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8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後的魔法】

那一天,起床後的邵可,望著女兒手中那束初開的薔薇,突然大吃一驚。

「……秀麗,這薔薇妳是在哪裡找到的?」

「很漂亮對吧?這是我今天早上去給娘掃墓的時候收到的。究竟是哪一位送來的呢?」

數朵初開的紅薔薇,花莖上還結著絲帶。

色調不至於太暗沈的深紅色,為朝露所濡濕,散發出高雅的香味。

因為是彷彿母親化身一般的漂亮薔薇,因此不知不覺帶了回來。

「只有一個人會這麼做喔,因為在這邊就只有那裡有種這種花。今年……還真是開得很漂亮哪。」

「咦?是誰啊?是哪家的庭園呢?既然供在娘的墓前,那應該是爹的熟人吧?」

「……大概只要去拜託他,就會讓我們進入庭園,愛剪多少薔薇就剪多少吧。想去嗎?」

望著不假思索大喊著「要去!」,並開始考慮起要帶什麼樣伴手禮的女兒,邵可小聲地嘟噥道:「我想只要有一顆妳親手做的包子,對方就會樂得讓妳把全部的薔薇都剪回家了喔。」

「啊、絳攸大人,那邊也拜託你了。不過真沒想到會是和絳攸大人有關係的人家的庭園呢。」

絳攸始終僵著一副奇怪的表情,一邊意義不明地附和,一邊笨拙地澆著水。

看著明明拜託他幫忙剪薔薇,卻牛頭不對馬嘴地跑去澆水的絳攸,秀麗歪起了頭。

那副模樣實在有些奇怪。

「不管是花瓣的形狀啦、顏色啦,都和普通的薔薇不太一樣耶。這到底是什麼品種啊?」

「不知道,好像是夢幻的薔薇吧。我聽說是玖──這個庭園的主人的弟弟不知道從哪裡拿到了種子,然後慢慢培育起來的。因為培育方法相當困難,就算在這座庭園裡,也只有這一個角落才有,
而且不論投入多少心力,很不可思議地,花的數量都不會再增加。雖然在這裡生根了,但只要一移植到其他地方,根部就會立刻腐爛呢。」

「咦?這薔薇這麼珍貴啊!是玖琅叔叔培育的吧?」

「沒錯,是玖琅大人培……啊!」

「我就知道。那束薔薇應該也是玖琅叔叔送來的, 他現在人在這裡吧?我一定要好好問候──」

「等一下──!!這是我一生的請求,妳再在這裡待一下!!我還得爭取時間啊!」

「爭取時間?」

「不、沒什麼!總之,我奉了嚴命要當妳的聊天對象!」

秀麗心想,難道是為了體貼父親和玖琅他們兄弟久未相聚,不想讓其他人去打攪嗎?

於是她決定聽絳攸的話再多待一會兒,但對絳攸那副充滿了悲壯感的泛青臉色,還是多少有些在意。

「嗯……那──好吧,我們要聊些什麼呢?」

「這個嘛……不定個討論議題不行呢。啊!不,我被告誡過不能說嚴肅的話!要說些有趣的啦、流行的啦,可以讓兩個人一起『呼呼』、『啊哈哈』地笑的……」

真是莫名其妙的指示,很難想像會是玖琅說出來的話。

怪不得絳攸會陷入這麼不尋常的混亂狀態。

「嗯──也就是說……要你想辦法來逗我笑囉。」

「逗妳笑?!……是這個意思嗎?感覺困難度越來越高了啊……」

「呵,絳攸大人,要逗我笑可是非常困難的喔。要是沒有像爹取名字那樣程度的隨性是不行的。
順帶一提,我家的鯉魚還在的時候,它們的名字按照順序,分別是鯉魚太郎、鯉魚二郎、鯉魚太,和鯉魚子。」

「……確實是很隨性哪。不過有辦法分辨出每一隻鯉魚這件事比較讓我驚訝……不是都長得一模一樣嗎?」

「不對,用看的就可以清楚分辨出每一隻鯉魚了唷。特別是身為長男的鯉魚太郎,它啊……」

「明明叫他聊些比較炫的東西,為何會變成搞笑和鯉魚太郎的話題啊……」

邵可原本還拼命忍著笑,

但沒想到居然會從玖琅口中蹦出『炫』這個詞彙,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

「對那兩個人來說,這已經是極限了喔。硬要靠外力去撮合是不行的啦。話說回來,我覺得取名字還是簡單易懂的比較好,這樣才好記嘛。黎深,你也這麼認為吧?」

「那當然!絳攸那傢伙,什麼叫做很隨性啊!看樣子,我今天就要立刻在此改名為鯉魚二郎!」

玖琅以冰一般的眼神瞪著大哥,視線中擺明在說要是二哥真的改名為鯉魚二郎就要殺了他。

長男邵可、次男鯉魚二郎、三男玖琅。

……怎麼看都覺得正中間很明顯混進了一個詭異的東西。

「……抱歉,看來是我的取名方法錯了,到現在才要改口叫你鯉魚二郎……總覺得讓人很難對你發脾氣哪。你看嘛,『鯉魚二郎』,絕對會讓人捧腹大笑的,在朝廷裡也一定會衍生出各種謎團和議論喔。」

「重點不在那裡吧?肯定會被藍家的三胞胎嘲笑我們是魚類三兄弟啊!」

「你是說鯽魚太郎、鯉魚二郎,和鯰魚三郎的川魚三兄弟嗎?啊哈哈哈!不過鯉魚算是川魚嗎?」

「大哥!怎麼可以給玖琅取鯰魚那種高級魚名啊!他這種的叫河童就行了啦!河童三郎!」

說完,黎深一邊瞪著秀麗和絳攸所在的方向,嘴裡碎碎唸著『絳攸那傢伙,為什麼不多幫秀麗剪幾朵花啊!要是被秀麗認為我是小氣鬼的話要怎麼辦!』,

然後一邊把裝著秀麗手工包子的容器給夾在腋下──

為了讓玖琅一口也吃不到──

接著就開始跟蹤起那兩人去了。


而玖琅和邵可則是默默地目送著他,

心想黎深搞不好改名為鯉魚二郎還比較好。

邵可一邊啜著茶,一邊瞇起眼睛看著那一小片初開的薔薇。

「夏天……又到來了呢。今年的薔薇美得更勝以往,我想都沒想就過來拜訪了。我記得是在我們要離開紅州的時候,我妻子說能種得活的話就種種看,然後把種子交給你的吧?」

「……邵大哥,那種薔薇只能在紅本家的一個小角落,還有這座庭園生根而已,即使想盡所有的辦法。」

「好像是這樣沒錯,園藝師們全都不甘心地直跺腳呢。你還真能把它給種活啊。」

「邵大哥平常明明是絕不接近紅本家和紅家貴陽邸的,只有在那種薔薇開花的時候才會回來。」

邵可突然回頭望著小弟。

然而,玖琅的目光卻追逐著黎深和絳攸他們,沒有看向邵可的方向。

「……要是在哪裡都能生根的話,大哥一定連一步都不會踏進這裡的。」

玖琅只是冷淡地說完這句話,然後自顧自啜起茶來。

『哪,玖琅小叔,這是魔法的種子喔。雖然十之八九沒辦法種活,但要是能種起來的話,一定會有好事發生的,而且是永遠有效的魔法喔。重要的事物一定會回到身邊的,你相信嗎?』

彷彿是薔薇的呼喚一般,大哥回來了,同時也喚來了二哥,然後絳攸也跟著來了,今年更喚來了秀麗。

自家三兄弟完全不吵架地喝著靜蘭泡的茶。

這是惟有在那種花開放的時候,在其開放之處才會生效的魔法。

那種薔薇生長的地方,只有這座庭園,和『紅本家』的一角……

所以,總有一天,兩位兄長會再度回到紅家來吧。


玖琅有時會有這樣的想法,因為那是大嫂所施予的,最後的魔法。

──你相信嗎?玖琅小叔,

這是永遠持續的魔法喔,重要的事物一定會回到身邊的。




(完)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最後的魔法】

那一天,起床後的邵可,望著女兒手中那束初開的薔薇,突然大吃一驚。

「……秀麗,這薔薇妳是在哪裡找到的?」

「很漂亮對吧?這是我今天早上去給娘掃墓的時候收到的。究竟是哪一位送來的呢?」

數朵初開的紅薔薇,花莖上還結著絲帶。

色調不至於太暗沈的深紅色,為朝露所濡濕,散發出高雅的香味。

因為是彷彿母親化身一般的漂亮薔薇,因此不知不覺帶了回來。

「只有一個人會這麼做喔,因為在這邊就只有那裡有種這種花。今年……還真是開得很漂亮哪。」

「咦?是誰啊?是哪家的庭園呢?既然供在娘的墓前,那應該是爹的熟人吧?」

「……大概只要去拜託他,就會讓我們進入庭園,愛剪多少薔薇就剪多少吧。想去嗎?」

望著不假思索大喊著「要去!」,並開始考慮起要帶什麼樣伴手禮的女兒,邵可小聲地嘟噥道:

「我想只要有一顆妳親手做的包子,對方就會樂得讓妳把全部的薔薇都剪回家了喔。」

「啊、絳攸大人,那邊也拜託你了。不過真沒想到會是和絳攸大人有關係的人家的庭園呢。」

絳攸始終僵著一副奇怪的表情,一邊意義不明地附和,一邊笨拙地澆著水。

看著明明拜託他幫忙剪薔薇,卻牛頭不對馬嘴地跑去澆水的絳攸,秀麗歪起了頭。

那副模樣實在有些奇怪。

「不管是花瓣的形狀啦、顏色啦,都和普通的薔薇不太一樣耶。這到底是什麼品種啊?」

「不知道,好像是夢幻的薔薇吧。我聽說是玖──這個庭園的主人的弟弟不知道從哪裡拿到了種子,然後慢慢培育起來的。因為培育方法相當困難,就算在這座庭園裡,也只有這一個角落才有, 而且不論投入多少心力,很不可思議地,花的數量都不會再增加。雖然在這裡生根了,但只要一移植到其他地方,根部就會立刻腐爛呢。」

「咦?這薔薇這麼珍貴啊!是玖琅叔叔培育的吧?」

「沒錯,是玖琅大人培……啊!」

「我就知道。那束薔薇應該也是玖琅叔叔送來的,他現在人在這裡吧?我一定要好好問候──」

「等一下──!!這是我一生的請求,妳再在這裡待一下!!我還得爭取時間啊!」

「爭取時間?」

「不、沒什麼!總之,我奉了嚴命要當妳的聊天對象!」

秀麗心想,難道是為了體貼父親和玖琅他們兄弟久未相聚,不想讓其他人去打攪嗎?

於是她決定聽絳攸的話再多待一會兒,但對絳攸那副充滿了悲壯感的泛青臉色,還是多少有些在意。

「嗯……那──好吧,我們要聊些什麼呢?」

「這個嘛……不定個討論議題不行呢。啊!不,我被告誡過不能說嚴肅的話!要說些有趣的啦、流行的啦,可以讓兩個人一起『呼呼』、『啊哈哈』地笑的……」

真是莫名其妙的指示,很難想像會是玖琅說出來的話。

怪不得絳攸會陷入這麼不尋常的混亂狀態。

「嗯──也就是說……要你想辦法來逗我笑囉。」

「逗妳笑?!……是這個意思嗎?感覺困難度越來越高了啊……」

「呵,絳攸大人,要逗我笑可是非常困難的喔。要是沒有像爹取名字那樣程度的隨性是不行的。順帶一提,我家的鯉魚還在的時候,它們的名字按照順序,分別是鯉魚太郎、鯉魚二郎、鯉魚太,和鯉魚子。」

「……確實是很隨性哪。不過有辦法分辨出每一隻鯉魚這件事比較讓我驚訝……不是都長得一模一樣嗎?」

「不對,用看的就可以清楚分辨出每一隻鯉魚了唷。特別是身為長男的鯉魚太郎,它啊……」

「明明叫他聊些比較炫的東西,為何會變成搞笑和鯉魚太郎的話題啊……」

邵可原本還拼命忍著笑,但沒想到居然會從玖琅口中蹦出『炫』這個詞彙,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

「對那兩個人來說,這已經是極限了喔。硬要靠外力去撮合是不行的啦。話說回來,我覺得取名字還是簡單易懂的比較好,這樣才好記嘛。黎深,你也這麼認為吧?」

「那當然!絳攸那傢伙,什麼叫做很隨性啊!看樣子,我今天就要立刻在此改名為鯉魚二郎!」

玖琅以冰一般的眼神瞪著大哥,視線中擺明在說要是二哥真的改名為鯉魚二郎就要殺了他。

長男邵可、次男鯉魚二郎、三男玖琅。

……怎麼看都覺得正中間很明顯混進了一個詭異的東西。

「……抱歉,看來是我的取名方法錯了,到現在才要改口叫你鯉魚二郎……總覺得讓人很難對你發脾氣哪。你看嘛,『鯉魚二郎』,絕對會讓人捧腹大笑的,在朝廷裡也一定會衍生出各種謎團和議論喔。」

「重點不在那裡吧?肯定會被藍家的三胞胎嘲笑我們是魚類三兄弟啊!」

「你是說鯽魚太郎、鯉魚二郎,和鯰魚三郎的川魚三兄弟嗎?啊哈哈哈!不過鯉魚算是川魚嗎?」

「大哥!怎麼可以給玖琅取鯰魚那種高級魚名啊!他這種的叫河童就行了啦!河童三郎!」

說完,黎深一邊瞪著秀麗和絳攸所在的方向,嘴裡碎碎唸著『絳攸那傢伙,為什麼不多幫秀麗剪幾朵花啊!要是被秀麗認為我是小氣鬼的話要怎麼辦!』,

然後一邊把裝著秀麗手工包子的容器給夾在腋下──

為了讓玖琅一口也吃不到──

接著就開始跟蹤起那兩人去了。

而玖琅和邵可則是默默地目送著他,心想黎深搞不好改名為鯉魚二郎還比較好。

邵可一邊啜著茶,一邊瞇起眼睛看著那一小片初開的薔薇。

「夏天……又到來了呢。今年的薔薇美得更勝以往,我想都沒想就過來拜訪了。我記得是在我們要離開紅州的時候,我妻子說能種得活的話就種種看,然後把種子交給你的吧?」

「……邵大哥,那種薔薇只能在紅本家的一個小角落,還有這座庭園生根而已,即使想盡所有的辦法。」

「好像是這樣沒錯,園藝師們全都不甘心地直跺腳呢。你還真能把它給種活啊。」

「邵大哥平常明明是絕不接近紅本家和紅家貴陽邸的,只有在那種薔薇開花的時候才會回來。」

邵可突然回頭望著小弟。

然而,玖琅的目光卻追逐著黎深和絳攸他們,沒有看向邵可的方向。

「……要是在哪裡都能生根的話,大哥一定連一步都不會踏進這裡的。」

玖琅只是冷淡地說完這句話,然後自顧自啜起茶來。

『哪,玖琅小叔,這是魔法的種子喔。雖然十之八九沒辦法種活,但要是能種起來的話,一定會有好事發生的,而且是永遠有效的魔法喔。重要的事物一定會回到身邊的,你相信嗎?』

彷彿是薔薇的呼喚一般,大哥回來了,同時也喚來了二哥,然後絳攸也跟著來了,今年更喚來了秀麗。

自家三兄弟完全不吵架地喝著靜蘭泡的茶。

這是惟有在那種花開放的時候,在其開放之處才會生效的魔法。

那種薔薇生長的地方,只有這座庭園,和『紅本家』的一角……

所以,總有一天,兩位兄長會再度回到紅家來吧。

玖琅有時會有這樣的想法,因為那是大嫂所施予的,最後的魔法。

──你相信嗎?玖琅小叔,這是永遠持續的魔法喔,重要的事物一定會回到身邊的。





(完)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簡介

上司、同期…みんな敵!? 新人官吏・秀麗編スタート!!

官吏への道を歩き出した私、紅秀麗。けど、朝廷では女ってだけで嫌がらせを受ける始末。…まさに前途“全”難ね。でも、私を支えてくれる影月くんや、信じて待っていてくれる劉輝のためにも、負けないわ!!

翻譯

上司、同期...大家的敵人!?新人官吏・秀麗篇開始!!



http://books.rakuten.co.jp/rb/%E3%80%90%E4%BA%88%E7%B4%84%E3%80%91-%E5%BD%A9%E9%9B%B2%E5%9B%BD%E7%89%A9%E8%AA%9E%EF%BC%886%EF%BC%89-%E7%94%B1%E7%BE%85%E3%82%AB%E3%82%A4%E3%83%AA-9784048545440/item/6645595/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The Beans Vol.15裡,有4個新的小故事,但都是極短篇(聽說1個是4頁的,3個是2頁的)。另有一篇清雅的新圖,以及角色人氣調查結果的發表!
4篇小故事裡,有3篇都比較重要,另一篇則比較輕鬆。前3個故事都是和之前雜誌裡發表過的插圖相配的。

4篇故事的標題(括號裡是中文暫譯)以及對應的插圖所在雜誌期號分別為:

1.【最後の魔法】(最後的魔法) THE BEANS VOL.7
2.【いつかまた、花の下で】(花下,何時再…)THE BEANS VOL.8
3.【ある日の御史台】(那日的御史台) THE BEANS VOL.13
4.【藍の月】(藍之月)(似是十三姬和雪那的一段談話,月擁有似乎是“龍眼”的東西)

話說,在The Beans. 15裡,發表了角色人氣投票的結果,還有幾篇小小說。我沒有買這本雜誌,所以不知道裡面的故事內容,但似乎是:1篇關於紅家,1篇關於惡夢國試組,1篇關於御史台,還有1篇關於藍家。事實上,那篇關於藍家的故事裡有十分重大的揭秘!一會我再細說。先看看投票結果。

1. 秀麗

2. 燕青

3. 劉輝

4. 靜蘭

5. 清雅

6. 黎深

7. 絳攸

8. 皇毅

9. 龍蓮

10. 蘇芳

11. 悠舜

12. 邵可

13. 楸瑛

14. 鳳珠

15. 璃櫻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由於日本的出版社表示,害羞的由羅カイリ希望低調,因此不只是讀者、連媒體也一概無法進行攝影,所以也只有當天在現場的粉絲們,可將有氣質和美麗的老師身影留在腦海中了。
以下為簽名會現場與漫畫家由羅カイリ的 Q&A 整理,由羅カイリ簡稱為「由羅」。 

Q. 由羅老師創作過像是《安琪莉可》、《彩雲國物語》等以女主角為中心,周圍環繞著許多男性角色的作品,可否與大家分享一下在創作這類型作品時的樂趣、以及困難之處? 

由羅:我想我在創作的時候最大的樂趣,就是去找尋、發掘每個男性角色的特色和優點,然後想辦法加以強調。困難的地方的話,就在於我的作品多半都是已有原作的角色設定,所以必須想辦法不要讓每個角色的形象重複,在角色的區隔上我會特別的用心去處理。 

Q. 請問由羅老師最喜歡的角色是哪位呢? 

由羅:其實我每次在雪乃老師跟我說有新角色的時候,就會被吸引住,簡單來說就是見一個愛一個(笑)?我以前是比較喜歡秀麗的爸爸邵可,不過現在的我最喜歡的角色應該是黃奇人吧。 

Q. 由羅老師認為主角秀麗的感情最後將會如何呢? 

由羅:嗯…我最近覺得劉輝也是個不錯的男人啦,但不知道是同情還是可憐他,總之有種「希望秀麗不要丟棄他啊!」的想法(笑)。 

Q. 《彩雲國物語中》最難畫的角色是誰呢? 

由羅:或許對大家來說會有點難理解,但是好男人真的很難畫,反倒是有點怪的角色反而比較好表現。 

Q. 未來是否有想畫的新角色呢? 

由羅:當然還有有很多想畫的,但漫畫的故事或許不會像小說中出現的這麼快,還請大家期待。 

Q. 靜蘭這個角色與實際的年齡有差別,請問老師如何去表現他? 

由羅:其實我在靜蘭身上下的功夫最多,也是我最用心畫的角色,因為他的粉絲應該是最多的吧(笑)。 

Q. 作品中的邵可有三種不同的面貌,包含了平時瞇瞇眼的溫柔父親、暗殺者黑狼還有紅家宗主,請問老師如何區別這三種不同的個性呢? 

由羅:很簡單,用眼神來區別就對了(說著用手比出瞇瞇眼的大小)。 

Q. 在作畫前會和雪乃老師討論嗎? 

由羅:嗯…雖然我在猶豫的時候還是會找她討論,不過雪乃老師總是跟我說:「請盡情的自由的發揮吧!」給了我很大的創作空間啊。 

Q. 未來是否會想要畫原創的作品? 

由羅:本來我就是從事角色設定和小說插畫的工作,所以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但如果有機會的話會想要畫以可愛女主角和帥氣男生為主軸的故事吧!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