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白的落花像雪一樣,在一面狂舞著。

漸漸不斷飄落的櫻花,將一切染為白色。仰視著那棵參天櫻樹,如今那不可思議的色調以及花瓣的形狀已不復存在。那遙遠古代的櫻吹雪讓我神志不清。


在那櫻花樹下,有一男人悠閒地靠在樹下。這次是我贏了呢。


沒錯,那個男人用冰冷地嘴唇說著,看了紫霄一眼。像雕刻般的臉一邊顏立,甜美纖細沒有半點微塵,不論是誰看到後都會下跪。著迷的程度可以讓人忘記他那傲慢如冰的微笑。


“可是為什麼過了這麼久。這扇門還是開著。儘管妹妹已經嚴格對那裡進行封印,總會有人在不知不覺間,破壞全部的神器自行打開那扇門。就算過去幾千年桃子也不會變。只到自我毀滅的那一天,一邊喝著酒一邊注視著。”


像風暴一樣,狂亂飛舞的花瓣如同雪花一樣。那個雙唇正在刻畫著美豔又兇惡的笑容。


“……可是,人類如果太靠近。就被黃昏之王全部看到。”


黃昏之門的主人。掌管生與死的狹之君。為了蒼遙姬背叛自己的“仙"們。在男人-蒼玄傲慢的笑聲中,響起狂亂的櫻吹雪,突然消失。


傳來鈴鐺墜落的聲音。


霄太師慢慢睜開睫毛。


在什麼地方我一時想不起來了,在天快亮之前,找到仙洞宮,回來告訴我。


用手擦拭了下額頭上的汗。發現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是年輕的姿態,霄太師狠狠的咬緊牙關。意識裡深深的呼著氣。眼中閃爍著憤怒的光芒。


“……快住手吧,藍。別再對我做這些無聊的事情了……!!”


從破曉前的昏暗中隱約可以看到以藍龍蓮的身姿出現的藍仙,看起來摻雜著笑容意外的和相貌不符。


“我可是什麼也沒有做。你也太不知道好歹了吧,’像那個一樣”


在下顎的前面,是有著流麗的工藝打造的仙洞宮的大門。從未打開的門。像是誰在黑暗的對面用看不見的手推開一樣,露出了小小的縫隙。明明沒有風,咻,和門一起發出不吉利的聲音。咻……咻……。


從未被打開過的門,卻在二年前的春天,為了紅秀麗而開。


以彩八仙為首,在滿足這個條件的情況下門才會被打開。但是在那其中還有一扇門是為了欺騙而存在的。真正的“門是無法打開的”現如今縹家和仙洞省都在拼死封印著裡面的門。


那個,現在,那個,在眼前確實能看到一點點的縫隙。除去,作為膠水的千古的黑暗。像蜜一樣地甜美的滴落,那另人懷念的陰暗的風好像正在招著手。


藍仙高興了好長一段時間,瞇起眼來用手感受風的樂趣。


“……能夠有些閒暇,真是久違了啊。是因為那個的緣故,所以我的力量,才能看到那邊所發生的反應。呵呵,到底是怎麼樣的夢呢?紫霄。……那是花的香氣吧。



“……吵死了!”


“消滅了太多的事情。僅此而已。在“隙間”就可以做到的事情,同時代的全仙幾乎都有了做為人的肉體,特別是黑的槐之門已經打開真的很少見啊。”


“你說黑?最好別隨便說那個傢伙的事情”


帶著諷刺的表情和紫霄發洩,藍仙沉悶的笑著。他如果說出心中所想,恐怕只會激怒紫霄。在全仙當中只有紫霄和黑仙,從蒼玄時代開始一直『未眠』過,活在人世間。然而二人的想法卻是剛好相反,如果換成藍仙的話,看上去就不會出現這樣的狀況。


“……破壞神器的人到底是何人呢。打開的門也是吧。並不是黑。而在『誓約』方面,我們又不能介入。即使在急也是一樣的,這全部都是黑的問題。究竟知不知道,『門』打開後會給我們帶來多少不便呢”


紫霄不悅的轉過臉去。


“哼,看吧。羽羽可是很努力的啊”



一定……會,總算打開的門,在外面用看不見的手讓其按住。逐步的關閉。將千古黑暗推回到門內。藍仙微笑著。


“好美啊。雖然已經無法回到過去。那麼多剛毅的術者,可是像之前的已經不存在了……如果瑠花和羽羽有後代的話,說不定會超越蒼遙姬。”


蒼遙姬。聽到那個名字的一瞬間的紫霄,想起了過去。


藍仙突然伸出了手臂,吹起了一陣強風。隨著那陣風,不知從何處傳來了美妙的琴聲。擁有封印之力的是縹家的二胡和王家的琴中琴。


注意到那如同在漩渦中心的,櫻花正在不斷的狂舞著。


古代的櫻花,現在已經不復存在了。那是掌管時間的藍仙深深的記憶與夢的碎片。


“──吶,紫霄,現在,好好眺望下這轉瞬即逝的世間繁華吧。在這片大地降落下的全仙,真是個讓人懷念的時代。……嗯,紫霄,幹嘛一直表現的如此怪異?難道是因為侍奉戩華的緣故嗎?如果是那個破壞之王的話,那所有的一切都會被消滅吧?”


紫霄用那蒼白的眼神盯著藍仙。藍仙知道。當那個不帶一名侍從,享盡全仙最強的名聲的紫霄在看上去毫無感情的時候,才是他最有感情的時候。


“藉由他的手使瑠花輸掉了政治鬥爭,讓戩華順利地鏟除蒼玄的後代。”


藍仙閉目。古琴之音隨風而來,讓他的心為之震顫,懷念千秋的曲調。


“但是,為何只剩下一人。這是蒼家血脈很深的正統的王之星。繼承了這令人懷想,令人不爽……卻又美麗的蒼周之琴的旋律。為什麼?紫霄。戩華明明只會利用別人。若要殺了他的話,如今門已經打開,一切都已經結束了。明明這樣就能將最討厭的戩華王的兒子都解決了,而紫宵為什麼還要露出那樣的表情呢?不是想把人類盡快消滅嗎,原來並非如此嗎,偶爾讓人沒法理解啊。”


“不要再說了!!”


像安靜的氣魄劃出一到風刃,一個正在飛舞之中的花瓣被切碎了。"龍蓮"的頭髮掉下了一撮,不過,這對藍仙來說卻一點傷害都沒有,藍仙握著被切斷的頭髮。


“……嗯嗯。我到要看看是我那邊先死,還是你那邊先死。這是那個烏鴉嘴說的。”


烏鴉是不會傷害自己的同伴的,如果用那尖銳的嘴相互仇視的話,那麼轉眼間就會遭到物種滅絕。但是,如果將它們放出擁擠籠子就會瞬間殺死互相小嘴的小鳥們(這裡還是很怪的)。


從以前開始彩八仙的關係就不是很好,也不曾有過殺意。身旁的侍從也是如此。這是理性的證明。但是沒有任何力量的人類就如同小鳥般進行著殺戮。那就是所謂人存在的理由,弱者的最好證明。即使過了數千年這點也還是沒有改變。


“至今人為止烏鴉以下的弱和智力的話。那邊的主人還真叫人失望啊,黑仙的用意?”


藍仙仰視著前方,一只大烏鴉飄舞著。金色的雙目。那個腳是表示神烏鴉的三本腳。


像是向最高位“仙”的致敬般在空中做了一個大迴旋,就再次飛了出去。


“嗯,還是一點也沒有變壞的侍從與銀狼並列禮儀正確。”


黑的人如果介入的話,世間的天枰必將傾斜。而那正是藍仙所喜歡眺望的。


像幾千顆流星雨一樣地,而那幾人的命運在強烈的軌跡不斷的落下。那是他喜歡的樣子。如同欣賞在臨終放出格外耀眼光芒的彗星一般,又像是在欣賞散落去的櫻花一樣的,不過,旁觀者的愛是自私的。只在那時,認為人的靈魂是多麼的美麗。


只有,那個時候而已。


“赤妖之星雖久駐天際,終曲之時卻已來臨。與之相伴的則是眾星的墜落,天之星圖將被全篇改寫。如與妖厄公子時代的落幕相呼應般,東方的璀璨王星將會光芒四射。因自身純粹的血統之因,大業年間遭歷代庸王所追殺,故將姓氏改,姓氏變更紫門家下位,逐漸肅清與恥辱共生的命運的公子。正統蒼氏後裔-旺季”


紫霄本應知曉,對比起平凡無奇的紫劉輝,旺季身纏帝氣在王星的祝福中誕生之事。


但即使如此紫霄依然擁戴紫劉輝為王,並輔佐其於朝廷,默默的注視著一切 ,到底所為何故。


”紫霄,人世對於我們來說不過是一場轉瞬即逝的夢而已。奇蹟並不屬於這個世界。所有的只是逝去之人的所作所為的首尾相合罷了。


終有一天,瑠花會死去,羽羽會死去,紅秀麗也會死去。雖然是尚未決定的命運,還有一絲更改的契機,但是,命運終究是由人們自己來抉擇的。是否以比之更重要的事物做代價。


恰如明知一切的秀麗,自己選擇了離開縹家之事般。藍仙不由自主閉上了雙眼 。


本不應出生於世間的奇蹟般的女子,沿著艱險狹仄的道路如帚星般毫不猶疑的一步步展開自己的人生。甚至於將瑠花所給的機會拒絕,堅定的選擇作為人來完成自己的一生。


不僅拒絕被塗抹改的命運,而且拼上自己的全部行走在只屬於自己人生的道路上──紅秀麗就是這樣。


紅仙所給予的作為人的些微延期,究竟到底有沒有意義呢。


現在的藍仙則想一直看到那個女孩子的命運終結為止。


美麗的流星雨之夜就要到來了。


“……紅所留下的那個女孩的終結也即將來臨。不論那個女孩還是旺季, 一直以來都是全力以赴。但反觀這個年輕的王卻從未為國家和子民做過,哪怕一次的全力以赴也好。大臣們也看到了。只是這樣而已。……到底那個年輕的王究竟會不會注意到呢?紫霄。”


紫霄卻只以沉默作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ds87417 的頭像
kids87417

我愛彩雲國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