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麗と双華菖蒲、ここだけの秘密の話

(烏鴉嘎嘎叫) 

楸瑛:秀麗小姐離開王宮也有好一陣子了呢。這條路,我們也走慣了。 

絳攸:是啊。雖然那建築看上去十分破敗,但那確實就是紅家的房子。你常常這樣不拘禮的去拜訪,難道不會有問題嗎? 

楸瑛:反正邵可大人和秀麗小姐不都跟我們講了「不要太在意」嘛?要是過分擔心的話反倒失禮了哦。 

絳攸:喂,這些東西你給我小心點拿啊,這裡面裝的可是我要借給秀麗的書哪。 

楸瑛:是是── 這可不是一般來說請人幫忙的人會講的話哪………好了、總算到了!秀麗小姐應該回來了吧? 

秀麗:藍將軍、絳攸大人!我聽到聲音還想著莫非就是你們到了,果然正是你們兩位呢! 

楸瑛:妳好呀,秀麗小姐。 

秀麗:請進來!話雖這麼說,但是父親大人還有靜蘭還沒回來的說…… 

絳攸:是不是我們來得太早了?真不好意思啊… 

秀麗:沒有~才沒有的事,看來是他們稍微有點事要去辦,可能會晚點回來吧。 

楸瑛:哦呀?是這樣的嗎?啊 對了,這些!今晚的晚飯就請用這些吧! 

秀麗:這些!?這不是非常上等的肉嘛!?而且還有這麼多!還有這些、看起來非常上等的漬菜! 

楸瑛:實在不好意思,這些是我家廚房裡的東西,如果不介意的話就請用吧── 

秀麗:這麼好的東西──長久以來都非常感謝您呢、藍將軍,我必須付給您相等的費用才行,否則我真的寢食難安啊! 

楸瑛:不用不用,比起支付費用,我倒是非常期待今晚的晚飯呢。 

秀麗:好的!啊、我這就去倒茶,請在這裡等一下。 

絳攸:啊,好的。 

(倒茶聲) 

秀麗:來,請用茶。 

楸瑛:謝謝。 

絳攸:秀麗,妳之前說想要看的書我帶來了,是這些吧? 

秀麗:是的,正是這些! 

絳攸:我借給妳 妳去看吧。 

秀麗:可以嗎!? 

絳攸:嗯,但是讀完之後請將妳針對這書裡的政事結構相關的感想總結一下告訴我,這就是給妳的功課了,可以嗎? 

秀麗:好的、謝謝! 

楸瑛:秀麗小姐真的非常喜歡學習呢。 

秀麗:是啊,當然了!能夠知道自己所不知道的東西,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其實也並非只想讀書而已,我真正想做的,是對這世間的人們有所幫助。 

楸瑛:官吏嗎?

秀麗:但是女子不可能成為官吏的不是嗎?這我是知道的。只是我還是無法放棄……說我從來沒憧憬成為別人的新娘這種話,其實是騙人的,但是,除此之外,我還有更多想做的事情,想要成為那樣的人…… 

絳攸:我理解妳的心情,所以才借書給妳。 

秀麗:是的,絳攸大人。 

楸瑛:新娘嗎?莫非您跟別人說妳之前曾經成為王的貴妃,別人都不相信? 

秀麗:啊!請絕對不要說出去── 

絳攸:誰有沒有當真不是嗎? 

秀麗:啊………反正我也不是什麼美女,氣量也不夠……… 

楸瑛:不、我不是這個意思!秀麗小姐您魅力十足,也非常具有大家閨秀風範哦!只是您跟王宮裡的女性相比,在感覺上,好像有那麼些決定性的差異存在呢。 

秀麗:感覺? 

楸瑛:是的。 

絳攸:因為這個人看多了王宮裡的美女,所以說的話很有說服力哪。 

楸瑛:受到你的誇獎還真讓我感到榮幸萬分。但是,秀麗小姐,難道您就想這一輩子都單身嗎? 

秀麗:呃……我還沒怎麼想過。話說回來,現在有很多眼前的事情…… 

絳攸: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呢。 

楸瑛:如果陛下要求您正式成為他的貴妃的話,您會……? 

秀麗:(思考) 不、我不會去。 

楸瑛:是嗎?不是不去做,而是無法去做嗎……呵呵……(倒茶)秀麗小姐,雖然我之前也有問過您呢…… 

絳攸:怎麼了? 

秀麗:嗯?是什麼? 

楸瑛:事實上,陛下跟靜蘭,哪一個才是您的選擇呢? 

秀麗:啊? 

絳攸:你這傢伙!!沒別的東西可問了嗎!? 

楸瑛:那可是很重要的事情啊,絳攸──而且,這比什麼別的事都還令人在意不是嗎? 

秀麗:稍、稍微等一下呀,藍將軍!您這樣問我覺得很困擾啊…… 

楸瑛:沒關係沒關係,隨便回答一下就好了── 

絳攸:喂,不要用那麼無聊的問題去追問秀麗!說起來、你這傢伙總是……! 

楸瑛:哎,絳攸,一提到秀麗小姐的事情,你的反應就太過激動了吧?啊、那麼這樣好了,我也可以把你的名字與陛下還有靜蘭的名字並列舉例哦! 

絳攸:你這傢伙!! 

秀麗:好了好了,絳攸大人──唔……但是您突然這樣問我,我也很難回答呢,要將這兩人拿來比較…… 

楸瑛:不用那麼深思熟慮也是可以的啦,我只是想問問,秀麗小姐您是怎麼看待這兩人的? 

秀麗:靜蘭和、劉輝……不、陛下嗎? 

楸瑛:嗯,就當作茶餘飯後的話題聊好了。 

秀麗:唔……靜蘭他對我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家人。我從小到大都有他在身邊陪伴,也跟他一起熬過了很多痛苦悲傷的事情…… 

絳攸:家人嗎? 

楸瑛:我雖然問的是假設的事情,但是,家人可不會成為戀愛的對象不是嘛? 

秀麗:戀愛對象?您這樣講我真的不是非常明白啦。只是,靜蘭他一直守護著我,我知道他非常重視我,我對於想要為靜蘭做的事情,是竭盡全力都要為他辦到的,為此,我得快點自立起來才成…… 

楸瑛:就以您現在的情況來看,您已經做的很好了。 

秀麗:沒有,完全沒有。這是因為靜蘭和父親大人這些周圍的人寵著我的緣故,但是像靜蘭那麼出色的男子,我不能總在這邊當他的絆腳石做他的累贅。而對於我來說,也不能總是像個孩子一樣;對於靜蘭來說,總要娶媳婦的吧…… 

絳攸:靜蘭娶媳婦……嗎?完全無法想像啊。 

楸瑛:在我的想像當中……總覺得靜蘭應該是不會結婚的。除非遇到非常特殊的狀況…… 

秀麗:狀況?是啊,雖然我也從來沒聽人說過靜蘭有什麼喜歡的人。 

楸瑛:如果那一天到來的話,結婚酒席請務必給我個位子啊~ 

絳攸:若是靜蘭在場的話,肯定會狠狠揍你一頓的啊,你這傢伙── 

秀麗:啊……但是,這可怎麼辦呢?若是結婚的話,靜蘭肯定會離開這個家出去過日子的啊,因為他絕對不會讓新娘子住在這麼破破爛爛的房子裡的,而且我跟父親大人在的話,肯定會妨礙他們過新婚生活的!但是但是、若是沒有靜蘭拿回來的俸祿的話,我們家的家計絕對會變得更拮据的!我眼前彷彿已經浮現出來我家傾毀的的景象了……! 

楸瑛:啊哈哈……沒關係的,到時候我肯定會幫忙的。 

秀麗:啊、不行!我不能給人添這樣的麻煩! 

楸瑛:不管是房子還是白米或是別的什麼我都會送過來的。 

絳攸:喂,你這麼隨便約定這種事情妥當嗎? 

楸瑛:反正靜蘭結婚、離開紅家的這一天是這輩子都不會到來的不是嗎? 

絳攸:這也是…… 

楸瑛:嗯哼,那麼,秀麗小姐,您又是怎麼看待陛下的呢? 

秀麗:嗯………(繼續思考)對於這個國家而言,是舉足輕重的國王。除了他以外,再也沒有誰能夠推動這個國家前進了。 

楸瑛:唔……也許換個方式提問會比較好,對於秀麗小姐您來說,名為「紫劉輝」的這個男人是怎樣的存在呢? 

秀麗:嗯……這個…… 

楸瑛:當然,我不會告訴別人的。 

秀麗:這個……劉輝他,是個非常愛撒嬌又非常怕寂寞又非常孩子氣的人,話雖如此,有時卻是個會讓人大吃一驚的大人,是個頭腦非常聰敏的國王……雖然我們在一起的時間並不長,但是我想我是看到了劉輝很多不同的面貌了。 

絳攸:關於陛下,比起我們,妳了解不少我們所不知道的部份呢。

秀麗:這個……怎麼說好呢?因為他的面貌太過豐富,所以常常也會有不知道怎樣面貌才是真正的劉輝的時候。 

楸瑛:作為一個男人,您認為他怎樣? 

秀麗:我覺得他非常有魅力哦,若是沉默的時候也很帥……又是最富有的人,而且還讓人難以置信的溫柔……如果成為他的新娘,那個人肯定是這個國家中最幸福的人了。 

絳攸:在這不久之前,妳也是他的貴妃不是嗎? 

秀麗:我是不一樣的啦!因為那從一開始就只是有時間限定的工作而已嘛……我不可能作為正式的貴妃被迎娶進宮的。 

楸瑛:即便如此,您也是很認真的在對待陛下呢。 

秀麗:那是因為,如果國王不努力的話,我也會覺得很困擾的。嗯、所以對於我來說,雖然劉輝他只是個可以伸手及天的孩子,但他還是這個國家的國王,沒有任何人比他更適合當國王。我覺得,劉輝能夠成為國王,真是件很不錯的事情,因為,他是個非常非常溫柔的人。 

絳攸:是啊。 

秀麗:我總覺得,在未來的某一天,這個國家的所有人都會在那邊說:「劉輝成為國王,真是件好事啊!」如果是這樣的話,能夠待在劉輝身邊,可能會讓我覺得非常自豪也說不定。但是,我也有我想要做的事情,不可能為了這個而犧牲。 

楸瑛:陛下他可能也很理解秀麗小姐您的所思所想呢,但是即便如此還是不自禁的想要您留在他身邊。個人覺得這樣的陛下非常惹人疼愛而且也很可愛呢。 

秀麗:呵呵──是的。 

(開門聲) 

秀麗:啊,一定是父親大人和靜蘭!──不好了,居然已經是這種時候了,我把準備晚飯的事給忘得一乾二淨了! 

絳攸:我們只顧著談話而忘了其他的事呢,真不好意思。 

秀麗:沒有的事,我去玄關看一下哦! 

楸瑛:好的。 

秀麗:那之後我就去準備晚飯了哦,因為今天有很多肉,所以肯定可以做一桌好菜呢! 

絳攸:我很期待。 

(秀麗跑開) 

楸瑛:秀麗小姐真是個好孩子啊。 

絳攸:就算你這麼說,但怎麼想都無讓人坦率的接受哪。 

楸瑛:哎呀,這可真令人傷心呢,我一向都是以純粹的心情來遣詞用語的哦! 

絳攸:哼,誰知道哪? 

(蟲鳴) 

(開門聲) 

楸瑛:那麼今天就告辭了,承蒙款待呢! 

絳攸:今晚又叨擾了。 

秀麗:沒有、才不會呢,我才要感謝您們呢! 

楸瑛:哦、對了,這個給您。 

秀麗:這個是……薰香嗎? 

楸瑛:是陛下託我帶給您的。據女官她們說的傳聞,如果跟想念的人焚著同樣的薰香入睡的話,可能會夢到那個人的夢也說不定之類的話…… 

絳攸:又開始聽信這種稀奇古怪的傳言了,那傢伙是白痴嗎? 

秀麗:呵呵~非常感謝您,藍將軍。啊~真不愧是高級的薰香呢,今晚不妨就來焚燒看看吧! 

楸瑛:若是您在夢中遇到陛下的話,請務必告知一聲。 

秀麗:好的。 

絳攸:打擾妳了。 

秀麗:請隨時都過來玩哦!因為跟大家一起吃飯的話,飯菜就會變得很美味了呢! 

楸瑛:那我們就說定了,那麼、晚安了── 

楸瑛:絳攸,你還記得嗎? 

絳攸:記得什麼? 

楸瑛:紫菖蒲。 

絳攸:你突然在說些什麼啊? 

楸瑛:我從來沒有想過,怎麼居然會接受國王的賜花呢? 

絳攸:我嗎?還是在說你自己? 

楸瑛:不知道啊,我這是在說誰呢?那時候的賜花中所包含的意義,現在還留存著呢。 

絳攸:守護國王之花……嗎?陛下大概還有這樣的想法吧,但是這傢伙心裡在想些什麼我可不明白哪。 

楸瑛:但是對於他心中的目標,我無論如何都想做些什麼。是啊,你也是這麼想的不是嗎? 

絳攸:那是當然的──因為我們已經接受了賜花! 

楸瑛:啊、是啊。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ds87417 的頭像
kids87417

我愛彩雲國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