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了嗎劉州牧。”

志美用手摀著眼以防眼淚流出來。感嘆道。

──醫藥、驅除法、知識、南檀以及儲備足夠百年用的糧食,終於等來了期待已久的救援。


“聽到……了。”


“這樣一來,井底所隱藏的東西,全都拿出來了嗎?”


“是的,為了立刻應對蝗害,已經拜託了碧州的使者,並取得了從乾涸的井中移送物資的許可,也解除了禁止向黑白兩州運送糧食的命令。


好像看到了旺季臉上浮現的笑容,但只有一瞬間,又恢復到了原來的樣子。


“──開始從江青寺向梧桐運送物資,和紅御史一起來的士兵以及從梧桐來的士兵就這樣向梧桐開始運送物資。”


爽朗的聲音,士兵們應和的聲音響徹原野,開始了輸送。


平原上又回響起了馬蹄的聲音,塵埃遍野。


在秀麗身旁站著的燕青,用只能讓秀麗一個人聽見的聲音嘟囔道。


“真厲害啊,那就是旺季嗎。巧妙地將自己的功勞搶走了呢。”


“是啊,真不愧是,但是他也有功勞,雖然不是全部。”


秀麗看著站在旺季身後的迅,小聲說道。迅感受到了秀麗的視線,微微一笑。但是已經沒有隱藏或者逃避的必要了,自己是旺季手下的這一事實。


終於響徹原野的馬蹄聲消失了,最後留在這裡的,只有秀麗和燕青,旺季和劉志美,以及迅和皋武官。


“這些鳥群,是御鳥使吧,專門應對蝗害用的。”


“是的,鹿鳴山江青寺的御鳥使首先出動,現在紅州全城的神社的御鳥使應該都出動了。從太陽升起之時開始進行全領域的搜索,消滅工作。”


一陣沉默過後,旺季直接了當的問道。


“瑠花也出動了嗎?”


“是的。”


“條件是什麼?”


“沒有。”


──無條件,旺季的眼睛,第一次輕輕的睜開了,這不是預想到的結果。


瑠花也老了嗎。這樣想著,看到了少女認真的眼神,不,即使是老了,也應該提出什麼條件才對,或者殺掉迅什麼的。


無條件的全面援助,這。不可能是瑠花自己的意志所下達的命令,如果是過去的瑠花的話。


(──這個小姑娘。)


改變了瑠花──不,是使她想起了自己過去的樣子嗎。


就像過去的瑠花一樣,只是獨自一人前往“風之道”的小姑娘。


“……瑠花說要全面援助。──那麼,還有什麼其他的禮物嗎?”


“是的,和小璃櫻一起找到的能夠徹底消除蝗害的辦法。“


璃櫻。孫子的名字也……


他是政治家,不管身在哪裡。所以只淡淡的回答了一句話“是嗎。”


“但是,還不是全部,詳細的情況,請在江青寺說明。”


“我知道了,走吧。話說回來,你們是怎樣避免了戰爭的,明明是一觸即發的狀態,妳和浪燕青,州軍應該都沒有見過才對,而且應該也沒有解釋說明的時間。”


話剛說完,身後的浪燕青就笑了出來。秀麗瞪了他一眼,小聲的解釋道。


“……只是舉起了白旗而已。”


“什麼?”


“說服看起來是不可能的,所以就將寺中所有的白布聚集到一起,然後舉起來而已。”


迅想起了白旗大暴走族,和那一樣的事情用在江青寺了啊。確實當軍隊看到寺內揮舞的白旗,會覺得很奇怪從而不會進攻。


“對對,大小姐為了聚集白布將寺內白仙像上的二十多匹白布都取下來了,那裡的僧人看到後都暈過去了。”


“咦──!!那是,紅州八大國寶之一啊!”說完後也暈過去了。


旺季用銳利的眼光看著秀麗。


“……紅御史。”


“是,……那個十分抱歉,如果造成損失的話,請從我的俸祿中扣除相應的費用。”


“笨蛋,這些糧食大約可夠三百年了。”


“咦?!您是說那邊給了三百年的食量嗎?”


“──我們走。”


旺季用貴族高雅的姿態坐上了馬,俯視著秀麗,說道。


“選擇回來了嗎。”


秀麗看著他那深不可測的眼神,無法看透他的想法。


那句話,似乎是在問秀麗真正的選擇一樣。


又好像是在確認她的選擇,緊接著又有微小的細語傳到了她的耳朵。


“就用這副身體?”


秀麗睜大了眼睛,下巴微微的顫動,但是沒有移開眼睛,直接作出了回答。


“──是的。”


“是嗎。”


到最後為止,都要作為王的官吏。


旺季看向前方,揮舞馬鞭之前,低聲細語道。


“這就是妳的答案嗎。”


(不管在哪裡一定會回來的。)


志美想起了燕青之前所說的話。真的,回來了。而且,將所有救援都帶來了。


──那就是紅秀麗。


和燕青一起騎馬並進的秀麗,只看到了搖晃不定的 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ds87417 的頭像
kids87417

我愛彩雲國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禁止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