哪裡?”


旺季大人竟然關心起秀麗的動向來了,迅不由大吃一驚,但是隨即謹慎的反問道“旺季大人為什麼對這件事感起興趣來了?”“畢竟如若不是等同於蝗災般的大事,那個小丫頭是不會輕舉妄動的。所以說,究竟是霧氣。是我,抑或是說…”


是鐵與碳呢,旺季在心中低語道。安置運過來的鐵碳的隱峰的影子在他的腦海中劃過。自打那個雪夜裡迷路誤入那座山中後,旺季就決定了將其為自己所用。


若想起來,那座山似與迅頗有相似之處,二者都是藉旺季之手變成了不能見陽光的存在。只是,假如那個地方被人發現了的話就不妙了。


不過,話有說回來,就算萬一被發現了的話,只要鑰匙不在的話,就構不成任何威脅。


夜色漸深,天氣越發的寒冷,旺季無意中看了一眼身旁的迅,卻發現迅的臉上帶著一絲迷茫的表情,一般說來,只要是這樣的時候,就一定是迅在心裡隱藏了些什麼。


“迅,難道說你還有未向我匯報的事嗎?。”旺季問道,但是話音未落,迅突然抬頭望向天空,臉上現出了驚訝的表情。旺季看出迅並不像是想要轉移話題的樣子,於是也抬頭望向深藍色的夜空,不知何時,原本絲雲不現的夜空裡竟然開始籠罩起一層薄薄的鉛灰色雲層。


“旺季大人,風向變了,是雨!下雨了!”還未等迅把話說完,纖細的雨滴就滴落到了旺季的臉頰上。


旺季不由瞪大了眼睛望向天空,“迅!怎麼樣!果然被老者說中了,這就是那最後的一場雨!”


柔若無物的微小雨滴雖不斷飄落,但是雨勢卻絲毫沒有變大的跡象。


“旺季大人,雖然空氣中的確有變化之感,但是這個程度的濕度和雨勢實在是于事無補啊。那片薄雲,下一場斷斷續續的雨已是極限,而且,旺季大人…”


“什麼,直說無妨。”


“雖然只是我的預感,即紅風的起風之時會變成明天白天的可能性很高。”

旺季聞言不禁皺起了眉,若按迅所說的話,那麼時間就比江青寺的計算早了半日。

旺季本來思索著假如這場小雨若能持續到明天的話,事情也許還有轉機,但是迅的話無異於給旺季的想法潑上了一盆冷水。不過,旺季之所以對迅信賴有加,也許正是因為迅的從不吝於進言的緣故吧。


轉頭再望向江青寺,山上的燈火比之前約增加了兩倍多,很顯然那邊也迅速的對天氣的變化作出了反應,甚至彷彿可以聽到慌慌張張的腳步聲在四處回響。


“看來,江青寺也開始有所動作了。迅──回州府,向全郡府下達通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ds87417 的頭像
kids87417

我愛彩雲國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禁止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