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魔法】

那一天,起床後的邵可,望著女兒手中那束初開的薔薇,突然大吃一驚。

「……秀麗,這薔薇妳是在哪裡找到的?」

「很漂亮對吧?這是我今天早上去給娘掃墓的時候收到的。究竟是哪一位送來的呢?」

數朵初開的紅薔薇,花莖上還結著絲帶。

色調不至於太暗沈的深紅色,為朝露所濡濕,散發出高雅的香味。

因為是彷彿母親化身一般的漂亮薔薇,因此不知不覺帶了回來。

「只有一個人會這麼做喔,因為在這邊就只有那裡有種這種花。今年……還真是開得很漂亮哪。」

「咦?是誰啊?是哪家的庭園呢?既然供在娘的墓前,那應該是爹的熟人吧?」

「……大概只要去拜託他,就會讓我們進入庭園,愛剪多少薔薇就剪多少吧。想去嗎?」

望著不假思索大喊著「要去!」,並開始考慮起要帶什麼樣伴手禮的女兒,邵可小聲地嘟噥道:

「我想只要有一顆妳親手做的包子,對方就會樂得讓妳把全部的薔薇都剪回家了喔。」

「啊、絳攸大人,那邊也拜託你了。不過真沒想到會是和絳攸大人有關係的人家的庭園呢。」

絳攸始終僵著一副奇怪的表情,一邊意義不明地附和,一邊笨拙地澆著水。

看著明明拜託他幫忙剪薔薇,卻牛頭不對馬嘴地跑去澆水的絳攸,秀麗歪起了頭。

那副模樣實在有些奇怪。

「不管是花瓣的形狀啦、顏色啦,都和普通的薔薇不太一樣耶。這到底是什麼品種啊?」

「不知道,好像是夢幻的薔薇吧。我聽說是玖──這個庭園的主人的弟弟不知道從哪裡拿到了種子,然後慢慢培育起來的。因為培育方法相當困難,就算在這座庭園裡,也只有這一個角落才有, 而且不論投入多少心力,很不可思議地,花的數量都不會再增加。雖然在這裡生根了,但只要一移植到其他地方,根部就會立刻腐爛呢。」

「咦?這薔薇這麼珍貴啊!是玖琅叔叔培育的吧?」

「沒錯,是玖琅大人培……啊!」

「我就知道。那束薔薇應該也是玖琅叔叔送來的,他現在人在這裡吧?我一定要好好問候──」

「等一下──!!這是我一生的請求,妳再在這裡待一下!!我還得爭取時間啊!」

「爭取時間?」

「不、沒什麼!總之,我奉了嚴命要當妳的聊天對象!」

秀麗心想,難道是為了體貼父親和玖琅他們兄弟久未相聚,不想讓其他人去打攪嗎?

於是她決定聽絳攸的話再多待一會兒,但對絳攸那副充滿了悲壯感的泛青臉色,還是多少有些在意。

「嗯……那──好吧,我們要聊些什麼呢?」

「這個嘛……不定個討論議題不行呢。啊!不,我被告誡過不能說嚴肅的話!要說些有趣的啦、流行的啦,可以讓兩個人一起『呼呼』、『啊哈哈』地笑的……」

真是莫名其妙的指示,很難想像會是玖琅說出來的話。

怪不得絳攸會陷入這麼不尋常的混亂狀態。

「嗯──也就是說……要你想辦法來逗我笑囉。」

「逗妳笑?!……是這個意思嗎?感覺困難度越來越高了啊……」

「呵,絳攸大人,要逗我笑可是非常困難的喔。要是沒有像爹取名字那樣程度的隨性是不行的。順帶一提,我家的鯉魚還在的時候,它們的名字按照順序,分別是鯉魚太郎、鯉魚二郎、鯉魚太,和鯉魚子。」

「……確實是很隨性哪。不過有辦法分辨出每一隻鯉魚這件事比較讓我驚訝……不是都長得一模一樣嗎?」

「不對,用看的就可以清楚分辨出每一隻鯉魚了唷。特別是身為長男的鯉魚太郎,它啊……」

「明明叫他聊些比較炫的東西,為何會變成搞笑和鯉魚太郎的話題啊……」

邵可原本還拼命忍著笑,但沒想到居然會從玖琅口中蹦出『炫』這個詞彙,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

「對那兩個人來說,這已經是極限了喔。硬要靠外力去撮合是不行的啦。話說回來,我覺得取名字還是簡單易懂的比較好,這樣才好記嘛。黎深,你也這麼認為吧?」

「那當然!絳攸那傢伙,什麼叫做很隨性啊!看樣子,我今天就要立刻在此改名為鯉魚二郎!」

玖琅以冰一般的眼神瞪著大哥,視線中擺明在說要是二哥真的改名為鯉魚二郎就要殺了他。

長男邵可、次男鯉魚二郎、三男玖琅。

……怎麼看都覺得正中間很明顯混進了一個詭異的東西。

「……抱歉,看來是我的取名方法錯了,到現在才要改口叫你鯉魚二郎……總覺得讓人很難對你發脾氣哪。你看嘛,『鯉魚二郎』,絕對會讓人捧腹大笑的,在朝廷裡也一定會衍生出各種謎團和議論喔。」

「重點不在那裡吧?肯定會被藍家的三胞胎嘲笑我們是魚類三兄弟啊!」

「你是說鯽魚太郎、鯉魚二郎,和鯰魚三郎的川魚三兄弟嗎?啊哈哈哈!不過鯉魚算是川魚嗎?」

「大哥!怎麼可以給玖琅取鯰魚那種高級魚名啊!他這種的叫河童就行了啦!河童三郎!」

說完,黎深一邊瞪著秀麗和絳攸所在的方向,嘴裡碎碎唸著『絳攸那傢伙,為什麼不多幫秀麗剪幾朵花啊!要是被秀麗認為我是小氣鬼的話要怎麼辦!』,

然後一邊把裝著秀麗手工包子的容器給夾在腋下──

為了讓玖琅一口也吃不到──

接著就開始跟蹤起那兩人去了。

而玖琅和邵可則是默默地目送著他,心想黎深搞不好改名為鯉魚二郎還比較好。

邵可一邊啜著茶,一邊瞇起眼睛看著那一小片初開的薔薇。

「夏天……又到來了呢。今年的薔薇美得更勝以往,我想都沒想就過來拜訪了。我記得是在我們要離開紅州的時候,我妻子說能種得活的話就種種看,然後把種子交給你的吧?」

「……邵大哥,那種薔薇只能在紅本家的一個小角落,還有這座庭園生根而已,即使想盡所有的辦法。」

「好像是這樣沒錯,園藝師們全都不甘心地直跺腳呢。你還真能把它給種活啊。」

「邵大哥平常明明是絕不接近紅本家和紅家貴陽邸的,只有在那種薔薇開花的時候才會回來。」

邵可突然回頭望著小弟。

然而,玖琅的目光卻追逐著黎深和絳攸他們,沒有看向邵可的方向。

「……要是在哪裡都能生根的話,大哥一定連一步都不會踏進這裡的。」

玖琅只是冷淡地說完這句話,然後自顧自啜起茶來。

『哪,玖琅小叔,這是魔法的種子喔。雖然十之八九沒辦法種活,但要是能種起來的話,一定會有好事發生的,而且是永遠有效的魔法喔。重要的事物一定會回到身邊的,你相信嗎?』

彷彿是薔薇的呼喚一般,大哥回來了,同時也喚來了二哥,然後絳攸也跟著來了,今年更喚來了秀麗。

自家三兄弟完全不吵架地喝著靜蘭泡的茶。

這是惟有在那種花開放的時候,在其開放之處才會生效的魔法。

那種薔薇生長的地方,只有這座庭園,和『紅本家』的一角……

所以,總有一天,兩位兄長會再度回到紅家來吧。

玖琅有時會有這樣的想法,因為那是大嫂所施予的,最後的魔法。

──你相信嗎?玖琅小叔,這是永遠持續的魔法喔,重要的事物一定會回到身邊的。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ds87417 的頭像
kids87417

我愛彩雲國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