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羽大人……不好意思,打擾了。”

一位年輕的仙洞官員,臉上露出了因連日的繁重工作而非常憔悴的面容,拖著疲憊的步伐走進來了。


因為給予紅州的蝗害、碧州的地震、藍州的水災的應對措施和救援,而且還要應付各神域的變異,仙洞省的全體官員都在不眠不休地工作。而且為了使羽羽集中精神在術式上,應對朝廷的工作就全部加注到下級仙洞官身上。那樣的他一進來就低著頭一言不發。


過了一會兒,仙洞官員用陰沉的聲音說道。


“由於貴陽的多發地震和那紅色妖星出現的關系,祈求佔文的聲音從朝廷和百姓那裡蜂擁而至。羽羽大人您說了要出仙洞省的正式佔文的……”


羽羽終於要出來了嗎?這麼想著,但他還是沒有露面,不過他回答道。


“嗯。和妖星的不規則地運行相輔相成,天文也難以讀出唯一的結果。讀錯占卜的可能性很高。不應該因為這些亂七八糟得事情再去煽動不安了。”


“但是,羽羽大人您知道吧!?和普通的掃把星不同。那顆紅色的新星正在慢慢的接近,逐漸變大。明亮而又閃爍著光輝,黑夜及白天也能夠一直看見。”


大業年間都會有異常的妖星劃過,特別是在大業之初。在天空停留80天以上的紅色星星的記錄,現在還保留著。相同的紅色星星的到來,被稱為揭開黑暗時代的帷幕。


星星的終結。到燃燒殆盡化成碎片散落為止,都會繼續可怕地掛在天空中。


“就這樣一直默不作聲嗎?那邊一直在煽動不安啊。妖星的到來意味著什麼,這是連小孩都知道的。多是治世的動盪,君主的兇兆。然後──”


王座的交替。


仙洞官員雖然把那句話硬吞回去了,但儘管如此,還是嘴快地越說越起勁。


“這最近各地的狀況都是那樣。星星啊兇兆等等,占卜什麼都一直出現不好的卦象。新星到來了也就是說,天也要放棄陛下了──”


“我知道現在很不安。但是,今後無論如何請不要再說出這樣的話了。其他的官吏自不用說,連仙洞官員之間也不行。為了百姓和陛下不要再──”


突然,那位年輕的仙洞官的眼睛因焦躁和憤怒而凹陷進去。


“為什麼還要這麼袒護陛下呢?比起即位儀式的時候,劉輝陛下對於羽羽大人的多番進言一次也沒有接受,仙洞省被輕視了。只做自己想做的事。不能預防蝗害也是王的錯。不是那樣嗎?”


羽羽一直抑制著仙洞官員們的不滿,但是由於妖星的出現,不滿緩緩的滲出表面了。說道──我們自己是正確的,甚至連天也那麼認為。


“說起了,當今的陛下和先王陛下不同,因為擁有很多感情豐富的宿星,所以王之星也就……”


羽羽以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氣勢,果斷地打斷了那句話。


“神事只有左右政事這種事是絕對不能做的。倘若你認為是錯誤的話,那麼賭上性命追查到底就是你的工作。既不是要評價王的好壞,也不是另行任用。”


年輕的仙洞官好像被羽羽沉著鎮靜的氣魄壓倒似的後悔到緊咬嘴唇。


“──即使如此,我還是覺得只要沒有王就不會發生這種事情了。”


仙洞官不後悔地大喊,然後走了出去。在那裡,不只是王,對於繼續袒護王的羽羽,也有了明顯的怒意和近乎背叛的排斥。


“門”又要開了。深深地調整呼吸,然後推了回去。……現在還沒什麼問題。


(紅州……大概需要雨和霧……,藍州……的能使用的話,或許……)


雖然回到日常的應對中,但盡管如此,剛剛的那位年輕的仙洞官鬱積了的怒火已經被點燃了。羽羽仰視紅色的妖星。妖星是兇兆。但是,還有另一個含義。


──將污穢一掃而空的星星。


除舊佈新。是揭示那時正要來臨的星星。


時代的交替時期,和戰亂扯上關係也多數被說成是為了那個。


羽羽回想起了從前年幼的時候看過的有關妖星的語句。


(妖星出現,擔心災難的王叫來了仙洞官員……)


仙洞官員進言:“災禍可以轉移給宰相。”“宰相是我的心臟。絕對不行。”王拒絕後,仙洞官員接著說:“轉移給百姓。”“我是有了百姓才會有的君主。不行。”王第二次拒絕了。“那麼,轉移給收成的話就可以。”仙洞官第三次告知。只有那年歉收的話就能結束了。王冷靜地微笑著說道:“收成不好的話百姓會感到痛苦的。不行。轉移給我吧。”


仙洞官員對於三次的拒絕由衷地微笑了。“……真是明君十足的言辭啊,也請讓天上的星星好好地聽聽吧。近日,妖星也會改變位置吧。”觀察之後真的移動了的傳說。


原來的那個軌道和現在的縹家學者都在觀察著,但那個王卻長久地留在羽羽心中。


那個王的名字是,蒼周。是繼蒼玄之後的王。


當時進言的仙洞官是在現今被稱為仙洞令君的最高術者,並且被稱為第一宰相。“災禍可以轉移給宰相”是說轉移給了他自己後就可以。知道這件事之後,羽羽對那兩個人打造過的時代抱有憧憬。


(……我……成為宰相,是不可能了……)


羽羽閉上眼睛。縹門家不只是仙洞官員,也出了很多擁有豐富學識的名宰相啊名官吏等等的。不知從何時開始被排斥,現在誰都不在了。


“沒錯,星星只是在告知時間的到來……”


突然,發出了從容低沉的聲音。羽羽大吃一驚地回頭看了。


太陽金黃色的光輝落在了角落的水缸。烏鴉在那兒停留著。腳是三只腳的。──神鳥。


“……新星是為了除舊迎新而到訪然後離去的星星。為結束大業年間而來……”


黑色的烏鴉戲弄神諭似的用自覺有趣的響聲告知。感覺到了金色的風劃過夜晚。


一瞬間,羽羽的眼裡好像能看到全黑的暗色之王在偷笑。


“除舊的掃把星。織女的女變是指縹家和瑠花是‘舊物’的話,掃把星就預示著大業年間將要終結……。在東邊天空的王之星,和漫長冬天的曙光共同升起。星星還沒有穩定。打開下一扇門的人,就是佈新的人。和黎明之王般配的會是哪個人呢?”


……那段時間是長是短,羽羽也不知道。


一眨眼,金瞳的烏鴉哪裡都不在了,羽羽全身冒出了一身冷汗。


黎明之王。


旺季和劉輝,哪一個是黎明之王的話,那另一個就只能是戲謔中離開的黃昏之王。


眼中浮現出劉輝啊璃櫻等人的臉。肺部有針紮似的痛感,摀住胸口。


自己剩下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除舊佈新的王,會是哪個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ds87417 的頭像
kids87417

我愛彩雲國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