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季凝視著他,撿起了什麼,向靜蘭扔去。靜蘭看著落在自己手中的書信,喉嚨裡發出了響聲。

是從秀麗那裡拿到沒有拆封的的信。如果打開的話決心一定會被搖動,害怕自己就會無法殺掉旺季。但是又做不到把它扔掉,一直保存在這裡。就像一塊石頭沉進了靜蘭的心裡。即使是這樣也無法捨棄,不想捨棄,因為是很重要的東西。


──一次都沒有拆開,就那樣保存著嗎。


就好像自己的心一樣。


“只有一次,下不為例。”


靜蘭的下巴微微的震動了一下,努力的保持著矜持,盯著他。


“真是寬大啊。”


“不是為了你。……從前,有一個跟你長得很像的皇子,護送馬車被襲擊,但只發現了他母親的遺體,那位皇公子現在還是下落不明,這件事情一直在我心中無法釋懷。是為了這個。再說一遍,只此一次,下不為例。要做的話先想清楚再做。”


“你……”


什麼都沒有考慮,只是語言比大腦先行動。


“……做錯的事,猶豫的事難道沒有嗎?全部只有自己才是完美正確的?”


“沒有猶豫的選擇,有什麼價值。自己拒絕了所有輕鬆的道路。”


這和之前邵可和秀麗說的,就好像是一樣的話。


“就像現在的你一樣。”


靜蘭一下子愣住說不出話來。


“……但是,真的別這樣做了了,旺季大人,讓人膽顫心驚的。”


不經意間傳來了別人的聲音。皋武官一下子愣住了,靜蘭的眼睛也瞪大了。


就好像保護著旺季一樣,不知何時擁有濃厚膚色並且是獨眼的青年出現了。皋武官以為自己出現了既視感,啊的叫了一聲。他不就是之前一直在城池吃飯的男人嗎。


旺季突然大喊了一聲。


“迅,趕上了嗎,報告呢。”


“請撤回在鹿鳴山的軍隊,現在立刻。縹家已經表明要向朝廷提供全面援助。


“做得好,迅。”


就在那時,代表信號的火箭發射到空中。


東邊深色的天空被火燄照明。但是,應該還沒有到時間才對。


數量是,三個。不是終止。──是進軍信號。過早了。


鹿鳴山一瞬間被火燄照得通明,吶喊聲震動了大地。旺季大喊道


“迅!“


“沒有辦法,這個距離的話。話說回來旺季大人那個火箭──”


“這個笨蛋,最近的年輕人真是過早的就放棄了,騎上馬,我們走。”


“請等一下,旺季大人。”


“閉嘴跟上來。”


旺季在平原上突然加快了騎馬的速度。


“大人,從王都出發到現在,看起來還十分精神的嘛。”


只是一個有點疲勞的大叔嗎,真是一個厲害的大叔。大自然真厲害。


葵皇毅要是看到了,一定會說


天亮之前白色的霧氣,沒有遮擋物的平原感受到寒風從耳邊吹過的疼痛。


向後望去,皋武官也跟了上來,但是卻沒有靜蘭的影子。


聽到了新的馬蹄聲,回首望去,紅州州牧劉志美也會合上來。禦林軍和州兵應該也在不遠的後方吧。


迅卻不是和旺季而是和志美一起並駕齊驅,眼睛看著志美。


“那個火箭,在約好的時間之前就發射了,是你的命令嗎?”


“……是啊。”


“嗯?理由是什麼?”


“呵呵,你,暗中裝作一副懶洋洋的好男人的樣子。真是令人神往啊。”


“請說我本來就是一個好男人。”


明明還沒有日出,但是視線已經變得清楚了。沒有聽到交戰的聲音,但是卻看到了明顯的變化。


“……什麼,人數竟然增加了?”


“……而且動作也有一些奇怪啊,鬆明的動向,嗯?一下子都從山上下來了。不好,失敗的話,縹家就會收回援助,這樣下去一個人也救不了。”


“不對,不像蜘蛛的孩子一樣一下子散開的動作。像一下子散亂下山一樣。”


發現了什麼嗎?旺季為了不加重馬的負擔,放慢了騎馬的速度,迅很快的發現並一起減速,志美和皇武官也一樣。


走了一段後,旺季停了下來,一直看著前方。


迅向同一方向看去,塵埃遍野,馬的嘶鳴和馬蹄的聲音。


但是,不只是這些。


天空中飛過幾千隻鳥。


──直接向州都梧桐飛去。


皋武官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些好像從沒有見過的鳥從空中飛過。


“那、那是什麼,鳥?為什麼是這樣,而且還是散亂的種類。”


乘風而行的羽翼的聲音,貫穿了整個平原。志美也愣住了。


“混合著大型猛禽種類,真是笨蛋,不可能這樣成群的飛行啊。”


旺季看著上空像箭一樣飛過的群鳥,低聲自語道。


“──是縹家的御鳥使嗎。”


“咦?御鳥使?”


“是為了應對蝗害特別訓練的御鳥使。不管飛蝗群到什麼地方都能夠追擊,最後將它們吃掉。剩下的大型猛禽種類的負責追蹤剩下的飛蝗然後將它們消滅。”


志美的眼睛一下子睜大了,緊握的手也顫抖了起來。


“那麼,這就是說,那個縹家,出動了?這怎麼可能?”


“看吧,來了,囉嗦的小姑娘,沒想到會在這裡看到她。”


在塵埃中,聽到了少女的聲音。


還有像剛才暴走的旺季一樣,騎著一頭馬。


“請不要攻擊!交談後就會明白,請停止。”


請停止。皋武官想起了那熟悉的聲音,凝視著前方。


正是如此,一邊揮舞著白棋,一邊衝向平原,真是不得了的光景啊。


“真不愧是小姐,我,老頭子教我就是死也不要揮舞白旗,真是拿出膽量了啊。”


“不,那個,如果不是我的錯覺的話那個裡面也包含了你的棉布吧?那個晾竿……”


“啊──,真的啊。因為是秀麗的主意,因為太過麻煩就用晾竿來揮舞了。不會突然間就把我踢飛吧?啊──!”


白旗大暴走,皋武官不知為何比起驚訝秀麗在那裡的事情,抱著肚子笑了起來。


旺季等人停下望過去,秀麗身後幫忙的男人也停下揮舞白旗的信號看向他們。


旺季站在前方,直直的向少女看去。


──紅秀麗。


少女也看向旺季。


一瞬間,看到旺季美麗的紫色裝束,深吸了一口氣。


終於,少女所騎的馬也停下來。一直看著旺季。


現在能夠像這樣一直看著旺季的人已經很少了。除去年輕和莽撞。


不經意間,腦中想起了曾經在“黑狼”的姐姐和女兒飛燕的樣子。那種追逐人生的眼神。


旺季也從馬上下來,看著秀麗。


就這樣,互相走近。


一隻隻的鳥從空中飛過,像斑點一樣的影子落在平原上。清晨的寒風吹過,兩個人的衣服都被吹起。


數步後,兩個人在很近的距離,秀麗拱手,沒有跪下,只是微微的行了一個禮。抬起頭,一直看著旺季。旺季卻沒有認為這是不敬。


“……初次見面,御史台所屬監察御史紅秀麗,身後的是隨行浪燕青。──想必和旺季將軍是見過的。


明確,沒有一絲猶疑的聲音,只有心中緊握著什麼東西的人才會發出的聲音。

“啊,是的,像這樣見面是第一次啊,紅秀麗。”

淡薄的聲音,雖然和葵長官有一絲的相似,但是比那卻要更加的深徹,在心底回響。


“寒暄就不必了。──紅御史,報告一下現狀。”


終於到來的御林軍和州兵,一個接一個的停下了,站在了旺季和秀麗的中間。


成為了面向軍隊的情形。


“縹家針對蝗害已經向朝廷表示將給予全面的援助。縹家所有的神社都會開放。人手的幫助,


醫藥,糧食,驅蟲法,知識,包括南檀,都會以大巫女縹瑠花-瑠花姬的名字一起開放。特別是糧食的貯備可以供百年使用。“


從聽到了這個消息的地方開始,傳來了一陣吶喊聲,就好像就好像漣漪一樣擴散開來。


旺季看向秀麗,這樣再次確認。


“是一百年吧。”


“是的,足夠一百年用,已經從江青寺那裡開始往南檀搬運了。請確認。”


仔細一看,確實每一匹馬上都馱著貨物,也能看到後方南檀裝運貨物的馬車。上面刻有縹家的“月下彩雲”,代表著大巫女的月之印──月蝕金環。


是縹家提供援助的證明的紋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ds87417 的頭像
kids87417

我愛彩雲國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禁止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