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秀麗的夢,很短一頁,從目前的內容來看秀麗做夢因為她不能動——人已經躺在瑠花準備的棺材裡,為了保命處於沉眠狀態。

首章劉輝的回憶,回憶起當年和旺季的約定。劉輝和霄太師的相遇,總之就是命運的相遇——(而且預示著後文劉輝走上同樣的不歸路【暫時的】

劉輝遵守三年之約,找到霄太師,問清楚了自己當上王的來龍去脈,霄太師很無情告訴他他就是一個用來操縱的棋子,而現在已經快成為廢棋。

總之霄太師和旺季共同做出的決定。而現在劉輝的表現依然讓兩人失望,所以現實對劉輝是嚴峻的。

劉輝卻出乎意料回答說他不會逃走,而是要在王位上等著旺季歸來然後禪讓。


可是接下來發生的事讓劉輝沒法繼續等下去。



先是公開審問殺害羽羽的仙洞省官員時,在璃櫻的嚴正審問之下露出狐狸尾巴的罪犯惱羞成怒公然行刺。

劉輝被宋太傅和孫陵王救下,小縭櫻心裡開始動搖,因為本身的出身和立場讓他極其矛盾,不過劉輝盡己所能安慰了他。

接下來悠舜被旺季的一名舊部下行刺——操縱殺害羽羽的人,被及時趕來的王和白將軍救下。

楸瑛也及時趕到,劉輝感到事態嚴重,必須立刻採取下一步行動。


劉輝決定首先將自己的決定告訴悠舜,為了保護一直以來維護王的官員們,為了悠舜和璃櫻不會遇到下一次襲擊。

王告訴悠舜自己現在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繼續守在這裡,一個是離開貴陽。

悠舜告訴他如果他繼續留在這裡自己也會陪他到底,如果不是則自己會離他而去。

劉輝毫不猶豫得選擇了逃離貴陽——相當於離開了王位,悠舜失望之餘表示自己不會繼續追隨並且引來刺客。


前來保護劉輝的人和刺客對敵,同時闖進宮裡的還有打算在旺季回來之前反叛的叛軍。

左右羽林軍表示幫助王鎮壓叛亂,遭到劉輝拒絕,不希望發生流血衝突,劉輝決定當晚逃離貴陽,意外的是十三姬和邵可、藍楸瑛以及白雷炎都表示誓死追隨。

邵可決定讓王逃到紅家,當晚幾人帶著羽林軍的一部分護送王出逃。

孫陵王半途出現被宋太傅擋住,接下來追兵增加,十三姬留下駿馬給劉輝自己決定留守後宮,邵可暫別劉輝去找絳攸,和劉輝相約在紅州碰頭。

白雷炎跑到別處牽制敵人,左右羽林軍的藍楸瑛和皇子龍讓王先離開紫州,自願回頭斷後。

劉輝一個人來到一片激流,險象環生,醒來後發現被一個單手單眼的老人救下。





神秘的老人和兇惡的老婦,劉輝渾身遍體鱗傷,在老人的照顧下倖免於難。

面對劉輝的境遇,老人似乎感覺到了什麼開始講起過去的故事,在老人的話中劉輝第一次開始思考自己是否適合當王,開始重新審視自己逃離貴陽的意義及自己生存下去的動力。

老人透露了十年前發生了同樣的事,也是一個雪夜,一個貴族帶著名劍遍體鱗傷奇蹟似地逃到這片深山,而且自己對那個人現在也一清二楚,暗示說希望王能夠逃離京城,希望他能走出不一樣的路。

披著老人送他的蓑衣,劉輝留下“干將”,帶著“莫邪”在追兵趕來之前沿著懸崖逃亡。


途中用雪充饑——好不容易逃到途中,遇到類似追兵的三騎緊追不捨。

劉輝感到絕望時發現這三人竟然是楸瑛、靜蘭和皋韓升。

原來劉輝失蹤半月有餘,三人在附近搜索途中被駿馬帶路找到山裡,看到王生還鬆了口氣。





沒有邵可、絳攸和皇將軍的消息,三個人一邊小心追兵一邊往紅州走。靜蘭和皋韓升在違反軍令之前逃離旺季的隊伍出來單獨搜索劉輝下落,旺季那邊也派出了部分人手搜索劉輝。

靜蘭和楸瑛吐槽王竟然是個路癡,誤打誤撞闖進山裡,反而離紅州十分遙遠。

同時告訴他旺季在他離城後幾天便回到貴陽,現在已經開始承擔朝廷的重責大任。

十三姬平安無事並守衛後宮,不過護送王出逃的軍士和其他人消息仍然下落不明,幾人心情沉重。




詢問起劉輝如何得救,三個武將都懷疑劉輝遇到仙人或者上了“幽靈舟”,而劉輝看著夕影灰白色的毛髮想起那晚上看到奇跡般得黑金色毛髮的駿馬。

旺季開始治理朝廷的爛攤子,隔月減少尋找王的人手。

和孫陵王喝酒,提到劉輝出逃內心對他沒能等自己回來感到失望,問起雙劍聽說被劉輝帶走,旺季突然感覺有異,在孫陵王的驚訝中對王的出逃有了新的想法。
問到悠舜,驚覺晏樹似乎要去暗殺悠舜,感覺大事不妙。





劉輝和隨行的三位武將來到紅州邊境東坡關塞——,前後被包圍,三人驚疑不定卻發現竟然是皇將軍集結了當日出城的軍士前來救駕。

而且不遠處邵可前來迎接,讓靜蘭和楸瑛傻眼。(兩人以為邵可和皇子龍被抓)並且在王面前沒有立功感到鬱悶。

原來皇將軍早已集結當日走散的兵士來到紅州,驅散了紅州士兵等待王的到來。

邵可甚至帶來紅州州尹荀彧,荀彧表示因為王下令派來旺季賑災紅州,紅州州牧在邵可的勸說下決心追隨劉輝。

劉輝回望了一眼紫州,不再留戀,進駐紅州邊塞。


劉輝瞞不過邵可,將干將留在深山的事,以及自己得救的事統統說了。

同時邵可對靜蘭和蚯蚓也好好“盤問”了一下。楸瑛聽說青虹劍在邵可手中有些激動,後來聽說是白將軍交給邵可又感到無奈,表示等白雷炎七老八十了自己去戰勝他。

而憋了一肚子氣的靜蘭看到“好久不見”的燕青也是一頓“發泄”。


邵可和州牧開始談起任務分擔問題。

邵可決定以紅家家主的身份擔任東坡關塞守衛,決定以整個紅家和紅州的勢力護衛王。

同時提議讓絳攸擔任文官隨從,楸瑛擔任東坡關塞武官。

紅州牧很不懷好意得堅決要讓閭官員調教絳攸。

邵可雖然反對也無法阻止,來自黃家的閭官員見面對雙花和靜蘭就是一頓打並搜走了三人身上所有的錢。

不過對劉輝網開一面。想要儘快得知周圍更多的消息,邵可和劉輝楸瑛來到江青寺,遇到羽羽的弟弟羽章,得知了很多縹家曾經掌握的秘密,其中包括皇位繼承人的順位,先先王和紅玉環以及百合的事情,同時並討論了周邊各州的形勢。


同時這裡也是秀麗沉眠的場所,待在琉花餘力所制的棺材裡,珠翠告訴劉輝,秀麗頂多支撐十年。她下一次醒來也是她命終之日。讓她醒來有兩把鑰匙,一把是她自己的意願,另一把鑰匙秀麗會交給那個傳達的人。同時她不便說出用自己的魂魄幫秀麗鎮魂的女仙(17卷內容)。

看完秀麗,眾人開始探討形勢的嚴峻。可憐得絳攸留在閭老頭那裡被“調教”的“慘叫”還迴盪在靜蘭和楸瑛耳邊,邵可和楸瑛因為珠翠的事也開始吵架。靜蘭和楸 瑛的少爺脾氣讓人感歎年輕真好,少爺真好,長不大真好……邵可搜集了消息發現,現在北方三州形勢最不穩定,而當初追查武器流入頭緒的秀麗現在沉眠之中,楸瑛和靜蘭還有邵可開始尋根究底,找尋武器的源頭。最終決定必須有人作為王之使者前去北方三州去阻止黑白兩家的逆襲。想了半天決定將這個任務交給被 調教中的絳攸,閭官員原來出身黃家大富豪,是全商聯董事,熟悉旅行線路。同時得知藍州州牧姜文仲被羈押,燕青提議讓狸狸翻山越嶺去救姜文仲。

眾人察覺到劉輝的成長,靜蘭和楸瑛因為王的沉著而刮目相看,就連邵可也發現有些事瞞不住劉輝。邵可和劉輝獨處時傾吐自己不曾跟任何人吐露的秘密,邵可生下時占卜此生會離開自己最愛的三個女人,開始邵可不當一回事,不過逐漸應驗。前代黑狼及薔薇姬都離他而去。邵可不僅懷疑第三人也許就是秀麗。

與此同時玩起“無間道”的悠舜跑到自己當年待過的隱秘茅屋,在這裡筋疲力盡的悠舜不意外遇到了前來“處決”他的晏樹。外表不羈手段兇殘放浪有餘的晏樹一直是三人中最忠心的一員,並擔任著葵皇毅和悠舜的監視人和叛徒處決人。

晏樹十多年對悠舜感覺複雜,既愛悠舜又不得不對他感到懷疑,不過他仍在猶豫。

悠舜對晏樹說自己預感到命不長久,即使在這裡被殺也毫無怨言。他問晏樹,難道不想獲得自由嗎?晏樹則愈肯定他心裡在期待追隨劉輝。晏樹在矛盾中準備下殺手,悠舜開始咳血。

同時,絳攸決定在臨別之前將悠舜托付給他的紫巾轉交給王,告訴王這是悠舜最後傳達的資訊讓劉輝判別真偽。劉輝開始漫長的等待,等待絳攸和蘇芳的訊息,等待旺季給他的來信。信中會提到兩人如何履行十年之約。

劉輝逃離貴陽時很讓人感動,十三姬那句“好像看看你的國家,我會待在後宮等待王的歸來。劉輝獨自逃亡的心理過程讓人各種感慨感歎,終於認為連親生母親都會拋棄自己的王開始找到了那把屬於他的鑰匙。

提起青虹劍,楸瑛提起司馬龍當年有兩把名劍,另一把竟然叫“倚天劍”。

邵可竟然拿珠翠的事挑逗楸瑛,楸瑛竟然當眾人的面說邵可是文弱沒用沒錢的書生。

珠翠竟然默認了,就顧著跟楸瑛吵架。

珠翠離開之後,紅州州牧劉志美出現在眾人面前。和別人不同,劉志美看到劉輝手上的莫邪,質問劉輝既然不是來紅州逃命的話,是否準備和旺季開戰。目前的情勢來看,朝中官員很可能分裂成兩派,而支持劉輝的官員一旦集結紅州戰爭便無可避免。劉輝想起幼年時的後宮慘劇,想起被瑠花詢問時的情景,想起老人的話,回答說會盡一切可能避免戰爭,自己的覺悟就是——一旦不得不開戰的話,讓邵可等人將自己的頭砍下交給旺季。邵可驚訝之餘被燕青開玩笑說如果真那麼做了也沒臉見秀麗。

而現在秀麗在沉睡中,靜蘭和楸瑛開始整理秀麗追查的大量黃金、鐵和鹽的下落。兩人一同分析便鎖定了黃家,並將線索找了出來。燕青在一旁感歎兩人智慧過人,意識到頭腦派和實幹派(秀麗)的不同。然而楸瑛曾和秀麗一同去過縹家,忽然想到當時紫州旺季領地附近的一座終年冒煙的山附近的神秘入口。縹家人和極少數人才進入過的地方,經邵可回憶提點,那裡很可能是旺季派人流通兵器的秘密通道。旺季和陵王曾多次提到的“等到春天”或許就是要花費一冬打造開戰所用的武器和裝備所用。而旺季現在在朝中穩握人心,並不給劉輝留下一點可趁之機。想到這裡眾人都感到事態嚴重。

目前影月從茶州隨醫師團趕往碧州賑災。
縹家的大巫女珠翠由於吸取前代教訓必須保持中立,不得插手。只是珠翠讓人傳達給劉輝,如果劉輝尋求縹家庇護可以保住他的命,只是代價是永遠失去王位繼承權。劉輝讓人轉告珠翠,自己拒絕這個選擇。

過了一段日子,一邊等著絳攸的消息,劉輝靜蘭還有楸瑛帶著幾個人潛入紫州的神秘山脈,那也是劉輝得救的地方。可是這回無論如何也找不到山的入口。而來到紅州集結的人也沒有想像中的多,不過劉輝並不感到失望,對旺季尊敬有餘。在手下忙著收集資訊尋找線索的時候,劉輝得知旺季讓他選擇會面的地點,專心待在江青寺考慮回覆。而這時傳來奇怪的謠言,紅州發生了“殭屍怪談”。

愁眉不展度日如年的時候,劉輝打開了悠舜的紫巾,裡面有一個青花骰子,八個相對的漢字成了難解的謎題。

關於殭屍的傳言越來越多。邵可聽和尚們說,夜晚能聞到惡臭,並有人看到一具快腐爛的殭屍在四處尋找著什麼。就連這附近的蒼梧之野也聽說了殭屍出沒,因此江青寺最近也開始了驅邪祈禱。劉輝始終未跟邵可提起悠舜留下的資訊。夜晚獨自一人秉燭書寫時,劉輝彷彿看到秀麗靈魂出竅的樣子,秀麗安慰劉輝,告訴他,兩人其實不一定只是為了對方,而是不約而同都在尋找著自己的答案而努力。經過與秀麗坦誠相對,劉輝更加冷靜,經過一番推敲,第二天便寫好了給旺季的回信。

經過考量和權衡,劉輝定下了會面日期與地點,邵可驚訝於劉輝對日期的選擇,同時感到劉輝的決定似乎包含了自己想像不到的地方。與此同時,楸瑛通知劉輝,璃櫻作為旺季的使者來到東坡關塞,劉輝決定親自將書信交給璃櫻。璃櫻回想起貴陽時的情景,旺季一手憑藉強大的意志有條不紊地安排救災和重建,讓璃櫻感到難以在王和旺季之間取捨,而自己也漸漸地對旺季產生期待。在種種煩惱之餘璃櫻決定藉此機會暫時冷靜一下。

接待璃櫻的是靜蘭冷酷懷疑的眼神,此時此刻為了防止消息洩露,靜蘭命令看守將璃櫻待在小屋裡不得外出。而聞訊而來的劉輝則和璃櫻坦誠相對,並將書信盒子交給了璃櫻。旺季的心胸和王的器量,讓璃櫻都感到羞愧,而璃櫻感到驚訝的是,這兩人都高深莫測地沒有透露自己的心意。
讓璃櫻最不可思議的是王決定感到紫州五丈原去跟旺季會面,他提醒王,旺季屆時必會集結軍隊嚴陣以待,而王無異於自投羅網。劉輝似乎感到並無不妥。臨走時,劉輝神秘地讓璃櫻留下信物,感覺被捉弄的璃櫻只是為他寫了一行字便匆匆趕回。

那天夜晚,劉輝半夜醒來發覺有異,眼前竟然是秀麗“蘇醒”的景象,隨後發現那並非秀麗,而是眼神中帶著公主般高貴清麗的另一個魂魄。而此時殭屍竟然衝破瑠花的結界,目標是秀麗的棺材。劉輝無法呼救,眼睜睜看著秀麗和棺材被殭屍帶走,隨後大病一場,靜蘭和楸瑛好不容易才治好王的高燒。

看到璃櫻回到貴陽,孫陵王告訴璃櫻,如果他不回來他爺爺會逼部下一把鼻涕眼淚跪地寫信求孫子回家。

秀麗失蹤不久,劉輝接到一封信,裡面寫著如果要救秀麗,必須在與旺季約定時間提前半日,於子時獨自一人到指定地點,用禪讓文書交換秀麗的性命。

看到璃櫻回來旺季和陵王都喜出望外,聽說王甚至想要璃櫻的頭髮或者指甲,陵王懷疑王甚至耽於男色,而旺季也跟著胡思亂想。只有璃櫻忍著怒氣不願提起。

看了劉輝的回信,陵王百思不得其解,兩方定位三對三。陵王堅決要求陪同,而第三人,迅說服旺季一同前往。而璃櫻提議由他和大巫女作為見證會面。旺季想到這一段在紫州政事平穩,內心認為自己勝券在握,期待著和劉輝的正面對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ds87417 的頭像
kids87417

我愛彩雲國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