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4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5集<簡介>

監察御史.紅秀麗竟然在執行任務途中消失了蹤影!這個消息迅速傳入了朝廷,令國王紫劉輝心急如焚。然而,他雖擔心秀麗的安危,卻也不能對身為一名官員的她特別寬容。察覺到國王這番心意的近臣藍楸瑛,便暗下決心展開祕密搜查,尋找秀麗的下落。
 

另一方面,與秀麗同行的榛蘇芳回來了。從他口中說出的驚人事實,使劉輝驚訝得無言以對。秀麗身處的險境,會為劉輝所治理的國事帶來什麼陰影嗎!? 

人氣系列作品本傳第15彈,波濤洶湧的最終章即將展開!!




http://www.kadokawa.com.tw/details.asp?id=5943


彩雲國物語繪卷

5/31發售


版主碎碎念


台灣角川總算願意出15卷了吧

日本12/1出

台灣竟然等了將近半年之多

希望考完'統測的那天出

這樣才有動力可衝



售價一直沒降

我的荷包卻一直縮水

好想哭喔






對了


在此插播

由於網友有過重的課業壓力

只翻至序章完

但是

有熱心網友接棒

只是不知何時才再有後續




也希望台灣角川不要再辜負大家的期望了





-------------------------


16卷後記






出本卷的時候應該是櫻花盛開的季節了吧!

我是對本次原稿沒有半點記憶的雪乃紗衣。

就好像連突然昏厥的記憶也沒有一樣,忙到連公事和私事都分不清的地步(汗)

等到發現時手表上的太陽能電池也處在瀕臨滅亡的狀態。是啊!要出去才有電,不然太陽能電池就沒有什麼意義了不是嗎?

接下來該說說本篇蒼き迷宮の巫女了,如同封面所示是圍繞此四人為中心的故事。璃櫻也好,珠翠也罷。總覺得都不太像人類了啊!不過能看到秀麗和珠翠從新振作起來,真的好開心啊!

楸瑛也和前一卷有了不同的變化。

而王都那邊的問題也堆積如山。出現了各式各樣的人,各式各樣的面孔。

特別是這次「……主役?」在擔當先生的自言自語中一口氣增加了不少呢。

至於劉輝嘛,這次可能沒有太多的出場機會了。

關於下一卷大概又要等上一段時間了吧!不過等待也是一種幸福。

結尾的開始是送給由羅老師的。託由羅老師的福總算完成了這次的內容。

另外還有家人,朋友,和一直支持自己的讀者們(最高年齡不段更新中)。向你們致以由衷感謝。那麼下次見囉!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我不確信。但,可能伯母大人,正在紅秀麗的體內──也說不定。”

忽然,察覺到秀麗覺醒,楸瑛也好迅也好璃櫻也好,都望向了床鋪。璃櫻感到有些顫慄,但睡眼惺忪地起身的秀麗,朦朦朧朧地環視著房間,呆望著注意到的楸瑛、迅與璃櫻──思量了一下。按了按太陽穴,搖了兩三次頭。拍了拍臉頰,大概是明白過來這不是夢,長久地陷入了沉默。

然後再一次,盯著楸瑛等三人,半帶僵硬地浮現出笑容。

“……那個,因為完全不明白什麼是什麼,所以就問一句。在在州境結束工作後太累了,只是想要休息一會兒的我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呢……?”

這是哪裡?現在是什麼時候?為什麼會在這種地方呢?而且為什麼這裡會出現楸瑛、迅、璃櫻這種意義不明、莫名其妙的面孔呢──?對於這種諸多需要深入的問題成堆的現狀,她只是匯總成了一個,確實非常單純明快的問題。

在場的所有人,都覺得這實在是理所當然。





* * * * * * * * *





璃櫻明確地知曉並不是瑠花,而是秀麗,鬆了一口氣。如果身體被侵佔的話,“秀麗”就會變得不復存在。似乎並不是真正奪取她的肉體,尚且還是附身程度的法術。

“在此之前,妳的身體狀況如何?”

“啊?狀況?總覺得好像做了五花八門稀奇古怪的夢什麼的……啊!好棒好棒。”

面對璃櫻的詢問,秀麗試著動了動手臂和脖子。

身體輕盈得就像是生出了羽翼。像是灌了鉛一樣的頭部的沉重感也好,如同蛛絲般糾纏不盡的討厭的疲勞感也好,都消失得一乾二淨。大概是睡過頭了吧,雖然有些肌肉酸痛,但即便如此也與前往紅州之時全然不同。彷彿就像是回到了從前。

接著,秀麗回想起了前往紅州之事。內心,略微感到有些沉重。原因不明。

“……璃櫻,我有把敕使的工作,好好完成嗎?”

璃櫻氣呼呼地皺起了眉頭。

“是啊。因為妳全部完成了所以差一點就死了啊。我說實話的啊。後面的工作由蘇芳跟燕青接替,所以妳就暫時把工作忘掉,療養一下怎麼樣?”

差一點就死了。這句話,讓秀麗回想起了在馬車上的痛苦。真的,明明都有種甚至聽到自己斷氣聲的感覺了。與此同時,也只是稍微理解了一點狀況。大概,自己從那時起一下子倒下了,差一點就死了吧。確實如果是那時的狀況的話,是有這個可能。

“如果是我們一族的話……也許就能為你做些什麼。”

之前,問道身體狀況是不是不對勁,璃櫻曾說過,出了什麼狀況的話就過來。即便是在貴陽,也多虧了璃櫻與羽羽大人,身體變得非常輕鬆了。這麼說來的話,那時的身體狀況也跟前往紅州之時有幾分相似。雖然沒有嚴重到那份上。

與那時相同的當面回覆。我們一族。給我把工作忘掉療養一下。璃櫻如此說道。

“難道說這裡,是璃櫻的家?我倒下之後,你把我帶到這裡來的嗎……”

璃櫻露出了耐人尋味的表情。……自己的家。雖然的確如此,但這種說法實在是相當的不對勁。縹家,這對他來說,反倒像是人家的事,這實在是可悲。

“……啊對,我家。就是縹家啊。”

我家。怎麼回事,這種強烈的違和感。

雖然不明白璃櫻為什麼一副不高興的樣子,但秀麗還是向他道了謝。

“?但為什麼藍將軍會……?還有,特別是那邊那位。你到底是什麼人啊?”

秀麗用懷疑的眼光看著迅。這個老是會在奇怪的地方遇到的人。

“好久不見啊,小姐。嗯──。妳問我什麼人?這真是個哲學性的問題呢。要是過一百年左右我知道了的話,就回答你哦。”

“……也就是說,你完全沒有回答我的意思啊……但是,藍將軍,為何會在這裡?”

雖然已經不是藍將軍了,但果然這種叫法比較合適。嗯。

迅,對於楸瑛最初會用怎樣的言辭,露出怎樣的表情,感到一陣寒意。

不過楸瑛卻毫不猶豫地邁開步子靠近了她,凝視般稍稍俯下了臉。

秀麗雖然用如常的樣子掩飾著,卻緊緊握住了被子的一角。看上去,只是少許有一絲絲的混亂、不安、與緊張。要對自己說些什麼?──總覺得,看似在她沒有意識到的內心深處,閃過一絲這樣的疑問。是的,要對她說什麼?

雖然並不打算這樣做,但也許能讓她露出與對十三姬展現的相同的笑容。

“我代替王,來看看妳的樣子哦。因為聽說妳倒下了。”

秀麗露出了失望的表情。看看樣子?

“……啊?呃,只是,這樣,嗎?”

“只是這樣哦。不過同樣也是個重大的任務。”

秀麗在考慮這是什麼意思的同時,各種各樣的表情浮現後又消失在臉上。楸瑛相當沉著地,凝視著她的每一個表情。

最後,秀麗,露出了快要哭出來似的,鬆了一口氣的表情,微微一笑。

“這樣嗎……”

因為她什麼都沒有問自己,楸瑛對此感到了安心。

像是問自己,什麼時候回去之類的。秀麗有些悶悶不樂地扯過髮梢。嘆了口氣。

 “……那麼,璃櫻,我的身體,到底怎麼了?” 

問出了總有一天得問的事情。

 “妳的身體正在恢復。但是,只有待在這個縹家的時候,才會比較樂觀。”

 璃櫻煎了湯藥,交給了秀麗。雖然秀麗開始談這件事了,讓他舒了一口氣,但同時卻又對讓秀麗開始談這事一事產生了一種自我厭惡感。秀麗邊喝著湯藥,邊面向了璃櫻。楸瑛與訊也一樣。璃櫻抉擇了話語後,鄭重地傳達了事實。他並不想撒謊。 

“……妳的身體正急速衰弱。從貴陽那時起,就一直都是這樣了。留在這裡身體就會比較舒服,是因為妳跟這裡清靜的空氣合得來。留在縹家這段時間就沒問題。這裡的空氣,會一下子減輕你虛弱身軀的負擔。就像是拐杖一樣的東西。只要它存在,身體就會比較輕便,能長時間走動。如果是這個家的話,大量集中著比仙洞省還要豐富得多的藥物。” “也就是靜養吧?到什麼時候為止?”

 “……說實話。只要不想死的話,就是永遠,啊。”

片刻沉默之後,秀麗,瞪大了雙眼。就連訊與楸瑛也都驚呆了。 

“……你說,只要不想死的話。“ 

“我是直言不諱的啊。因為要是一開始沒好好說出來的話,一旦出了什麼事,你可能就會一個人飛奔出去的啊。──如果從這裡出去的話,大概,過不了多久你就會死的。”

 璃櫻確實是說了實話。只有這次,要是因沒有說出口而後悔的話,就無可挽回了。

 縹家有名醫也有治愈系的術士。然而,秀麗她。 

秀麗她這是……天命。

 真的是,本該早已窮盡的命數。薔薇姬將其毫不留情流落而逝的壽命,放慢到了極致。沙漏中落沙的速度,變得極端遲緩。

正因為如此,秀麗與杜影月不同,身體也還存活著。壽命會流逝。完全停止就意味著“死”。要不是影月碰上了村子裡唯一的流行病,那他不管怎麼出血都不會死,這是因為他早就死了。如果“陽月”不去調節的話,他也不會成長。

 總覺得如果是作為強大仙人的薔薇姬,那也許也會做同樣的事。等待女兒完全死去,將其變作會動的屍體。成為不會經歷生老病死的“紅秀麗”。 

……然而,薔薇姬並沒有阻止,而是放慢了它的速度。並不是讓她“死”,而是“生”。即便放慢了,卻也讓她會步向死亡,與普通人一樣,擁有有限的生命。

 這是為何呢?璃櫻不明白。但,也總覺得,略有所察。

 然而現在,封印解除了,流逝的速度再度還原。

 增加天定命數之事,任何人都無能為力。縹家也是。 

如果能做到此事的話,就應該不會任由優秀的術士們竭盡生命,陸續短命而終。……是的,不自然地延續性命一事,任何人都無能為力。 

只是,並不可能什麼都做不了。 

“我並不覺得,一出縹家就會立馬回到……與前往紅州之時相同的狀態。應該是你在這一年中,持續異常地殘酷驅使身心,一直都不好好睡覺。你這種程度就連強壯的男人都會過勞死的。原本就處于過勞狀態又雪上加霜,就變成那樣了。” 

楸瑛微微俯下了視線。

 “即便是拄著拐杖能走路了,但也與斷掉的腿不會再度生長一樣,一旦失去了縹家這根拐杖,你也會立馬變得無法走路的。勉強的話就會一下子惡化的。雖然是‘此後不久’,但到底是什麼情況,我也不清楚。只是能確信地說,一旦走出這裡,身體就會急速惡化。變得相當,糟糕。”

 秀麗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明明是自己的事,聽起來卻像是人家的事。也許是隱隱約約,感覺到了自己的身體有些不對勁吧。……大概,正是如此。

 有種什麼東西一點點流出去的感覺,從很久以前就已經隱隱覺得了。

 也能感覺到,被母親停住的沙漏,現在再度開始漏下。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黑暗中,裊裊浮現出近似白色濁氣的物體。白影最終凝聚成型,化作一名美麗少女的姿態。此情此景,讓正在打瞌睡的璃櫻,懶洋洋地抬起了銀色的眼睫。

少女的身姿,讓平日對什麼都毫無興趣的璃櫻,都著實大吃了一驚。

還真是不管嘗試多少次,都仍舊是吃苦不記苦啊。這個姑娘自從獨自一人回到縹家以來,就無數次企圖逃獄,最終被投進了“時之牢”中。沒想到,她居然還擁有能夠離魂的力量。

雖然也能對此置之不理,但璃櫻還是向她的毅力表示了敬意。

“還想,逃走嗎?珠翠。你應該明白的吧,你是逃不掉的。”

珠翠凝視著璃櫻,以虛浮的步伐走近璃櫻身旁,踉踉蹌蹌地打了個趔趄。簡直就像是真正的珠翠正位于此處一般。 刺鼻的藥味撲面而來。就連這點,都與現實相似。為了再度給她洗腦,應該給她服用了過量的藥物的。即便如此也……

“……璃櫻大人……請讓我……見見…‘母親大人’……。請問她位於何處呢?“

這是讓人無法想象,以前與璃櫻相會之時,她曾在邵可背後瑟瑟發抖的,如曙光般強烈的眼神。

璃櫻對珠翠有印象,正是因為她曾是薔薇姬最後的侍女。

珠翠的職責,是淡然地盡著照顧、守護薔薇姬的義務,只能做些被告知是真理的事情,僅是個能動的美麗的“暗殺傀儡”。

然而,她卻斬斷了牽線,從傀儡師手中逃了出去,變成了人類。

一次又一次地逃跑之後,回來的她,不斷地拒絕變回人偶。

即便被無數次“洗腦”,也沒有捨棄“珠翠”。只要有機可趁,就會逃走。

即便逃跑,也還是殘留著潛在性的暗示。明明無論做什麼都是白費力氣,但她也沒有放棄。

“為什麼要回來?珠翠。那麼討厭的話,死了就好。妳明白會變成這樣的吧。被灌下過量的藥物,被洗腦,又會再度變回可愛的人偶。妳拼命守護的小小的‘珠翠’,會像廢紙一樣被揉成皺巴巴的一團。一直像在貴陽之時那樣,躲在邵可和霄瑤璇,如膽怯的小鳥般瑟瑟發抖就好了的啊。”

珠翠的牙關打著顫,竭盡全力地仰視著璃櫻。目露堅定之色,斷斷續續地重復道:

“……讓我見……‘母親大人’……”

昔日的珠翠,曾是個美麗的少女人偶。有著讓人百看不厭的端麗容顏。乖乖聽從命令,絲毫不會反抗。如同被人精心製作出來的,最棒的“擺設”。

現在的珠翠,已是狼狽不堪。數種藥草和汗水混雜的刺鼻臭味撲面而來。鮮血從布滿全身的傷口中滲出,長髮黏在汗涔涔的臉頰上,氣喘吁吁。僅僅透露出寧靜的表情,現在也狀似悔恨地扭曲著,一點也不美麗。

然而,卻讓人印象深刻。仿佛在示意“我”在這裡一般,引人注目。這是具有生氣的眼瞳。

璃櫻突然想到,不知在何時,曾有個有著相同眼眸的女孩。

但是這也,已經結束了。

璃櫻伸出蒼白的指尖,輕輕抬珠翠的下巴。偶爾也存在即便離魂也能觸碰到的情況,這次正是如此。珠翠的肌膚緋紅、溫暖。

這是生者的溫度。是生者的雙目。是曾經的珠翠不曾有過的意志。

“……妳的確變成人類了呢。可愛的珠翠。即便是狼狽不堪,現在的妳卻也是最美的。能做到這種地步,妳真的很努力了。那麼,現在該睡了。”

珠翠咬緊牙關,搖了搖頭。

“……不要……”

“不會讓妳死的。只是讓你回到從前而已。就算‘珠翠’不在了,也不會有任何人感到困擾的。”

不會有任何人感到困擾──……

璃櫻用如搖籃曲醉人而輕柔的聲音,擊到了珠翠最大的痛處。

不會有任何人感到困擾。正是如此。雖然存在著疼愛珠翠,覺得珠翠必不可少的人。但珠翠卻並不可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不存在能拋開一切,追隨珠翠的人。

沒有任何人。

意想不到的淚水從珠翠眼角滑落。好奇怪。心為什麼會這麼痛。這種事情應該早就很清楚了。只要變得能喜歡一個人就很幸福了。只要有人對自己說“妳在這裡就好”就可以了。只要能為喜歡的人們做些什麼,就很開心了。這是千真萬確的。

然而為何會為璃櫻大人的話,而感到心痛?

(請……請不要讓我疑惑……我……我──)

應當決定了不會再逃走的。應當決定要戰鬥的。即便獨自一人。

與自己的命運,與這個縹家。──與“母親大人”。

自己是為此而回來的。明明該是這樣……

“可憐的珠翠。一次又一次地逃離這裡,邊懷著恐懼邊守護著的小小的‘珠翠’,結果,也只是除了妳自己之外,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不必要的。變回人偶算了。這樣的話也不會哭泣了。當一個人對誰放鬆警惕之時,就無法再獨自生存下去了。然而,你卻是孤單一人啊。”

璃櫻的話語,比任何藥劑、拷問、法術,都更能弱化珠翠的內心。

珠翠的決心也好,意志也好,一切的一切都零落消散,隨波而逝。

──因為真相確是如此。

“睡吧,我可愛的娃娃。妳做了個夢。一個幸福的夢。然而這終歸只是一場夢罷了。妳醒了,回到了現實。回到了縹家。想要做個同樣的夢,也已經無法如願以償了。變回人偶,忘掉一切算了。這樣的話,就能變得輕鬆。再也感覺不到什麼就好。無論是無力、絕望、悲傷,孤獨──還是無可比擬的沉靜的寂寞感。”

有誰,在遙遠的過去,曾對自己說過。說道,我可以擁有,喜歡別人的這種幸福嗎?

“如果是夢的話,那麼在清醒的那一刻,我肯定無法再生存下去了。”

紛紛落下的淚,模糊了視線。很寂寞很寂寞,心好痛。希望十三姬入後宮的明明就是自己,但當聽聞她成為了首席女官,也還是會很寂寞。明明知道絕對不會是這樣,但心底的某處,還是傳來了“有人來代替自己了”的聲音。

變成了人類的珠翠,知曉了溫暖的人心。失去了這個已經無法生存下去了。珠翠不曾知道,名為寂寞的感情,能讓人脆弱到這般田地。甚至就連曾支撐自己無數次抗拒洗腦、逃跑的強韌的精神力,都變得如沙礫般不堪一擊。

(誰)

不需要做誰心中的第一。只是,希望有人能呼喚自己的名字。呼喊珠翠竭盡全力來守護的“我”的名字。那樣的話,一個人也能戰鬥。好好地戰鬥。

……然而,一個人都沒有。

眼看著,魂魄就被漸漸拽回原本的身體。

……最後,似乎聽到從遙遠的記憶的深處,傳來了什麼人的聲音。

“明明可以為了你,無論何時都在這裡的。”



------------------------------





 紅州府── 州府用地的片隅,有一名男子正仰望了天際。越發讓人弄不清他大致的年齡。 突然傳來有人疾步奔來的腳步聲,男子仰頭發出一聲低吟。

 “──劉州牧!我就在想您怎麼不在州牧室呢。原來偷溜到這種地方來了嗎!?” 

“這是休息啊休息。一直閉門不出的,我會窒息的。就那麼一會兒又沒關系的吧?”

 紅州州牧──劉志美,心存輕視,卻貌似恭維地望著自己煩人的嗦副官,微微一笑。 

“別這樣荀彧,擺出一張嚇人的臉。應該給我笑一個啊在這種可惡的繁忙時期。” 

與志美同年代的州尹──荀彧,狠狠瞪視著州牧。厲聲斥責的同時,語調也沒有走樣,這正是讓人覺得與下級士兵出身的志美有所不同的,有教養的地方。 

“請別用,這種說話方式。這讓人很不舒服。無法為下級做表率。請您自己真正意識到,您已經超過五十歲了。”

 “……你,說話還真夠不客氣的呢。當了我這麼多年的副官,我還是習慣不了啊。”

 志美邊不情不願地變回“大叔州牧”,邊死死地盯著荀彧。因為志美很注意美容保養,所以對自己看上去比實際年齡年輕有信心,但卻對這個同樣是大叔的副官,並非是個粗大垃圾型的大叔,而有著非常優美的身材耿耿于懷。這讓一直在努力地志美很火大。 

“──那麼,讓你擺出這麼一副表情的理由是?……不過我想象的到啊。”

 “碧州全域,農作物因受蝗災,大致全部毀壞了。與此同時碧州頻繁地震,各地運輸道路崩塌,基本變成了路上的孤島。在地震中喪生的死者超過了千人。負傷者人數更是遠超這個數字。如果沒有紅州糧食援助的話,預計冬天的死亡人數會達到數千。”

 志美撩著瀏海的手,停住了。

 “蝗蟲沿著天山江北上,蔓延至紅州全域,現階段已破壞了紅州三成的農作物。災情以超過預想的速度擴散開去。以這樣的速度,不出一個月就會讓所有谷物地帶寸草不生。從下面接到報告,說紅州也沒有能供給碧州的糧食了。”

 志美閉上了雙眼。這些差不多都在預想範圍之內。只是,蝗蟲的速度太迅速了。雖然從一個名叫榛蘇芳的監察禦史手中接到報告後,立刻下達了應對的指示,但對于數十年都未曾在這裡爆發過的蝗災,州官們也都不知所措。州官們以只會動嘴皮子的國試派居多,不擅長外交談判,所以受到了本地郡府徹頭徹尾的蔑視。可惡,要是不是紅家的經濟封鎖消耗了時間的話──志美像是要將讓人目眩的怒意吞入腹中似的,咽了口口水。……事到如今再說也無濟于事了。

 不過,說是沒有糧食可以供給碧州了? 

“……紅家商人們有儲備積蓄的吧。說起來還是因為紅家的經濟封鎖,讓大量剩餘的糧食殘留在了紅州。宗主也交代過了。給我一顆不剩地搶過來對外開放。而且藍州也應該毫發無損。因為處于逆風向,蝗蟲是無法翻山越嶺的吧。雖然藍家商人們淨隱瞞數字,但那裡的高收成也緊追紅州。應該儲備了大量的小麥和農作物。如果是姜文仲的話,就能和可惡的藍家交涉並榨取他們。先王和霄宰相,為此才讓他出任藍州州牧的。”

 “……是啊。確實,蝗蟲無法翻山越嶺。好像從夏天開始,不知為何一直都在下淫(大)雨。” 

“……淫(大)雨?喂,怎麼會?”

 志美慢慢瞪大了眼睛。接著,微微扭曲身體。被譽為水與鹽的都市的藍州。美麗,同時也與災害為鄰。荀像是肯定般,俯下了視線。 

“……河流水量增大,藍州各地出現了泛濫的情況。海邊的農作物被鹽害破壞。從內陸最大的龍牙鹽湖開始,大小的鹽湖也都發生了泛濫,鹽害和水淹導致作物產量不及往年的一半。雖然姜州牧將混亂控制在了最小限,如果不靠他的話,應該早就求助中央了。……我覺得,藍州也已經沒有剩餘的糧食能配給他州的。”

 也就是說,作為兩大谷物倉的同伙,也已經靠不住了。 

“……紅家商人在抱怨,紅州剩餘儲備不能向他州開放,應該留下來。還有州官們也持有相同意見,──理由是,預料到明年,後年發生大飢荒的可能性會很大。”

 副官淡然地報告道,蝗災只要發生一次,就會在數年間反覆頻發。

 “……紅家商人和州官報告說,現階段向各州開放儲備的話,明年過後,就沒有餘下的糧食可以分給紅州百姓了,為了以防萬一就應該放任不管。說是蝗蟲一旦無法維持群體,就會自然消亡,只要在此之前忍耐個幾年就好了。”

 “……說是,忍耐就好了?”

 志美想要煙草。柚子茶也行。雖然年輕的時候因魯莽幼稚而沉溺于有些怪異的藥,但現在變成煙草和柚子茶了。不過沒有所以沒辦法。一出現這個念頭,副官就遞過了煙管。真是讓人火大的副官。志美將藥草滿滿地塞進煙管中。 追隨著裊裊的紫煙,能看到秋日美麗的天空。 說是,在蝗蟲自然消亡之前忍耐幾年? 

“……在等待期間的死亡人數呢?說你呢。算出來了吧?”

 副官在微妙的沉默之後,一字一句地,報出了這個數字。

 “最糟糕的情況,全境死者,十萬。預計會在三年後人口減半,國內兩人中就有一人會死去。但是,現階段如果隱瞞紅州糧食儲備的話,只有紅州的人口生存率能達到八成。”

 並不是放任不管,而是隱瞞。是的,隱瞞是正確的。說出放任不管這種蠢話的話,是會被拍飛的。副官總是那麼現實,毫不虛偽。所以志美至今都沒有解雇他。 

“減半嗎?那麼如果現階段從碧州開始,陸續向他州發放紅州貯備糧的場合下呢?”

 “今年可以招架。但早就可以預想到明年的收獲為零。可以預想到,即便是種植秧苗或是作物,但蝗災發生之後很有可能又會被挨個破壞掉,大量民眾會為求糧食從各州蜂擁而至,因貧困和爭執而出現為數眾多的死者。在這種場合下,同樣會人口減半,而且紅州的生存率也會急速下降至三成。所以紅家商人也好州官也好,都遞上了‘隱匿糧食’的報告。”

 也就是說,要對他州見死不救。志美仰天深吸了一口氣。並沒有對副官發火。他並沒有將這個討厭的工作硬塞給下屬,而是自己過來傳達。無論何時都冷靜沉著的副官,大汗淋漓地飛奔了過來。真是個人情味十足,為數不多的有骨氣的大叔州尹。所以志美才會選拔他,將他放在身邊。肯定不是因為這張臉才決定的。恩。 不管多麼為難,也只有臉上浮現出冷靜,正確地傳達現實情況。傳達事實。 如果這是事實的話,之後的決斷,就是作為州牧的志美的工作了。沉重不堪地讓人禁不住要淚流滿面。 追隨著如生物繚繞飄搖的紫煙,總是,會回想起當少年兵的那段時光。 橫屍遍野的戰場上,志美半帶呆然地賴坐在樹根旁。覺得似乎聽到了啪啪的生火聲,回過頭去,只見有人緊挨著自己,就著燃燒屍體的火燄點煙管。 

“……用屍體燃燒的火吸煙草,味道最是差到讓人想哭。但是,這能在吸煙的時候,讓我回想起被我殺死的家伙們,還有犧牲的部下。變成了線香的代替品啊。”

 在滿是屍體的戰場上,邊發著奇怪的牢騷,邊叼著吸口的姿勢憨傻中帶著瀟灑。最後緩緩升起一縷紫煙,志美追著這縷紫煙,忽地仰望著天空。 不知多少日沒有仰望的天際,是一片澄澈的蔚藍,一羽白色的鳥兒,正盤旋著飛翔。 志美眼角,漸漸濕潤。心口堵得慌。──戰爭結束了。 

“啊啊,戰爭結束了。──歡迎你,到這個比最糟糕只好了那麼一點的世界中來。”

 男子叼著煙管,悠然一笑。

 那時,是多麼輕鬆愉快啊。事物也好、善惡也好,一切的一切都平坦單純,只有生與死這兩種選擇。不用思考、煩惱於生存。

 那真的很輕鬆。不用考慮也行。無需煩惱也可以。和動物一樣。這是不屬于人類的快樂。 

現在的沉重,似乎是作為人類才能感受到的沉重。扔掉的話,就結束了。比起沒有戰爭的世界,要難生存百倍。這是理所當然的。因為那裡的每個人都在努力,所以被稱做是比最糟糕要來得好的世界。

 志美吞吐著紫煙。從那時起,在外面吸煙,仰視著自然與天空,就成了一種習慣。然後在碧空中尋找飛鳥的蹤影。還真是一成不變啊,這個比最糟糕只好了那麼一點的世界。然而不久之後,這個紅都梧桐,也將被蝗蟲軍團的黑雲埋沒。

 情報在志美的腦中,一點一點地組合起來。手中持有的牌,與應該由他人持有的隱藏的牌。

 “……吶,荀彧,有在挖洞嗎?之後,有調查過乾涸井戶的個數嗎?”

 副官荀彧刷地變了臉色。無數次深呼吸,盡力冷靜地點了點頭。 

“……您指示過了。我……是守護紅州的州尹。所以如果您想解雇我的話,就請吧。”

 志美突然瞇起了眼睛。呼地,吐了一口紫煙。反手從煙管中倒了倒煙灰。 

“我知道因為你是國試出生,所以看不起我這個元下級士兵。因為是上了年紀才及第的,也不是什麼拿得出手的成績。你覺得我無法做出決斷嗎?別只當成是你的責任。你的命令,和我的命令一樣。我來付全責。──在蝗蟲到來之前,給我把儲備糧一粒不剩地埋到洞裡去。依次投放到幹涸的井戶裡,釘上鐵板,──藏起來。”

 雪白的飛鳥,消失在天際。像是少年時代置于掌中的寶貴的東西,也隨之飛逝了。 志美背對著白鳥。沒有再度轉過身去。 

“──之後就看中央的了。”








 (序章 完)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傻丫頭。”

不知是哪位女性的聲音,在耳邊如此冷漠地低語道。

秀麗感覺自己朦朧地睜開了雙眼。雖然不清楚是不是真的睜開了。

夜色瀰漫的房間,被冷冽的月光染上了一層霜白。正如寒冰般的蒼白。

陌生的少女正佇立眼前。發似夜,肌似雪,唇如血。

如同縱然處於夏日也不會消融的殘雪般冷淡的眼神,不存在一絲一毫對秀麗的善意。然而,秀麗卻為何,會感到熱淚盈眶呢?淚,靜靜滑落。總覺的內心的某處,似乎知曉流淚的理由,然而卻並未浮上腦海。

秀麗不知呢喃了些什麼。頭腦中一片朦朧,就連自己都不明白自己說了些什麼。明白的,是這是至今未能對任何人說出的,從深處流露而出的心願。

青月女王般的少女彷彿聽聞了此言,然而,別說是一縷眉毛了,就連構成她的一切事物中最細微的一部分,都沒有動搖分毫之感。

“傻丫頭。求我這種事嗎?”

少女再度重覆道。冰冷而又不帶任何感情。

“有趣。不過,對我來說身體是必要的。妳的身體──我收下了哦。”

冷漠淡然地說道。少女索性以優雅的舉止,伸出了櫻貝般的指尖。

蒼白通透的兩隻手指,宛如觸碰破碎的珍視之物般,悄悄插入秀麗的耳根處。那是極其溫柔的舉止。

是動不了,還是不想動,就連秀麗自己都不是很清楚。

湊近一看,真是人偶般精美絕倫的五官。那種美貌,與迄今秀麗見到過的任何一名女性,都有所不同。並不是楚楚可憐,也不是妖嬈冶豔。是縱有絕色之姿,卻無人問津的孤獨人偶。為何會如此認為?是因為她包裹著“何種”冰冷的盔甲。雖然宛若少女,卻也恰似疲憊不堪的老婦人。即便如此,卻依舊美麗動人。顧盼流轉的黑瞳深處,如熊熊燃燒的火燄般閃爍不定的“什麼”。那並不是孤獨,而是孤高。是強烈勝于寂寞感的,對某物的強烈意志。……那是,什麼?

少女的臉龐無聲地俯下,那動人的青絲落於秀麗被淚水潤濕的頰上。與其指相仿,比現實要來得虛幻,然而比起虛無,卻有著清晰的、羽毛般微乎其微的觸感。

即便鼻尖近乎相觸,少女還是凝視著秀麗的雙眼。忽然,少女冰冷的神情瞬間消散了。不,也許從最初開始就不存在這種感情吧?

“我必須維持這種強大的力量。即便是耗盡他人的肉體與靈魂。”

綻開一抹女王般的醉人微笑,似血的紅唇出神地摁住秀麗的雙唇。

散發著冰冷,而又甜蜜的花香。

有何種溫暖的物體,輕盈地侵入秀麗已然空空如也的身軀。

最後一滴淚於秀麗的眼角滑落。





-------------------------





“父親大人,是璃櫻。我回來了。” 

父親璃櫻似乎才入睡,略帶著幾分不快,一副茫然失神的樣子。無精打採地撩起雖說只是白發,色調卻似銀發中夾雜著一縷金色般不可思議的頭發,勉強撐開眼瞼,心不在焉地望著兒子。 

真是個喜歡成天酣睡度日的父親。因為朝廷之中不存在任何一個,像那麼無所事事只知道睡覺的無職男,所以忘記了。雖說過了八十,外表卻只有二十幾歲。

 仍是一副睡得迷迷糊糊的樣子,因此璃櫻為父親端來了臉盆。于是父親就乖乖拉過臉盆,洗了把臉。但毛巾的存在似乎被遺忘到九霄雲外了,思索著濕嗒嗒的臉該怎麼辦的結果,是決定用自己的衣袖隨意拭去,璃櫻無言地將毛巾放在他手上。與臉不符,慵懶至極的父親,要不是璃櫻無微不至地關照,就連抹布都會毫不介意地抹上臉去。真是個離一絲不苟相去甚遠的,無藥可救的懶鬼父親。大概,都沒有注意到兒子的存在。

 不管怎樣,似乎洗臉之後頭腦清醒了些。目不轉睛地盯著璃櫻。

 “……怎麼回事?才三天你就長這麼大了啊。”

 “……啊?三天?”

 “確實從把你派去紫州算起,過了三天左右吧?” 璃櫻頹然大失所望。

這,這,這個父親實在是──。 

也許是不會像常人一樣增長年歲所致吧,璃櫻發覺父親的歲月感有些紊亂錯雜。就如同蟬的七日與人的七日有所不同的這種感覺吧。也會出現堅信今年冬天與三年前的冬天是同一個冬天的情形(受璃櫻指摘後,他謊稱“這我知道”)。因光陰趁其沉睡期間逐漸流逝,又加上對薔薇姬之外的一切事物都漠不關心的懶散性格所致,無論現在是哪一年的春夏秋冬他都不怎麼在乎。

 就覺得明明把秀麗帶回來了,他卻一直都沒動靜──。

 (才只過了三天嗎,這人心裡──)

 對這個發生了各種各樣形形色色事情的劇烈動蕩的半年,實在是無視過頭了的這個父親,確實是個大人物。 

“…………現在,從茶州的疫病算起,已經過了半年多了。”

 “撒謊。跟你一起去茶州就是在秋天吧。現在正是秋天。”

 “──那是從那時起雪也下了,櫻花開過之後葉子變綠了,接著又變紅了吧!?”

 “這樣啊?雖然覺得好像是這樣,管他呢,就葉子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不妙。只能覺得是他開始出現老年癡呆了。實際上,也到了就算患上老年癡呆也不足為奇的歲數了。不過從璃櫻出生起父親就老是這幅樣子,所以肯定生來就是這種性格吧。璃櫻至今還有個未解之謎,為何那個明智又較真的瑠花伯母,會執著於這個做人不夠格的父親啊?雖說笨拙的孩子惹人憐愛,但他只不過是個懶鬼罷了。情人眼裡出西施也得有個限度啊。

 璃櫻,眺望著兒子,輕輕點了幾下頭。

 “半年嗎?可能,的確是過了那麼久。你長高了一點。看著你,就能明白大致過了多久,很方便,不錯。”

 “請別拿我代替日晷……”

 璃櫻輕輕抬起了一邊的眉毛。那個,總是淡泊無求面無表情,安靜到了不知其存在與否的兒子,居然會變得如此感情豐富地直截了當地頂嘴。

 璃櫻伸出了白若石膏的手。指尖輕輕抬起了璃櫻的下巴。璃櫻瞪大了雙眼。被父親觸摸的情形什麼的,幾乎全無記憶。 璃櫻嚇了一跳。感覺到被對一切都漠不關心地父親,初次認真凝視。 

“父,父親大人……?”

 璃櫻並沒有回答兒子的疑問。並不是不願回答,而是因為懶得回答。而且,對像漂亮人偶一般的兒子的變化比較感興趣。雖然漆黑的色彩相同,但與盡沉虛無無限黑暗的父親不同的,是那如打磨過的黑曜石般的光芒。

 那是縹家長期封閉于似睡非睡之中,遺忘于某處的東西。活著的眼瞳。 

“璃櫻,你,完成了什麼想做的事嗎?”

 忽然,璃櫻端正的臉出現了陰霾。已經不再是只會聽令行事的人偶的兒子,緊緊咬住小小的嘴唇。想做的事?不明白。雖然認為在李絳攸與碧歌梨一事上,如今的縹家出了差錯,但只是想想什麼都改變不了。恐怕必須得做些什麼。但該如何是好呢?總而言之,自己是男的,又無能,是在縹家之中一文不值的人。對縹家來說是視若草芥的存在。單憑自己一人,應該什麼都無法改變。

 只是,“沒有”這句話,為何無法答出呢? 

“……我不明白。”

 對於這個回答,璃櫻覺得很有趣。注意到時,嘴角已然露出笑意。 

“這樣嗎。” 

“……父親大人,有事想請教您。有關紅秀麗的。”

 扼要地從貴陽之事說到把秀麗帶回一事之後,下定決心看著父親,但他的表情全然沒有變化。如果沒有因為把紅秀麗帶回來了,而顯現出喜悅的樣子,那也就不會顯現,怒於明明不救她薔薇姬就會出現了的樣子。就像是,哦這樣啊,的感覺。 

“……那麼?”

 “您,您說那麼,父,父親大人就全無感想嗎?”

 “因為雖然是薔薇姬的女兒,但仍不是我的薔薇姬啊。雖然在意,不過不怎麼感興趣啊。”

 秀麗是死是活,對璃櫻來說並沒有太大的差別。他擁有對於死亡,有多久便能一直等到多久的壽命。即便此後百年也是。因為只不過偶爾去看看情況,所以覺得正好。

 璃櫻驚得目瞪口呆。只要“薔薇姬”不出現,就連女兒都熟視無睹嗎──?!

 要是覺得這是虎視眈眈地等待“薔薇姬”出現之策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他只是發自內心地棄置不顧而已。 

(………。………。父親大人真──是……) 

不,這要樂觀地考慮。樂觀地。他的意思是讓紅秀麗活著也行。 

“……這半年的紅秀麗出現了急遽的變化,感覺她的生命力超乎必要地急遽流逝。父親大人有何頭緒?” 

“因為別的什麼人,擅自在一旁使用她的壽命吧。真是自私自利啊。”

 “……那麼,那個男人,‘醒’了嗎?”

 “大概如此呢。雖然姐姐大人讓他沉睡了,但不是外借他人了嗎。確實在茶州,借了正好近在咫尺的紅秀麗的壽命,使黑仙復活了吧。不過本人清醒之後好像有所領悟了呢。死了才知道人生的嚴酷,這句話還挺有意思呢。雖然與仙人做交易多半會有厄運。不過這正是個不知辛勞,不諳世事的大少爺呢。算是修行吧。”

 眼看著璃櫻的神色逐漸嚴峻下來。

 “‘醒’了的話,就會知道紅秀麗的生命會流逝……”

 璃櫻突然發現了疑點。……父親說了外借給了什麼人。

 “您說外借,借給誰了?” 

“誰知道呢。沒興趣啊。”

 “……說是跟黑仙做了交易,恐怕會被他用那張能言善道的嘴利用,變得不幸的啊。”

 “大概認為他能做些什麼吧。總之,他已經到‘外面’去了啊。” 

“……您知道,幫助秀麗的方法嗎?“ 

“知道的哦。”

 璃櫻滿不在乎直截了當地說道。對著抬起頭來的璃櫻,父親淡然地繼續說道。 

“這你也應該很清楚的哦,璃櫻。”

 ──璃櫻吃了一驚。內心何處有種寂然無聲的寒意。

 “用與姐姐大人相同的方法,延續性命就行了。是吧?”

 有氣無力地從父親處返回的璃櫻,進入室內的瞬間,毛骨悚然地,感覺到了什麼。 

(……怎,麼回事?有什麼,來過了……?) 

時值深夜。恍若湛藍一片的月光,溢滿了整個屋子。

 然而,即便是環視室內,也看似與出門前並無任何變化。首先,配置于屋內四隅的咒符與神鈴,都沒有什麼異常。並不覺得在這個縹本家之中,無能的璃櫻能夠搶在花前面,但總比什麼都不做好。璃櫻感覺到了如殘渣般零星飄浮著的“什麼”,為探知侵入而放置著的神鈴正竊竊作響。 

“……怎麼回事……?” 

璃花的力量無論好壞都很強大。即使沒注意到螞蟻,但如果是大象的話,任何人都會注意到。就算無能的璃櫻配置了連外行人都能使用的簡易神鈴,可一旦璃花到來也是不可能不鳴響的。

 然而,神鈴並沒有鳴響,秀麗也依舊昏睡著。 

(……是,錯覺吧……?)

 即便是靠近秀麗,果然也是以一副與之前沒什麼變化的樣子沉睡著。只是,留有一道淚水劃過的痕蹟。雖然對于她是否會清醒有些許期待,但即使把手抵上她的額頭,也沒有微微抽動的反應。淚水,似乎也只是反射作用。自那之後都已經過了數日,卻也沒有清醒的蹟象。 

“……今天也無所改變,嗎?……算了,沒有異常就好吧。”

 先測量了一下她的體溫、脈搏、呼吸,璃櫻放下心來。是啊,比起心臟停止,勝過百倍啊。

 隨後,璃櫻決定繼續查閱資料。

 在“靜寂之間”中,數量龐大的書籍與卷軸,堆積到了無踏足之處的地步。即便同樣是沉睡不醒,李絳攸之時是由暗示引起的,而紅秀麗的情況似乎是工作過度瀕臨過勞死。一旦體力恢復也許就能醒來,也有可能不會醒來。除了等待別無他法。 

即使睡上個十年左右,璃櫻也不怎麼介意。這個女人有休息這麼久的權利。不管別人想要說些什麼。只有有些擔憂,由于花不知為何遮斷了全部的通信手段,無法與仙洞省或是朝廷取得聯絡的情況,不過也沒辦法。 

(與伯母大人相同的方法嗎……) 

小白鼠飛速竄過璃櫻的面前。從那之後小白鼠時隱時現地,在秀麗週圍徘徊。雖然沒說,不過只要確信是珠翠就夠了。 

因為一個人說話也沒意義,所以璃櫻拎起了小白鼠。 

“話說,伯母大人在什麼地方做些什麼?把紅秀麗帶來了的情況,她不可能沒注意到的……我覺得要是注意到的話,到這裡的瞬間就會跑來,樂顛顛地強佔她的身體的……” 

原本,就幾乎沒有人知道瑠花的寶座所在。實際上璃櫻,也不知道平常璃花會在什麼地方做些什麼。想想的話,這數年來,連靈體之外的本體都未曾見過。 

自那開始,整個宮殿就一副閒散的老樣子。就連璃櫻也有種奇妙的感覺。 即便所有“通路”都被完全中斷,仍舊能夠回來,是因為有從剛花那兒得到特別通行許可證。盡管只限一次,但無論何時何地都能打開“通路”。不過,只認證璃櫻與秀麗。所以沒有帶回燕青或是蘇芳。 

“……珠翠,其實被送去當仙洞令君的時候,伯母大人對我說了,要趁機把紅秀麗送到縹家。……不過我沒這麼做。”

 並不是做不到,而是不去做。就像是忤逆伯母大人,使李絳攸覺醒那般。因為知曉“外面”的世界,璃櫻逐漸會一點一點地覺得“不對勁”。

 “……也是呢,因為我磨磨蹭蹭地不去做,所以伯母大人才使喚你的呢……抱歉。不過變成了這種情況的話,說不定還是趕快帶到縹家來比較好。雖然不覺得伯母大人會為紅秀麗盡心盡力,不過我會說服她的……話是這麼說可我口拙……不,那個孤僻女王一樣的伯母大人,從一開始就沒可能聽我話的吧……”

 啾,不知為什麼老鼠生氣地叫道。璃櫻撩起了瀏海。 

“……我知道的。應該能夠努力的啊,就算是徒勞的努力。不,不過徒勞是不行的。我覺得可能總比什麼都不做強。在至此變得一籌莫展之前。……大概,在我們家,各種事情都是這樣的,肯定。”

 對於最後的話語,璃櫻自己略感驚訝。並不是考慮過後才表露出來的。從到“外面”起,就碰上了形形色色的事情,有種一直在頭腦何處斟酌思量之事,凝聚成形剝落而下的感覺。

 璃櫻嘆了口氣,重重地坐了下來,老鼠啾地一聲消失了。

 此刻,秀麗無聲地睜開了雙眼。





------------------------------




在那個瞬間,鈴,地一聲,神鈴整個碎濺開來。 

璃櫻感到毛骨悚然。有種連脖子上的汗毛都倒豎起來的感覺。這種力量是── 

(伯母大人!?不,但是──)

 沒有到來。

 卻存在。不會錯的,但是,在哪裡?

 環顧四週之後,璃櫻對殘餘的可能性戰栗了。猛然看著秀麗。

 “難道說,伯母大人,已經在裡面──不,但,是什麼時候!?那到剛才為止還──喂!”

 即便是搖晃秀麗,她也一副恍恍惚惚的樣子,目光沒有焦點。 秀麗搖搖晃晃地起身,不知要向何處走去。 

“啊!?喂,等等,等一──”

 想一想力量差的話,應該可以很輕易地摁住她的,但卻被驚人的力量甩開了。

 (騙人的吧。這什麼力氣啊。一手下留情居然就被甩開了──) 

璃櫻用盡全力把她壓到了床上,即便如此秀麗也抗拒著不知想去向何處。即便想要強行讓其昏厥,她的力氣卻強大到了無機可乘的地步。可惡,至少再來一個人的話──。

 正是此刻。接連不斷地聽到了兩聲像是竹子迸裂一般的破裂聲。雖然不知道實際上是傳到耳中的,還是腦中發出的,總之,是在璃櫻他們的正上方。

 下個瞬間,璃櫻被從天而降的不明物體,以驚人的重量壓得扁扁的。 

“────!?” 

真是讓璃櫻覺得背骨是不是斷了的衝擊。為了不讓秀麗都被壓到,竭盡全力好不容易勉強拉開一道縫隙。真是就連起身都不可能的重量。 不久,從上方雜亂地傳來了一些丟人的聲音。 

“……多麼粗魯的送法啊,龍蓮那小子!不,那個,不是龍蓮吧?終於被奇怪的東西纏住了嗎?好像被纏住了反而比較正經了,這是怎麼了啊?嗚嗚,我頭好暈啊。話說,準確到達目的地了嗎?半路上,總感覺像被釣到的魚一樣被從一旁扯住似的……。唉呀,軟綿綿的感覺那不就是床嗎?真是適合我的場所,但我沒有跟男人一起躺著的癖好啊。快給我滾開迅!” 

“我早就已經躲開了啊。你也不要囉唆了,快點下來比較好哦。要是你不想糊塗地自己讓來救的小姐窒息而死的話啊。” “啊?嗯?唉呀,那麼,這個背……是誰?哈,難道說打擾了人家在床上最激烈的時──”

 璃櫻,打出生起第一次聽到自己忍無可忍的聲音。 

“──夠了,快點,給我滾下去!!” 

聲嘶力竭,一字一句地厲聲斥責道。 






“──真是的,你們到底是從哪冒出來的?!” 

雖然被比楸瑛和訊小了整整一輪還多的璃櫻,半帶亂發脾氣傾向地,劈頭蓋臉地大罵了一通,但就連這兩人都心甘情願地接受了。實際上,如果沒有璃櫻的庇護,位于最下方的秀麗,弄不好就有可能會被壓死。

秀麗,正昏厥地躺在床上。雖然得到了庇護,但輕武裝的兩個大男人掉落下來所帶的那份衝擊,似乎卻結結實實地傳給了她。 

勃然大怒地發了一頓脾氣之後,璃櫻也冷靜下來了。 

“不是,從哪呢……你們怎麼過來的?”

 從“外面”強行進入被完全遮斷的此處,除卻羽羽這樣的術士是不可能做到的。不過,仙洞省至此的“通路”出口並不在這裡。說起來在這個房間的任何地方,都沒有“道路”的方陣。況且不可能會在床上的半空中什麼的。

 這就意味著,他們沒用縹家的“通路”就到達了這裡……不可能的。 楸瑛邊擔憂著睡在床上的秀麗,邊回答璃櫻。 

“就算你問我們怎麼過來的,我也……雖然打算拜託羽羽大人,但我弟弟龍蓮卻跑過來插嘴,察覺到的時候,就已經被扔在這裡了呢。抱歉。”

 意想不到的名字,讓璃櫻略有些吃驚。藍龍蓮。……如果是他的話,那不使用方陣就讓他們直接飛到縹家,也就不是全無可能了。倒不如說,藍龍蓮會做出這種事,反倒讓璃櫻驚訝。只要事態不是太嚴重,他就應該是個旁觀者。

 冷靜下來的璃櫻,粗魯地抓了抓漆黑的頭髮。 

“……不,反而,是我們這邊,多虧了你們才得救的,也說不定。”

 “啊?”

 室內被完全的寂靜所包圍。那,並不是所謂的變得安靜。

 而是從秀麗體內透出的,使神鈴整個碎裂的那股力量,被抹得一乾二淨。 

璃櫻望著兩個侵入者各自持有的劍。

 ──“干將”與“莫邪”。破魔的雙劍。 

秀麗安靜下來,應該是因為衝擊,同時也有雙劍的力量。說是空空如也的吧,但這對它們來說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存在與否就是天壤之別。巧妙地將秀麗體內的某種東西祓除了。 

“得救了……”

 對這深長的咕噥聲感覺到了什麼,楸瑛變了臉色。 

“……發生了,什麼事嗎?是與秀麗小姐有關的嗎?”

 璃櫻看著雙劍。這對劍應該是由王與茈靜蘭持有的。 是的,是王的劍。 

“……在此以前,我問一下。你們究竟到這裡來幹什麼?應該最低限度地聽聽,那個女人到紅州之後變成什麼樣子了,我為何要把她帶回縹家。如果你們還要厚顏無恥地,說些奉王的命令來把她帶回去之類的話,我就會狠狠打你們一頓然後扔進禁閉室去。給我小心回答啊!這個縹家可是弱者、傷者們最後的避難所。無論是誰,都不允許侵入這個領域。既然把她帶回來了,那我作為最低限度的縹家人,就有保護這女人的義務。”

 迅像是對什麼感到十分驚訝似的,目不轉睛地盯著璃櫻。簡直就像是,認識極其相似的其他什麼人一般。

 楸瑛靜靜地閉上了雙眼,點了點頭,給我小心回答。正如此言所說。 

“……我明白的。並不是奉王的命令而來的。而是我獨自前來的。去把秀麗小姐帶回來這種話,王一句都沒有對我說過。” 

“那麼,為何而來。” 

總覺得能夠不被璃櫻扔進禁閉室的,只有唯一一個答案。

 楸瑛必須正確回答出,那個除卻一切粉飾的答案。分毫不差的正確。雖然是件困難的事,但對楸瑛來說應該也是可以做到的。並不是因為十三姬的話語,也不是迅,或其他的任何理由,即便沒有這些,楸瑛也有覺得必須前往縹家的唯一的理由。那,應該是璃櫻能夠容許的唯一的回答。 

那是楸瑛的想法,也應該是王的言辭。 

“我聽說秀麗小姐,到最後完成了職務,以瀕死狀態倒下了。當然去縹家的話,就有可能得救。……無論是由我們將她帶回去,還是何時回去,都不好說。王,雖然沒有說,秀麗小姐變成那種樣子是為了自己,但他非常清楚地認識到了。他是絕對不可以說的。而且現在的王,無法為那樣的秀麗小姐做些什麼,也行動不了。但那卻不能成為,就這樣將她交給縹家保管,一言不發,棄之不顧的理由。所以我來了。作為竭盡全力的王的心意。” 

代替什麼也做不了的王,為傳達王的心意而來。只是這份心。 只要看著楸瑛的臉,秀麗就看到了在其身後的王。即便只是如此,也會覺得遠勝於什麼都不做。 

“王什麼也沒有跟我說。什麼話也沒有吩咐我。所以我沒有帶回什麼回復或是報告的義務,不索求秀麗小姐也行。只是,想要知道她的狀況和情形,如果有我能幫忙的事情,也希望能告訴我。秀麗小姐留在縹家也好,出去也好,到何時,得多久,全部都得看她自己。我什麼都不會說的。因為站在這裡的是擅自前來的藍楸瑛。”

 經過了不久的沉默,審查了每一句話語,璃櫻點了點頭,也放下心來。 

這是,王的心意。 雖然說過給我小心回答,但真是無可挑剔的回答。真不愧是藍楸瑛。

 “明白了。這樣的話,行。那麼,那邊的呢?奉何人之命為何事而來?”

 迅看似有趣地瞅著璃櫻暗自發笑。 

“……真,像啊。簡潔明了的詢問方式什麼的,一模一樣啊。”

 “啊?” 

“司馬迅──這樣說比較容易明白吧。不過是捨棄的名字。我因與楸瑛不同的事而來。被某人託付了某事啊。現在這段時間不會是你的敵人一事,我可以保證。雖然可能偶爾會擅自行動一下,但除此之外就跟楸瑛一樣,要是看上去有用的話,你就使喚我好了。”

 璃櫻愣住了。看上去像是在說些正經事,但試著仔細品味一下的話── 

“……不會是,說了些相當耍人的話吧?你。” 

“算是吧。所以我沒有說,是同伴什麼的,信賴我什麼的吧。璃櫻,是吧?我能保證的,只有現在不是你的敵人。我有就算去禁閉室也沒辦法的自覺,但要把我扔進牢裡,可是相當困難的啊。你難道不覺得,比起我溜掉之後,在你不知道的地方擅自行動,那還是在顯眼的地方轉來轉去的,偶爾幫的上忙偶爾擅自行動比較好吧?” 實在是條理清晰、光明正大地說出了,相當無憑無據的歪理。 

“……喂,藍楸瑛,要是司馬一族的話,那就是你們家的人吧。給我翻譯一下。”

 楸瑛撇開了視線。無需回想,從以前起就是這樣的傢伙啊。

 “……不,我覺得無需翻譯,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那個啊,從哪裡的什麼人那裡被拜託了什麼事才到縹家來的,偶爾也可能會擅自行動,但不是我的敵人,所以看起來有用的話就使喚好了是怎麼回事?不明白他什麼意思。”

 “我說你啊!!” “抱歉璃櫻……這家伙就是這種人啊。” 

邊瞪著一副超然樣子的迅,楸瑛邊回想著剛才迅的話語。迅為了什麼到縹家來,楸瑛也不明白,但多虧了璃櫻,得到了一些新情報。 

(現在這段時間不會是璃櫻的敵人嗎?)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目次★
……………………………………………………………………………………………
  【1】彩雲国物語最新刊「蒼き迷宮の巫女」本日発売!
  【2】「彩雲国広報局」HPでサイン会開催中
  【3】コミック「彩雲国物語」月刊ASUKAにて連載中!
  【4】TVアニメ 第2シリーズ放送中
  【5】彩雲国物語 DVDも好評発売中!
……………………………………………………………………………………………

╋─────────────────────────────────╋
┃ 【1】彩雲国物語最新刊「蒼き迷宮の巫女」本日発売!        ┃
╋─────────────────────────────────╋

 最終章に突入し、ますます目が離せない本編最新刊「蒼き迷宮の巫女」発売
です!!  前巻「暗き黄昏の宮」で、秀麗様の安否がわかりホッとしたのも束
の間、彩雲国は今とっっても大変なことになってるんですよね。本当にどうな
っちゃうんでしょうか~。今回は、「巫女」というのが、どなたのことを指す
のかも気になりますよね。前巻を読まれた方は、アノ方では? と思われてい
るかもしれませんが、実は……!? さらに、びっくりするような方が登場して
くるみたいなんですが、いったい誰なんでしょうね~。皆様お待ちかねの最新
刊を読めばきっとわかるはずです~! 
 毎回皆様の注目を集めるかばーに登場している方々もご紹介しますと、まず、
僕の目にとびこんできたのは、強い意志が感じられる真剣な表情の秀麗様とリ
オウ様、いつにも増してかっこいい楸瑛様、そして、その腕の中には珠翠様が
…!? しかも、よーく見ると、何やら「雪」が舞っていますよ~。これは、本
編を読まれてから、もう一度見ていただくと、また色々違って見えてきたりす
るんじゃないでしょうか~。皆様もぜひご自分の目で確かめてくださいね!!

*「彩雲国物語 蒼き迷宮の巫女」雪乃紗衣著 イラスト/由羅カイリ
 角川ビーンズ文庫 定価500円(税込5%) 好評発売中!!

╋─────────────────────────────────╋
┃ 【2】「彩雲国広報局」HPでサイン会開催中!         ┃
╋─────────────────────────────────╋
 クライマックス目前の、本編最新刊「彩雲国物語 蒼き迷宮の巫女」発売
を記念して、前巻「暗き黄昏の宮」発売時に開催し、大好評だった、特別企画
「ほーむぺーじでさいん会」を今回も開催することが決定しました~! 
 わー、ぱちぱち~です。前回見逃してしまったという方や、残念ながら当選
しなかったという方、ちゃんす再びですよ~。
 僕と、同じく官吏の嵐嵐くんが、皆様に最新の「彩雲国物語」情報をお伝え
している、公式ほーむぺーじ「彩雲国広報局」にお越しいただき、「特報」ぺ
ーじから応募できるんです。応募していただいた方のなかから、抽選で10名
様に雪乃紗衣先生の直筆サイン入り最新刊が当たるんですから~!! 4月1日
~4月30日までの期間限定開催ですから、この瓦版で知ったという方は、「
彩雲国広報局」へお急ぎください。皆様の「彩雲国物語」への熱い応援の声や、
最新刊へのあふれる想い、「彩雲国広報局」にてお伝えください。皆様のご応
募お待ちしています~!!

*-*-*-*-*-*-*-*-*-*-*-*-*-*-*-*-*-*-*-*-*-*-*-*-*-*-*-*-*-*-*-*-*-*-*
くわしくはこちらを! ↓
 【「彩雲国物語」公式HP「彩雲国広報局」】
http://www.kadokawa.co.jp/saiunkoku/

╋─────────────────────────────────╋
┃【3】コミック「彩雲国物語」月刊ASUKAにて連載中!          ┃
╋─────────────────────────────────╋

 雑誌「月刊ASUKA」にて大人気連載中のコミック「彩雲国物語」!!
 新人官吏として奮闘する秀麗様の姿が、由羅カイリ先生の描くコミックで
楽しめちゃいますよ~!  「彩雲国物語 花は紫宮に咲く」の内容を描いて
いるので、春になって新しい環境でがんばるぞという方にもぴったりですね~。
 ふろくには、秀麗様、影月様、龍蓮様、そして、碧珀明様、という国試同期
及第の4人が描かれた特大ポスターがついてくるんですって! 皆様のお部屋
に飾るのにぴったりだと思いますので、気になる方は、「月刊ASUKA」
最新号をみてみてくださいね~!!
 さらに、コミックス「彩雲国物語」も、第1巻~第5巻まで、絶賛発売中
です。黄奇人様の仮面の下の素顔が見られたり、特別描き下ろし短編が読めた
り、とコミックスならではのお楽しみがいっぱいですから、「彩雲国物語」が
大好きな皆様には、こちらもおすすめですよ~。

*月刊ASUKA2010年5月号(2010年3月24発売)

*あすかコミックスDX 「彩雲国物語」1~5巻 由羅カイリ 原作/雪乃紗衣
 B6判 第1巻~第3巻  定価546円(税込5%) 
      第4巻 定価567円(税込5%) 第5巻 定価588円(税込5%) 

 発行元:角川書店 発売元:角川グループパブリッシング
╋─────────────────────────────────╋
┃ 【4】TVアニメ 第2シリーズ放送中!       ┃
╋─────────────────────────────────╋
 アニメ「彩雲国物語」第1シリーズが、NHK BShiで放送中です!!
見逃してしまっていた貴方も、もう一度見たい貴方も、ぜひともご覧あれ!!

*-*-*-*-*-*-*-*-*-*-*-*-*-*-*-*-*-*-*-*-*-*-*-*-*-*-*-*-*-*-*-*-*-*-*
 NHK BShi 第2シリーズ放送中
 毎週月曜     午後6:25~

くわしくはこちらを! ↓
【NHK「彩雲国物語」公式サイト】
 
http://www3.nhk.or.jp/anime/saiunkoku/

╋─────────────────────────────────╋
┃ 【5】DVDも好評発売中! ┃
╋─────────────────────────────────╋
 あの名場面が何度でも! 
 TVアニメの第1シリーズ、第2シリーズともにDVD全13巻大好評発売
中です!! 豪華キャストによる新録ナレーション入りの第1シリーズの特別総
集編「彩雲国絵巻」も全3巻(各3話収録)で好評発売中!

*-*-*-*-*-*-*-*-*-*-*-*-*-*-*-*-*-*-*-*-*-*-*-*-*-*-*-*-*-*-*-*-*-*-*
くわしくはこちらを! ↓
 【フロンティアワークス「彩雲国物語」スペシャルHP】
 
http://www.fwinc.co.jp/saiun/

┏━━━━━━━━━━━━━━━━━━━━━━━━━━━━━━━━━┓
 彩雲国広報局局員 霖霖(リンリン)より皆様へ
 ここまで読んでくださって、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瓦版でご紹介している情報は、ほーむぺーじ、「彩雲国広報局」で、僕と
 嵐嵐(ランラン)くんの2人でお届けしている「彩雲国広報局・広報局事
 務室」でもお知らせしています。ほーむぺーじならではの新鮮な情報はも
 ちろん、国王・紫劉輝様の独り言「劉輝の部屋」では、主上とお客様のお
 話をのぞき見できます。「彩雲国広報局」を携帯でもご覧になりたい方に
 は、「彩雲国広報局~もばいる分室~」もおすすめです。ぜひぜひ遊びに
 きてくださいね~!!
 皆様の心に春をお届けできましたでしょうか~? 次回は、夏の盛りに、
 「ザ・ビーンズVOL.15」の情報をお届けできたらいいな~と思ってます!
 何やら、「彩雲国物語」情報てんこもりの予感ですよ…。どうぞお楽しみに~!!

http://tieba.baidu.com/f?z=586201459&ct=335544320&lm=0&sc=0&rn=30&tn=baiduPostBrowser&word=%B2%CA%D4%C6%B9%FA%CE%EF%D3%EF&pn=0 后宫·爱 http://tieba.baidu.com/f?kz=445520675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