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洞省神器共鳴,璃櫻察覺異象。和珠翠打聽情況,得知秀麗被綁架的消息。兩人分析之下,由於瑠花逝世,殭屍得以趁機盜走秀麗——在背後操縱者必然和黑仙附體之人有著不尋常的關係。

璃櫻推測,淩晏樹很可能是茶朔洵的親哥哥。

朔洵並非茶仲障的孫子,而是茶仲障和兒媳的不倫之子,淩晏樹的身世更為蹊蹺,極有可能是茶仲障離開茶州時的私生子。

茶朔洵死後,淩晏樹和黑仙做出交易,取得朔洵遺體,隨後操縱死屍為己所用。

而這回綁架秀麗無非為了讓王違背自己的承諾失去爭奪王位的資格。



一旦王或身邊之人去救秀麗,綁架者便可以通知旺季,王的行蹤便會敗露。

然而普通人去了則會被實力不弱於風之狼的兇手幹掉。

即使最終救出了秀麗,王也失去了他的信用。而璃櫻和珠翠絕對無法出手相助。

此時正不眠不休思考對策的王,對燕青說出了自己的決定。

隨後燕青表示自己會見機行事,半途中遇到靜蘭,兩人決定一起去救出秀麗。




靜蘭意識到在黑白將軍不在時,唯有楸瑛有實力前去搜尋秀麗下落。

而靜蘭判斷實力上燕青能稍微勝出楸瑛。



此時劉輝心意已決,雖然紅州牧和玖琅提議延期,劉輝則堅持原定計劃前往。

東坡軍力五萬,貴陽五十萬。

約定時刻前一晚上,劉輝和楸瑛在五丈原紮營。

謎樣的紫州山脈近在眼前,卻始終沒有任何線索。

望著夜空,子時來臨,劉輝心裡祈禱著,始終不提秀麗。




燕青和靜蘭分析了所有可能藏匿棺材的地方,排除了仙洞省和姮娥樓,最終埋伏在晏樹的宅邸。

而此時狸狸等人則接到消息趕到另一處可疑地點。




此時晏樹已將用完的屍體放置一邊,晏樹看著沉睡的秀麗,感歎自己和她都是被人丟下的可憐人。

他打從心底欣賞和佩服秀麗,認為是自清雅以來第二個能追到自己的對手。

對沉睡的秀麗坦誠相告,自己並不準備要她的命,甚至同情她和王。

就在晏樹準備親秀麗時,秀麗恢復了意識,晏樹打算結束秀麗的性命,卻被秀麗用摺扇重擊額頭。



靜蘭和燕青進入晏樹宅邸發現不對,轉而發覺了真正藏匿的地點,和秀麗會合。

原來貴陽的下等官吏及時趕到讓晏樹分心,隨後他們立刻逃走。

趁著這個空隙,秀麗用摺扇教訓了晏樹。晏樹追著秀麗,卻在靜蘭和燕青出現後放棄了追擊。

秀麗立刻讓靜蘭和燕青前去接應從碧州趕回途中的影月,並且拜託他們擋住晏樹,自己立刻便趕往五丈原。

雖然不捨,靜蘭和燕青只能立刻聽從秀麗的指揮。




此時淩晏樹在自言自語中,茶朔洵的幾近白骨的屍體緩緩走來。

晏樹提起自己小時候遇到黑仙時,不願用自己的靈魂和肉體作為交易,而同時卻發現朔洵厭世的個性,於是把弟弟的身體和靈魂交給了黑仙。

晏樹和朔洵從此走上了不一樣的路,晏樹也嫉妒著朔洵,他活得肆意活的任性,可以找到自己所愛並且為之死去。

而自己只是不斷得看著無聊的世界苟活下來。



最終晏樹告訴朔洵,他已經失去了存在的價值。靜蘭和燕青趕來時,晏樹正解決了朔洵的屍體,消失在夜幕之中。




迎著朝霞,楸瑛換上了戰袍,兩人都是一宿未眠便整裝待發。

楸瑛表示要跟隨王到最後一刻,並非這一次,而是一輩子的宣誓效忠。

劉輝思考良久,對楸瑛說了絕無僅有的“允許”。




與此同時,旺季換上了紫裝鎧甲,而陵王則身著象徵著黑家武藝至尊的黑色戰袍。

旺季將皇毅留在朝廷,和霄太師負責安頓朝政。

兩人回憶起十年前那場對戟華王之戰,以一擋十卻血拼到最後存活下來的情景依然歷歷在目。

人算不如天算,兩人共飲了杯酒,決定並肩到最後。




璃櫻和珠翠最先到達,準備了公證的筆紙,豎起了縹家中立的旗子。

隨後趕到的是紫衣白馬的旺季和一身黑衣黑馬的陵王,帶著五萬兵馬和象徵朝廷的紫雲旗。

這邊聲勢浩大,劉輝卻依然未到,兩人各種猜疑。

睡懶覺?耍詭計?做了各種猜想,沒有等到想像中的人馬,只是看到劉輝和楸瑛兩個人影向這邊趕來。

楸瑛對衣服嘟囔起來沒完,而且對邵可故意要借他衣服,身下騎的馬原來是最討厭的迅騎過的耿耿於懷……劉輝開始還勸他,到後來忍不住生氣了。

珠翠也一副忍不住要殺人的樣子。




旺季和劉輝終於對面,劉輝告訴旺季第三人隨後就到。

隨後單騎趕到的不是想像中的邵可或者志美,竟然是秀麗。

旺季問劉輝為什麼不帶兵馬,劉輝告訴他,已交代邵可和州牧將兵馬退到紅州邊境之內不得跟來。

旺季胸有成竹問他,既然不帶兵馬也就是要讓位給他,問他是否交出莫邪。

出乎旺季和所有人的意料,劉輝告訴他,跟十年前旺季教他的一樣,他絕不會交出莫邪,反問旺季要不要趕快歸順。


旺季突然感覺被擺了一道,記起當年戟華王饒他一命時跟他說“想看看他是否能和他不同,便饒他一命”此時優勢明明在自己這邊卻被劉輝襯大...

旺季憤怒了,心裡在猶豫是否要立刻派大軍解決眼前的三人。

最後兩人決定要“一騎定勝負”。

藍楸瑛告訴秀麗,這是兩人的決鬥,交戰範圍內第三者絕對不可進入。

迅問陵王,旺季手中的劍來自何處,陵王神秘地只透露了那把劍是大業年間最有名的鐵匠專門為旺季打造的最後一把名器。

迅問兩人有多少勝算,陵王表示,跟靜蘭無法殺掉旺季一樣,自己當初也沒攔下劉輝。兩人比的不僅是劍術和經驗,更是王器。




對劉輝來說相當於一番苦戰,旺季經驗老道,總能抓住空隙讓劉輝手忙腳亂。

旺季笑劉輝天真,劉輝和旺季鬥嘴讓旺季認輸。

四十回合後,雖然兩人體力大耗,鬥嘴仍然不停互相揭對方的短處。

隨著回合次數增加,旺季發現自己估算錯誤。

當初看到劉輝只帶著楸瑛來,以為劉輝是打算禪讓,然而劉輝竟然認真要和他爭。

旺季火冒三丈,紫戟華說過的話如幽靈般,讓他不敢相信劉輝竟然做到了自己沒法做到的事。

而楸瑛眼尖看出劉輝在對決中占了上風。



隨後,旺季的劍斷成兩截,脖子上抵著劉輝的莫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ds87417 的頭像
kids87417

我愛彩雲國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