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正午便開始飄起的雪花依然清冷地下著,剛剛交戰完的兩人聽到山脈傳來巨大爆炸聲。隨著不祥的預感,淩晏樹突然趕到,對著五萬兵馬宣告是劉輝派人放火燒山。

 

楸瑛趕到蹊蹺,經過秀麗的分析,是晏樹派人假扮劉輝手下潛進山裡,不顧居民勸戒放火。而當初寫給劉輝的信便透露出晏樹早安排眼線埋伏在紅州,將劉輝的 情況打聽得一清二楚。此時在場意識到晏樹詭計的只有雙方六人而已。而五萬兵馬已被晏樹煽動準備不顧一切殺向劉輝。


劉輝感到別無他法,丟掉莫邪,讓旺季殺掉他以避免更多死傷。秀麗和楸瑛擋在前面,就在情況變為不可收拾之前,突然大量的縹家旗幟和白棋的人馬感到,讓五萬兵馬停止了腳步。雙玉和影月及時趕到,燕青表示因為白旗不夠連兜襠布都被人搶去,而靜蘭一臉不爽。原來,燕青和影月靜蘭因為尾隨著晏樹,得以及時救出村民,村民們跑到附近的縹家神社尋求幫助。當先趕來的村民便是救了劉輝的獨眼老人。

老人便是當年為旺季打造出名劍的鐵匠。他表示,他在此之前一直都是效忠旺季,不願現於外界 的他甚至可以為了旺季燒死在山上。只是這一次他決定趕來助劉輝一臂之力。在老人眼裡,比起將身上所有財寶留給他的旺季,他更中意留下干將的劉輝。一個帶走了劍,一個留下了劍。老人心裡,留下殺人兵器而選擇守護別人的劉輝似乎更笨,卻讓他看到了明天。他笑著對旺季表示,劉輝既是自己的希望,也是旺季的未來。

 

老人稱當年戟華王沒能殺死旺季,是因為看到了旺季的器量,而旺季雖然心胸寬廣,最終還是拿起了武器。他雖然勝於戟華王,卻並沒改變大業年間的本質。

晏樹反駁說只要殺了王就能登上王座,就在此時,周圍再次響起地動的馬蹄聲。四面八方傳來的兵馬湧進五丈原,紅藍兩家紋的旗幟,趕來的是紅州牧邵可和玖琅,藍州牧及一同而來的狸狸和皋韓升。楸瑛和迅苦著臉看著大師傅司馬龍和龍蓮也在其中,隨後是茶州州牧帶著克洵,以及黑白黃三家的大軍。最讓人意想不到的是一襲羽扇隨之而來的悠舜。

 

黑白方面,黑白將軍一邊吵架一邊快馬加鞭而來。狸狸黑著臉,一同隨行的是跨黑白兩州的黑道組織。

 

微笑著前來的悠舜告訴劉輝,黑白黃三州都已寫下了請丵願效忠於王的文書。

晏樹又驚又怒,對著悠舜目瞪口呆。悠舜告訴晏樹,自己當時本來奄奄一息,可是看到趕來的白雷炎和黎深,突然覺得這麼死了好悲慘,就活了過來。悠舜告訴劉輝,當初他讓閭官吏和絳攸趕赴黃州,自己前往黑白兩州。當初悠舜讓白將軍將青虹劍交給王時,白雷炎沒想到是悠舜的詭計。結果悠舜告訴了白家宗主,原來青虹劍是白家的寶物,象徵著效忠。於是白家宗主邊哭邊寫了請丵願文……

 

而黑家則被悠舜下了瀉藥,結果被逼著寫了願文。悠舜告訴劉輝,當初是自己拿走了玉璽。劉輝和旺季大眼瞪小眼,劉輝以為當初自己漏掉了玉璽,現在正在旺季手中。而旺季以為當初劉輝帶著玉璽和雙劍一起離開,結果是悠舜拿走。

悠舜表示當初如果劉輝要禪讓的話,玉璽便會交給旺季,而如果劉輝沒有相信自己帶著兵馬前來,自己也許也會歸順旺季。劉輝取出骰子,當初便是信任悠舜,所以他按照那八個字顯示時間地點約定了會面。

 

楸瑛和迅聽了直冒冷汗,姬家果然什麼招都使,心裡暗罵骯髒。而燕青則回想起茶州相處的十年早已見怪不怪了。

黑白兩州搞定之後,絳攸順利說服了黃家,只是說服之後不知去向。眾人肯定絳攸走丟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ds87417 的頭像
kids87417

我愛彩雲國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