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0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ついにコミックス第1巻発売!
表紙×巻頭カラーで登場!
小田すずか×神永学〔心霊探偵八雲〕
  とじ込み付録〔八雲掛け替えコミックスカバー〕
ダブル付録
ブックカバー&クマハチコインケース
早く読んでほしい。可愛さ炸裂!
  松本テマリ×喬林知〔今日からのつく自由業!〕
アニメ化企画進行中! 最新情報あり
小田切ほたる〔裏切りは僕の名前を知っている〕
新連載
梶山ミカ〔あやはとり召喚帖〕
〔彩雲国物語〕も緊急参戦!




月刊あすか 2009 10月号 CONTENTS

「心霊探偵 八雲」
「ZONE-00」
「裏切りは僕の名前を知っている」
●「主人と執事様!?」
●「極嬢☆飴色デイズ」
●「あやはとり召喚帖」
「今日からのつく自由業!」
「宮廷神官物語」
「彩雲国物語」
●「お帰りなさいませコンビニへ!」
「スウィートガール」
「薔薇嬢のキス」
●「東京デッドライン」
「胡鶴捕物帳」
「テイルズ オブ ジ アビス -追憶のジェイド-」
●「学園GOD!」
●「神は祓えど世は妖かし」
「瑠璃の風に花は流れる」
「逢魔警察 ソラとアラシ」
●「リアルロデ ~ガール・ミーツ・プリンス~」
「コードギアス 反逆のルルーシュ」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二個月後

天空,隨著夏天到秋天,變化萬千。

有人往銀狼山前進。燕青躺在稻草堆中,仰望天空。

一張臉卻倒映入眼簾--原來是茶鴛洵。

“徒弟要是這麼無精打采的話,南師傅也會沒精神的喔。”

“嗯............能聽到老爺說話,真是太好了。”

茶鴛洵看到燕青擺出一副猙獰怪異的表情,二話不說就先給他一拳。

“我不是說過,遇到危險就要逃走嗎?為什麼不聽我的話而擅自行動?!”

據說,茶鴛洵用少數人偽裝而集結的軍隊,正是阮小五所說的“難以置信的最強軍隊”。

由宋隼凱(宋太傅)、黑耀世(黑大將軍)、白雷炎(白大將軍)、司馬龍,另外還有許多可說是“超級厲害人物”組成的一支軍隊。

確實,見到宛如怒濤般的船隊蜂湧而來時是足以令人驚訝的。而且,因為看起來茶鴛洵對於“依賴水軍”這事頗有自信,於是眾人便紛紛推測有機動部隊。

(巧妙地把部隊帶到這裡也是略見一斑)

而且,據說,這全都是茶鴛洵的一封書信召集而來的,憑藉一己之力。

他們用數個月的時間重新組織東華郡府的軍隊,徹底重新進行鍛鍊。周圍村落及街道上的襲擊事件屢次慘敗,沒有其他原因,正是軍隊不斷變強的原因。

當然,除了阮小五之外,還有許多間諜被分配到梁山進行探測,那時也做好了迎擊的準備。

然而,燕青卻太過於相信自己的實力,不信任茶鴛洵而擅自行動,結果......親人和朋友,兩者都沒能保護到,失去一切。

“燕青,那時打架是不對的。但沒有傳達消息給你是我的失誤。”因為指揮其他部隊而離開此地的茶鴛洵,回來時從阮小五那聽到只剩下燕青一人時已經早上了。

茶鴛洵頓時臉色慘白,帶領軍隊攻向山上之際。

所有一切,都已結束了。宋隼凱(宋太傅)、黑耀世(黑大將軍)、白雷炎(白大將軍)、司馬龍,面對此情形感到啞口無言。剩下的,只有堆積如山的屍體和充斥耳際的哀號。

只有一天,梁山便淪陷了。

此後,燕青處於消沉狀態。日復一日,他在梁山及梁山周圍尋找那個被認為消失無蹤的朋友。

“茶老爺,有什麼消息嗎?”

“沒有......很抱歉。”

倒是從某個關塞那傳來一份類似少年的消息,但其中提及少年和父母親及小女孩三人在一起,應該是認錯人了。

“這倒不錯啊。師傅說‘要是沒有找到屍體的話,那一定還活著。’所以我相信,一定還可以再見面的。”

然後,不會獨自一人。

不會再次......

“我說,茶老爺,有什麼事嗎?”

“對了......燕青,從今天開始就以當官為目標視著學習吧,以文官為目標......”說完這些話,茶鴛洵便決定了。

“要是有決心的話,我就會栽培你的。我偶爾會回來,到時候回來看你的表現,如何?”

“嗯!我要做。我會的!”

成為文官的話,便會像茶鴛洵一樣,能夠用很大的權利守護更多事物。這樣就不會有任何傷害,便能守護自己重要的事物。

而且,成為武官的話,便能幫助二哥。這也是和二哥的約定。雖然繞了遠路,但還是回到那個地方。

“我雖然很笨,但是我會努力的!”

“沒關係。即使很笨也能提供可靠的輔佐。最重要的是現在這樣的你。”

......老爺,這話怎麼說?”

茶鴛洵暗藏笑意,拂袖而去。

“燕青,你去阮小伍那玩吧”

“又要去?為什麼?”

“去借錢啊,應該沒問題吧.....

自從和阮小五上街用錢買東西之後,師傅便對“商店”產生濃厚的興趣。好像是因為人們都笑的對彼此對談,不管是誰都會買東西的人微笑以對。

然而,在商店買東西視需要付錢的。於是,南師傅便學會了“借錢”。

我說,師傅。借了錢得還錢的吧?還有,蘋果的話,一旦摘了下來吃完之後把種子埋進土裡。樹木便可以有很好的生長。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距離清所在的地方越來越近了,但不知道為什麼,卻是一種可怕的寂寞。

像是為了要除去夏天沉悶的熱氣一樣,風從山上吹來一股刺鼻的臭味,燕青詫異的睜大眼睛。

濃烈的血腥味混著死屍的臭味--好不容易抵達的燕青,最先映入眼簾竟是一片怵目驚心的景象,屍體堆積如山,血流成河。

清半跪著,在這些悽慘和靜寂的死屍中,全身染上腥紅的鮮血。

“--清!”

隱約之中,清苑看起來似乎有些反應。

燕青跑向清,一看便知受了致命傷,正確的說是滿身傷痕,腹部雖然受輕傷,不過,出血量很多。

“清--笨蛋五郎,到這種地步為什麼還要戰鬥,為什麼沒有逃走?”

清緩慢的眨了一下眼睛,看到燕青,於是便放下心來鬆開手中的劍。在附近茂密的草叢猛烈地搖曳著,燕青轉頭看到一個小孩子,顫抖著蹲在那裡。

“小孩子!?為什會出現在這種地方--”

“--怪物!!”

孩子臉色慘白,大聲哭喊著。

“這傢伙不是人,是妖怪!那樣的東西才不是人!父親就是被那個妖怪殺死的!!把笛子還來!”

孩子的胸前有個似曾相識的笛子搖晃著。跟燕青交給清的笛子是一模一樣的,那孩子還緊握著沾了血的匕首,手指用力到僵硬的程度。

“在明白發生了什麼的時候--眼前感到一陣暈眩,燕青險些想打死這個孩子。

你知道在之前是誰保護了你嗎?這傢伙就算是自己被刺傷也還是想保護你到最後!甚至變成這樣......

身心都已經滿是傷痕,也還在保護你。

沒有對孩子動手,而是緊緊抱住了清,燕青淚如雨下。他更想打自己一頓。

“對不起............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我來晚了。留下你獨自一人,只想到自己的事,卻無法來得及保護你。”

燕青一邊抽泣著,一邊把清苑的頭輕放至自己的肩膀上。

“一起走吧,清。”

一起吧。

“和我還有師父一起。即使你討厭我也可以。我心胸寬闊,完全不介意喔。因此一起走吧,我不忍心把你一個人扔在梅太郎下面睡覺而不管呢。”

清苑腦中響起燕青的聲音。

在燕青的身邊感覺很好。

在這裡清苑可以不用戰鬥,也不會受傷。只要抬頭,超越燕青的肩膀就可以看到藍天。

簡直把話當真一樣,以至夏日蒼穹,萬里無雲。映出的便是燕青的青天。

......全部......都結束了嗎?”

“都結束了。已經沒關係了,別說了,現在得帶你到師父那裡療傷才行。”

清苑想想,接著斷斷續續的說道

......先帶我到中央要塞去......

“中央要塞!為什麼?”

“那裡面......
有止血藥和繃帶。”

清苑故意這樣說道。

“原來如此,要止血啊!我們到處放火,只剩那裡沒燒。好,出發!”

清苑用盡全身力氣將胸前的笛子扯下,遞給孩子。孩子的臉頓時扭曲,他不覺得有誰會像自己為父親的死而哭泣那樣為清苑流淚。

和自己最小的弟弟同樣年紀的孩子啊。不知怎麼的,總覺得他的臉與劉輝相似。

因為保護了他,所以感到很安心。

“無法讓你有殺死我的機會,真是抱歉啊。”

孩子緊咬嘴唇,一把奪過笛子。燕青想要打他,但想了一下還是停住了。

燕青心裡也很明白。

這孩子的憤怒,憎恨和殺意,全都是清苑應該承受的。

不過,燕青也有權利糾正。

“小子,是清拚命守護你的,換作是我也會把你藏在身後保護你。但是如果你還是想要刺殺這傢伙的話,那麼我會一直保護他到底。”

燕青把清苑背在身上,轉身離開那孩子的時候,聽見斷斷續續的聲音。

“其實,我知道的。父親並不擅長吹笛子。但在聽著笛聲的時候,我卻能感覺到他還活著。本來不是要去尋找,只是聽笛聲就好了,但還是忍不住見面了。”

這才看到拿著短笛的人不是父親,事到如今也沒有辦法了。等清醒的時候,手裡已經握著這把小刀。
“對不起......
真的很對不起。你不能死啊。”

清苑在燕青的背上,聽到那孩子的聲音。

燕青回頭看著那孩子。這傢伙正努力接受父親已死的事實,卻偶然招來了如此的不幸。

燕青從孩子的手中拔出那把短刀,怒氣彷彿銷散一般,離開了。

燕看快到中央要塞,燕青被眼前的情景嚇了一跳,中央要塞失火了。

“喂,等一下,這是誰放的火?!”

清苑好不容易睜開眼睛。是“智多星。”

“還有事情要完成”。智多星曾經這麼說過。

最後的工作。但是,那個人的話,總是優先考慮別人,死亡自然不是他的目的。

火焰。黑煙--黑煙。

狼煙引來官兵。同時,在每個人的眼裡都清楚的看到“殺刃賊”的末日。

這就是那個人的最後工作,但是他沒有那雙火焰燃起時能夠逃跑的腳--會一起同歸於盡。

“清,在這裡等一下。火焰還沒有蔓延到倉庫,那裡大概還有藥和繃帶。”

燕青忽然看到那把短刀。

刀,復仇。

已經不能再想了。再這樣下去,清便會面臨死亡,暫且把仇恨都沉至心底最深處。

......
清,我......不想和晁蓋成為同樣的人。清,讓你遠離死亡如此的近真是不好意思。我左臉頰的傷,給我消失吧。”


清苑慢吞吞的看向燕青。這是一種少有的,相當壓抑的表情。

清苑想起經常自言自己很失敗的燕青。

在月光下,可以看見右手沾滿鮮血的劍和按住右臂的燕青。

(和晁蓋是一樣的?)

這個笨蛋到底想到哪裡去了,他和晁蓋完全不一樣。

清苑沒有說話,卻一把奪過短刀,手腕使勁的劃過,燕青臉頰上的一字型變成十字型刀疤。

鮮血直流。

“你還真狠!連我的眼睛也差一點被你劃掉!”

“哼......我有那麼遜嗎?”

“精神很好嗎--明明一副奄奄一息的樣子,在這等著,我馬上回來。”

清苑只是挽留了燕青一下。

......唉,去......晁蓋臥房的......床底下......有一道通往地底的暗門......從暝祥那聽說的。”

清苑隨意撒謊,燕青打算前往察看。聽起來確實很可疑呢。晁蓋的確是完全沒有使用過自己的臥房。也許那裡是暝祥放置物品和做壞事的證據的地方。

“好。那我去啦。”

燕青頭也不回的飛奔而去。

......又是獨自一人了,清苑看向天空。

純境而深藍的天空。安靜的山。

老鷹的叫聲在遠方回響著。

“一起走吧。”

......看是是不行了。

在那傢伙的身邊,感覺太美好了。好到連自身的罪孽深重都忘的一乾二淨。

“ 殺人犯。”

清苑已經陷入深淵之中。雖然一再的被稱讚肯定。但是,自己的罪孽只有自己清楚。

.......小孩的父親是赤手空拳,清苑承認那時殺了他。

就這樣,那時用這雙手殺了很多人。不是暝祥奪去的,而是自己捨棄一切。

無論是榮譽、自尊還是人的內心,或許可能帶來幸福的事物自己都不配擁有......就連和燕青一起走的資格也沒有。

清苑這時第一次體會到,以前的自己有多麼自私,冷酷而傲慢:是一個毫不在乎傷害他人的畜牲。

因此也被藍家棄之不顧了。

誰也不幫自己。猜疑、輕視他人,沒有寬容慈愛之心的自己怎能適合當王呢。

正是這種人間煉獄,才適合清苑所在之處。

(燕青。)

是個與自己個性相反像太陽的人。

燕青就算嘗足苦頭也要一而再再而三回來解救清苑,就像是給已經枯萎的植物拚命澆水一樣。

一起去吧,去一個能讓你開心的地方。

這裡只留下那如同笨蛋般的話。

清苑慢慢的站起來,只回頭看了中央關塞一眼。

然後,清苑的身影便消失在夜幕中。

平靜的等待直到最後的“智多星”,在一陣熱鬧的喊叫聲中睜開眼睛。

“哇--火勢太大無法控制了!”

智多星張大眼睛。這個聲音是......伯夷大哥?

經常有人說,自己的聲音和大哥相似。

......可是,大哥已經不在了。

那天,智多星--浪叔齊因為領取準試以首席及第報告而晚歸的時候,家已不像一個家了。

那麼,這個聲音莫非是......
燕青?

剛在思考是誰突然'闖進來,那人一頭撞上棋盤停了下來。

......叔齊沉默了。

的確是燕青沒錯。可是,行為還和五歲時完全沒變。

對面的少年站了起來。

“好痛啊!為什麼棋盤會放在這裡--”

感覺到背後有人,燕青便轉過頭看。

看到那身影,叔齊笑了。真的長大了。“智多星”差點哭出來。

最初,燕青只是眨著眼,好像在哪見過這張臉,回頭才注意到,與洗臉時看到的自己很相似。

而且,在那之前。

在燕青的腦海中浮現幾幅畫面。

家裡每增加一個孩子都會請畫匠描繪肖像的父親。燕青每天遊玩的時候都會看到那些排列在迴廊裡的畫像。那之中的--

心臟忽然不停跳動。應該毫無理由活下來的。

應該都被晁蓋殺了。

......對了,那時到處都是七零八落的屍骨,燕青確實沒有確認全家人的臉。

再次回家的時候全家人已被埋葬,也立了墓碑。

二哥微笑著。與那時畫像上的表情一樣。

“燕青。”

那瞬間,燕青理解了。在那遙遠的夢中,而且是在銀狼山的時候,一直呼喚著燕青的聲音。

在看見二哥沒有雙腿的時候。

燕青的表情扭曲。緊咬著牙。兄弟姊妹中頭腦最好的二哥。

在任何人的面前都不表現出真面目的參謀“智多星”。

沒有詢問過他為何這麼做,所有兄弟姊妹中最善良的、正義感最強的二哥。

二哥成為“智多星”的理由。

“二哥......”燕青輕輕的呼喚著,也那樣確信著,“是為了我,才來到這裡的。”

叔齊語塞,本來以為燕青會問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可是燕青卻打破沉默。

“不......不是,我是為了自己,才和晁蓋做交易待在這裡。”

“什麼交易?”

燕青帶著一種悲愴的表情試著努力冷靜下來,彷彿已經知道了答案一樣。

“為‘殺刃賊’謀劃策略,稍有一絲怠惰就痛下殺手......所以我......

“哼......不過那個,如果說有疏失的話,正確的說是“若有一絲鬆懈就殺了浪燕青吧。”

叔齊這次無言以對。燕青閉上眼睛,憶起往事。

“二哥......那天,你是什麼時候回家的?”

......

“不是公佈準試結果的日子嗎?因此,二哥也晚歸了。”

......不是......

話說那一天將結束的時候,晁蓋在等一個人。他那時可是說“總算等到你了。”

的確,燕青回家的時候,晁蓋就是這麼說的。

“最後一個終於回來了嘛......哼!”

二哥你注意到我還在別的地方貪玩而沒有回家。因為只顧著玩的就只有我。

因此二哥才和晁蓋做交易。

趕盡殺絕的晁蓋,是不會有倖免任何一個人的。因為二哥明白,以自己的死來作為交換放過燕青,即使這樣做還是沒有意義。

叔齊想起自己所說過的話。

雖然被毆打,和家人一樣砍斷雙腳,但既然知道了弟弟還活著自己就絕對不能死。

“我為殺刃賊工作,為你引誘獵物,絕對不會逃跑也不會手軟,更不會自殺,所以......

所以,不管怎樣只要你放過燕青。








叔齊擠出一絲笑容,看起來有點勉強。

什麼啊......當時我甚至連你的是否還活著都還不確定。本來晁蓋那種人能否遵守約定就很令人懷疑。

燕青也明白,當時晁蓋鋼本部把自己的死活不當一回事。

嗯,二哥的確不能確認晁蓋是否放過我。

“大概......那時二哥你已沒了雙腿,所以也不能確認。”

燕青的眼裡浮現出血腥的那一幕。

在那被被血淹沒的府邸的某個房間裡。被斬斷雙腿平躺在那的二哥,聽到我回家時開門的聲音。

“然後是我被晁蓋折斷手腳絕望的叫聲......還有二哥你一定邊流淚邊祈禱著。”

“晁蓋對你說放我一條生路,二哥當時只能相信晁蓋所說的話。”

因此......二哥成了智多星。

雖然不知道弟弟是否還活著。但是,在叔齊違背約定的瞬間,說不定在某個地方還好好活著的燕青,會再次被晁蓋殺掉。

儘管只有微乎其微的可能性,叔齊並沒有放棄,所以謀劃策略時一次也絲毫不鬆懈。

身為“智多星”在這裡活了八年。

只為了燕青。

有著比任何人都還要有正義感且溫柔善良的二哥......捨棄自己。

叔齊終於放棄了掩飾自己。

如果茶鴛洵行動的話,“殺刃賊”就結束了。

為了彌補自己所犯下的錯,主動把殺刃賊的幕後主謀揪出等著被逮捕。

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偏偏在這時看到了自己的弟弟,而弟弟也沒有料到會遇見自己的哥哥。

在燕青面前,叔齊的表情鬆懈下來,閃過一絲微笑。

“是啊,既然你還活著我很高興,我真的很高興。已經不需要遵守那個約定了。所以,沒事了,燕青......即使不為了你而活......也可以了......

即使不為了你而活也已經沒關係了。

燕青的表情驟變。

“二哥身體那麼虛,而且那些奸吏肯定有很多計謀,根本應付不了。所以,我一定要成為一個武官來幫助二哥。

二哥就算是被抓住了也會保護燕青。

......無法保護,也無法幫助二哥。

燕青卻日復一日只想著復仇。

於是,問也問夠了。

“燕青你也殺了晁蓋,現在的我只想在梅太郎底下睡一覺。我好累,已經疲憊不堪了。”

想要好好的睡一覺,在一個沒有殺戮的地方。

--不過,二哥所承受的痛苦,是燕青無法體會的。

燕青緊抱著二哥。

沒有雙腿的二哥,看起來比燕青的身軀還小。燕青抱著纖細的二哥放聲大哭。

叔齊也緊抱著燕青。總覺得看到了久違的夏日的天空。

“永別了......燕青。”

燕青抽泣著,同時又吸幾口氣,只為了回應二哥的話。

“你很累了吧?已經足夠了。可以好好的睡一覺了,好好休息吧,二哥。”









叔齊微笑著,回應道--好好休息吧。






(版主廢話:看完這一篇我也忍不住也想哭。覺得燕青的二哥犧牲了很多,替二哥感到不捨。對了,還有第十章,也就是終章,請大家還要耐心等候。抱歉!)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発売日:2009年7月9日
定価(税込):600円

ライトノベルコミックの金字塔
巻頭カラー

由羅カイリ×雪乃紗衣〔彩雲国物語〕
  特別付録〔彩雲国物語〕ポスターカレンダー
一挙掲載100P!
加藤絵理子〔夢幻のかけら〕
大人気シリーズ
柴田五十鈴×清家未森〔身代わり伯爵の冒険〕
スペシャルピンナップ〔ZONE-00〕by九条キヨ
片桐美亜〔胡鶴捕物帳〕 結賀さとる〔ゴールデン・コリドール〕
感動の最終回
クロム・ブレイカー、暁の誓約、精霊学者奇談 黎鏡花伝、マーベラス・ツインズほか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国王:紫劉輝のひとりごと

劉輝:「余の部屋へようこそ! 涼しい風が吹いて、心もさみしくなりそうな秋だが、今回は、邵可が一緒にいてくれるので、心強いぞ!! 欲を言えば、兄上か秀麗もここに居てくれればさらにうれしいのだが・・・」
邵可:「主上、何かおっしゃいましたか? 」
劉輝:「いやいや、邵可がこうして余と月見をしてくれて、うれしいな、と言っただけだ」
邵可:「そうですか。さあ、お茶の用意ができましたよ。それに、こちらも、よろしければお召し上がりください」
劉輝:「おおーー、月見だんごではないか!! はっ、待てよ!! 邵可、もしやこれは・・・!! 」
邵可:「ええ。秀麗がつくった、特製『当たり入り月見団子』です」
劉輝:「秀麗特製!? さっそくいただくぞ!! (あわてて口に入れる)、ぐっ!! 」
邵可:「そんなに一気にほお張るから。さ、このお茶を飲んでください! 」
劉輝:「(あわててお茶を飲み)ぷはーー。すまぬ。しかし、相変わらずのにが、うまい茶だ。この茶を飲んだ後には甘いものがほしくなるから、だんごにぴったりといえばぴったりだな・・・」
邵可:「主上、慌てて召し上がったから、当たりのだんごだったかどうか、わからなかったんじゃないですか?」
劉輝:「当たり? 普通のだんごと違って、中に黄身あんが入っていたのはわかったぞ。月見に見立ててだろう? さすが、秀麗」
邵可:「いいえ。それはスカなんですよ。当たりは、同じ黄色でも、栗がまるごと入っているんだそうです」
劉輝:「栗? それは気づかなかった・・・。待てよ? 最後ののどにつまったあれがそうだったのかも・・・」
邵可:「それは、もったいなかったですね。ちなみに、当たりがあればハズレもある、ということで辛子あん入りだんごもあるそうですよ」
劉輝:「(ゾッとして)邵可・・・・・・、そういう大事なことは食べ始める前に言ってくれ・・・・・・」





------------------------------------






劉輝:「歡迎來到孤的房間! 雖然現在正值涼風吹拂,似乎連心情都會跟著淒涼起來的秋天。但這次,因為有邵可陪我作伴,所以沒問題!!如果說有什麼想要的話,皇兄和秀麗也能在這的話孤會更高興了…』


邵可:陛下,您剛才說了什麼嗎?


劉輝:沒有沒有,孤只是說能像這樣和邵可一起賞月,真是開心啊~


邵可:是這樣嗎?來,茶已經準備好了。還有,這個也請您嘗嘗。


劉輝:喔喔──!!這不是賞月丸子嗎!啊、等等!邵可,該不會這個
            是……!
 

邵可:是的。這是秀麗特製的『抽獎賞月丸子』。


劉輝:秀麗特製的?! 那話不多說趕快來吃吧!(急忙放入嘴裡)唔! 

邵可:您吃得太急了,來,請先喝點茶!! 

劉輝:(急忙喝一口茶)呼啊──抱歉。不過,這茶一樣是這麼好喝呢。喝了這茶之後就會想吃點甜點,和丸子還真是相配啊… 

邵可:陛下,您這樣急急忙忙地吃掉,這樣不就不知道有沒有中獎了嗎? 


劉輝:中獎?孤知道這裡面有放蛋黃,和普通的丸子是不同的。就像是賞月
             的月亮一樣對
吧?不愧是秀麗! 

邵可:不是的,不是指這個。所謂中獎的是,同色是黃色,但是似乎放的是
             栗子。
 

劉輝:栗子?這孤就沒注意到了……等等!最後卡住喉嚨的說不定就是那
            個…

邵可:那這樣真是太可惜了。順便一提,既然有中獎就會有沒中的,這樣說
            來,沒中的似
乎是放了辣椒的樣子喔!

劉輝:(背涼了一下)邵可……這種重要的事在吃之前就要先說啊……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可以啊。因為你的心意我已經收下了,所以我可以給你一個回禮。」

 

黎深的肩膀抽動了一下。

 

「……真的?」

 

「嗯。不過,必須是我做得到的事才行喔?」

 

「所以說是真的囉?好,你聽著──」

 

此時悠舜不知為何,突然有股不小心和魔王做交易的討厭預感。

 

唉呀?

 

「那麼,和我一起出仕吧!」

 

「……啊?」

 

「這是我多方考慮後的結果,雖然沒興趣,但我還是決定當官。只不過,悠舜你也要一起來任官。可以吧?剛才已經約好只要是你做得到的事你都會答應的吧?下次我帶你一起去大哥的宅邸,鳳珠如果想跟來也可以。然後我還有其他各式各樣的計畫,要是你跑掉了我會很困擾的啊!」

 

悠舜用手撐起臉頰,以比平時更深邃些許的眼神望著黎深。

 

「……你想和我在一起是嗎?」

 

「什…你搞錯了!我是說要和你一起做事!」

 

這有什麼不一樣嗎?

 

曾經對悠舜不屑一顧的少年。

 

那個時候,悠舜並不存在於黎深的世界。

 

沒錯,即使他人就站在黎深眼前。

 

現在和那個時候,到底有哪裡改變了?

 

於是,悠舜做出答覆。 





----------------------------------------






「真是個笨蛋。竟然想用自己的『願望』讓你出任官職。」

 

皇毅趾高氣昂地看著黎深剛才離去的那扇門。

 

就連自己曾經對悠舜見死不救的事情都不知道。

 

皇毅的嘴角露出諷刺的笑容。

 

「什麼『是誰說我不會出仕的?』,明明就一直在胡扯說什麼你絕對不要。」

 

悠舜瞪著皇毅。

 

「……都是因為你不肯釋放子美,才會害我陷入要和戩華王做交易的窘境。」

 

「我哪有眼睜睜讓功勞跑掉的道理?反正你也不打算依照交易,認真應考到最後,然後出任官職吧。」

 

「……我才剛打算蹺掉殿試,就被人給發現了,而且還被說要是不遵守約定,就要讓旺季大人降職什麼的。真是太差勁了。再說不知道是哪個人,還特地全力配合,連考試日期都更改了。」

 

「你待在國試組會比較方便。」

 

悠舜整理房間是為了出任官職而做準備,黎深似乎是誤會了什麼。

 

「真稀奇啊,你竟然會這麼在意志美。」

 

「……沒什麼,我只是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以前?」

 

「……『真的有這樣的人啊』,我當時是這麼想的,對變得無法行走的我,說什麼『當南天竹的果實落盡,就會有好事發生』的天真過頭的人。」

 

「……那是誰啊?旺季大人嗎?」

 

「沒錯。當我心想『到底在說什麼啊』的時候,他卻說是『春天』。我那時真的是啞口無言,所謂春天,只不過是種輕浮、感覺沒腦袋的景色罷了,不能行走,還有腳的疼痛,什麼都不會改變啊。我又想他的意思是不是要帶最好的名醫來看我,結果答案還是『春天』。」

 

原本以為對方是看自己年紀小,在愚弄自己,不過旺季卻是非常認真的。

『如果明年還能一起看的話就太好了。』

 

雖然對身為一般士兵的志美而言是象徵光明的季節,

 

但對旺季而言,春天卻是戰鬥的季節。

 

在冬天停戰,在春天開戰,這是常識。

 

……所謂一起看春天什麼的,可以做這種輕浮事的時間,只有在和平的時代才可能有。

 

總有一天沒有那個人的春天會來到也說不定,當悠舜看著志美的時候,想起了這件事。

 

「……因為是為了旺季大人而參加考試,所以出任官職也是為了旺季大人。」

 

「那當然。但是話說回來,你這回當好人都當到讓人全身發冷了。」

 

「這樣會更容易達到目標吧?一個人好,全身都是空隙,總是需要被保護的人。能釣到這麼多大魚真是太好了,不過……」

 

想起黎深和鳳珠,悠舜突然笑了出來。

 

「當個好人,感覺還蠻愉快的。」

 

「你很中意那些傢伙嗎?」

 

「嗯,沒錯。」

 

悠舜露出讓人分不清究竟有幾分真心的笑容。

 

「你從以前開始就特別喜歡笨蛋哪。在時機到來前,就隨你高興吧。反正最後你會選擇的也只有唯一一個人而已。」

 

悠舜雖然幫助了劉志美,但反過來說,除了志美以外,悠舜誰也不會幫。

 

就算喜歡的東西有一百個,到頭來還是會毫不迷惘地選擇一個, 只選擇那唯一的一個。


悠舜笑了起來。

 

「嗯,你說的沒錯。」

 

但是在那一刻到來之前,就奉陪某人的人生也無所謂。

 

直到回歸自己人生的那一刻為止。

 

最後,皇毅突然問了悠舜一個問題,那個他後來被詢問了幾百次的問題。

 

「你,到底是怎麼馴服那個紅黎深的?」

 

怎麼馴服?

 

事實上應該是相反才對。

 

悠舜完全不曾對黎深做過什麼。

 

只是黎深自己跑進他的世界,然後就待在那裡不出來罷了。

 

理由是什麼,他根本不知道。

 

不過呢,也好,就稍微陪他一下好了,在假期當中。 




(版主廢言;抱歉!讓大家等這麼久,你們一定等得不耐煩了吧.....因為版主是高三生,得開始拚了!最近彩雲國新書能就沒有消息....這一兩天就會把《空の青、風の呼び聲》終章翻譯出來,真是不好意思....總覺得最後這一段話有伏筆......該不會悠舜是黑悠舜吧 !)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從現在開始

 

即將面臨挑戰

 

 

這個挑戰的意義重大

 

 

我得去面對

 

 

並且解決

 

 

一定要度過難關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志美離去後數天──

 

悠舜在分配給國試及第者的狹小宅邸裡,慢慢地整理著行囊。突然,他像是想起什麼而笑了起來。

 

雖然是否有實際功效還頗有爭議,不過倒真是場讓人印象深刻的國試呢。

 

(黎深好像也不會出仕的樣子。)

 

這對國家來說真是意外的幸運,而他也可以和黎深道別了。

 

肯定會有一段時間能感受到彷彿世界末日般的寧靜。

 

(啊、對了,得去買根新的手杖才行。)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熟悉的腳步聲自遠而近響起。

 

如同預料,是黎深捧了好幾個大箱子正跑過來。

 

「──悠舜、你在嗎!」

 

看見悠舜的一瞬間,黎深露出鬆一口氣的表情;但在看見空蕩蕩的房間後,他又眉頭緊蹙起來。

 

黎深還是老樣子,表情豐富。但他究竟是為了什麼鬆一口氣,又為了什麼不高興地蹙起眉頭呢?

 

接著,黎深咚咚咚地在桌上擺出三個箱子,那是長方形狀,看來非常氣派的桐木箱。

 

「……這是什麼?」

 

「新的手杖。送給你。」

 

悠舜剛好在考慮的事卻讓黎深說出來,他有點嚇一跳。

 

「哪個都可以,就挑個你喜歡的吧。」

 

黎深滿臉得意地打開了最上面的箱子。

 

燦爛耀眼的光芒有如佛祖的金光般不停閃耀。

 

悠舜完全啞口無言,發自內心。

 

「看!純金的手杖!這個可是永遠都不會腐朽的喔!再也不必買新的,可說是十分經濟!」

 

對黎深而言,比起純金製這件事,似乎是『永遠都不會腐朽的手杖』這個附加條件更重要的樣子。

 

確實是永遠都不會腐朽,而且以經濟層面來說,只要把這東西賣掉,就一輩子都不愁吃穿了,

 

但最首要的問題不在那裡吧!

 

似乎看出了悠舜並不是很開心,於是黎深打開第二個箱子。

 

「什麼啊,你不喜歡金的嗎?算了,比起金的,這邊這個可能會更適合悠舜。看,是純銀的。」

 

閃耀到足以讓人感到害怕的銀手杖。

 

「銀製的就怕遇熱……要是接近火的話,可能會軟掉變形也說不定,只有這點要千萬注意。可是,因為遇毒會產生反應,所以我比較推薦這個。」

 

看來對黎深而言,所謂純銀製的價值也不過是『方便試毒』而已。

 

由於悠舜繼續保持沈默,因此黎深打開最後一個箱子。

 

「那麼這邊這個怎麼樣?握把部分是用金鋼石製作的,是這個世界上最堅硬的礦石,就算掉到地上也絕對不會弄壞。用這個來毆打看不順眼的傢伙,就算是悠舜也能給予對方致命傷喔。雖說萬一燒起來的話,就會變成炭了啦。」

 

雖然不知道是從哪弄來這麼大一塊原石,但對黎深而言,金鋼石製的手杖,果然也只有『絕對不會被弄壞、拿來當凶器最適當』這兩點具有推銷價值而已。

 

永遠不會腐朽的純金手杖。 對毒物能產生反應的純銀手杖。 這個世界上最堅硬的金鋼石手杖。 好像在挑選神仙用的手杖一樣。

 

之前完全不曉得呢。

 

原來擁有像黎深這樣的財力,就連神仙的寶物都能製造出來啊。

 

悠舜感到一陣頭暈目眩,他彷彿可以聽見『你掉的是金斧頭?還是銀斧頭?』的幻聽聲音。

  

「……黎深……你的心意我很感激,但只要有心意就夠了。」

 

「你、你到底哪裡不滿意?給我收下!」

 

就算你叫我收下也……

 

「……太重了,我拿不動。」

 

「……哎?」

 

「所以說,這些都太重了,我拿不動。」

 

雖說黎深不費吹灰之力就把三支手杖給一起搬過來,但對悠舜來說,不管拿哪一支,毫無疑問地都會讓肩膀脫臼。

 

大費周章的黎深似乎從沒想過『太重』這個盲點,只好磨磨蹭蹭、依依不捨地來回看著手杖和悠舜。

 

「……其他能得到『回禮』的禮物是什麼?」

 

「啊?回禮?」

 

「就像幫我泡杯柚子茶那種的。」

 

看來黎深似乎有什麼想要的東西。

 

悠舜沈吟了一下,冒出不必要的慈悲心。

 

此外,悠舜其實也很讚許,黎深能想到要送他被折斷手杖的替代品的這份心意。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聽我說,黎深。根據人家的經驗,像悠舜這樣的其實是最難搞定的。雖然總是笑容滿面,但實際上是超級頑固,絕對不會改變自己的信念和想法,也就是那種『他,到店裡來的時候總是很溫柔,但絕對不會主動和你聯絡』的壞男人喔。你喜歡上那種類型的,會很辛苦喔?要是只會像個笨蛋城主一樣坐在那邊等,他是絕對不會主動靠過來的。」

 

想起某些符合的情節,黎深膽怯了起來。

 

「聽好,你和悠舜是沒有任何血緣,也沒有任何關係的不相干之人,要是不由你主動去追他,魯莽地闖進他的世界裡去的話,悠舜就會繼續像現在這樣不理會你,然後某天突然颼地一下消失喔。

 如果你做出『在他主動聯絡之前,人家也不會採取行動!』這種搞不清楚狀況的事,那一切就完了。等你哪天偷偷去看,就會發現他身邊緊緊黏了個來歷不明的傢伙,到了那個時候,就算後悔也來不及了喔?」

 

「那、那…像悠舜那種傢伙,就算不在我也無所謂!只不過是個不相關的人罷了!」

 

「這樣啊,只是個不相關的人啊,就算不在對人生也沒有影響呢。但是,就算這樣你仍然想和他來往,那就叫做『朋友』啊。」

 

黎深睜大了眼睛。

 

……朋友?

 

「只要和他在一起,就會覺得很輕鬆、很自在的人,這可是相當珍貴的喔?」

 

對黎深來說,更是如同瀕臨絕種動物般的珍貴。

 

「不管是戀愛或友情,都有很多單相思的狀況,但若不保持在隨時都能見面的距離,那是完全不會有發展的。 要是你和悠舜都不當官,大家就要這樣分道揚鑣,然後音訊全無,連一句話也說不上了。不過呢,反正悠舜只是個『不相關的人』嘛,那就無所謂了啦。」

 

黎深保持著沈默,似乎正在思考些什麼。

 

志美笑了起來。

 

「悠舜是很困難的對象喔。不過去努力的話,即使十年後、二十年後,還是能一起喝柚子茶也說不定,這個可能性還是存在的。」

 

忽然間,黎深抬起頭。

 

「我之前就說過了吧?不去努力的話,是什麼都得不到的。」

 

哼……

 

黎深露出了不悅的表情。

 

「…………………我會考慮。」

 

「是嗎?那麼,小志美的最後一堂課就到此結束。你可以走囉。」

 

「啊?」

 

「我說你可以走了。人家就在這裡向你道別了唷,黎深。」

 

黎深滿臉的疑惑。

 

那句『在此道別』並不是單純指大家分頭回家的意思,關於這點,黎深多少也有所領悟,志美打算要回歸到他自己的人生了。

 

「……悠舜已經替你準備好柚子茶了喔?」

 

「他不會準備的。悠舜好像已經察覺了。」

 

「你繼續待在貴陽不就好了?」

 

「是啊。和大家在一起真的很快樂,但是我不想依賴其他人。和你們一起度過的時間給了人家很大的幫助,接下來我就要靠自己的力量站起來走下去了。我打算嘗試看看自己能做到什麼地步。」

 

「你要去哪?」

 

「這個嘛,我自有想法,你不需要替我擔心。」

 

然而黎深一言不發地站著,完全不打算離去。

 

志美苦笑了起來。

 

「黎深,連我要走你都這麼不開心的話,等到悠舜突然消失的時候,你會更加不好過的喔?」

 

志美站了起來,突然輕輕地抱住黎深。

 

「謝謝你為了我的離去而感到不捨,黎深。要好好保重喔,再見了。」

 

……看著離去的黎深,志美環抱著手臂。

 

好啦,該激勵的都已經做了,剩下就只能期待黎深了。

 

悠舜是極端頑固的。

 

要說有人能夠改變他的話,也就只有那個天下無敵的超級任性大王了。 

志美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幾乎已經不再發抖,就連書也能一點一點慢慢讀下去了。

 

悠舜當時借給他的書,是一本寫給小孩子看的童話,是一部在雪地上留下點點足跡的狐狸的童話。

 

借這種書給州試第二名的人,根本就沒有道理。

 

在那時,他就察覺到悠舜知道他並不是『劉子美』的事情了。

 

誰都沒有注意到的異變,只有悠舜注意到了。

 

他,如今已不再是個幽靈。

 

南天竹的果實落盡,現在已經是春天了。

 

漫長的寒冬,終於迎來了光明。

 

俯瞰著眼底的友人墳墓,志美笑了。

 

「哪,小美,人家恢復健康之後一定會再回到貴陽的。所以掃墓,就請你等到那個時候囉。」

 

──為了再見到那群比自己年少的重要朋友們。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