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8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国王:紫劉輝のひとりごと

劉輝:
余の部屋へようこそ! ハーハー、訪れてくれる者がいる限り、余はここで出迎えるぞ! ゼエゼエ…。いやなに、先ほどまで、邵可の屋敷にいて、ここまでとんできたものだから、ちょっと息が切れているのだ、許してくれ。邵可の屋敷にいた理由? それは、久しぶりのお忍び夜這いを決行したからだ!! だ、が、なんと、秀麗も、兄上も、そして、邵可までもが留守だったのだ!! よりによってなぜ!? もしかして、「最近は暑くて食材が腐りやすいから、なかなか買い置きができないのよね…。ちょっと贅沢だけど、今晩は外食しましょうか!」とかなんとか言って、三人で出かけたのではないだろうか…。食事が始まると、「お嬢様、最近少しお痩せになったのではないですか? たっぷり召し上がってくださいね。」なんて兄上が言って、「そうかしら? いつも心配してくれてありがとう、静蘭。あっ、父様、野菜もきちんと食べてる?」と秀麗が笑顔で邵可に言えば、「秀麗、食後の甘味も注文するかい?」と邵可が切り返す。……う、うらやましい! うらやましすぎる!! 余も、その団らんに心から加わりたい……。しかし、本当のところもわからないのに、ここまで浮かぶとは、まさに余の真夏の夜の夢だな!!






劉輝:

歡迎來到孤的房間!

哈~哈~只有在有人要來拜訪的時候,孤才會在這裡迎接喔!嘿…嘿…
唉唷沒有啦~其實是因為剛剛才從邵可他家直奔過來,有點喘不過氣來,抱歉。

去邵可他家的原因?這當然是因為很久沒偷偷地去夜訪啦!!
但、是、竟然!秀麗、皇兄,還有連邵可都不在家!!為什麼偏偏是今天呢!?
難道是想說:「最近天氣熱食物放著容易壞,所以不太能買來放呢…雖然有點奢侈,但是
今天晚上就吃外面的吧!」之類的,然後三個人就這樣出門了吧?……
開始吃飯之後,皇兄就說:「小姐,您最近是不是又瘦了一點?請您要多吃一點喔。」

然後秀麗就笑著回答:「是這樣嗎?謝謝你總是這樣關心我,靜蘭。啊、父親大人,你有
吃蔬菜嗎?」這樣接著對邵可說了之後……
「秀麗,要不要點些飯後甜點啊?」邵可就避開問題轉移話題發問。
好、好羨慕啊!太令人羨慕了!!孤發自內心地也想要加入這個團體……是說,根本不知
道實際上是什麼情況,就能聯想到這個程度,這正是孤的仲夏夜之夢啊!!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小圖



大圖




綜合




(左)為劉子美,(右)中為悠舜,(右)上為黎深,(右)下左方飛翔,(右)下右方鳳珠(黃尚書)








http://cdict.freetcp.com/convert/g2btext.html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辦法,畢竟他從來沒有近距離過看著女人或是與女人們互動, 這種動作對他來講應該是禁忌吧…)

劉輝並沒有像之前那樣做出什誇張的舉動, 這一次, 他是真的完全沒反應, 癡坐在那邊, 眼神看不出任何傷感或是悲憤。

只是,黯然無色的雙眼, 看著臉紅的秀麗還有絳攸。

(他還好嗎?) 十三姬在心裡擔心了一下後, 便對楸瑛說, “楸瑛四哥, 我們出發吧!趁天還亮, 我們能多走就多走吧!

“喔… 沒問題…” 楸瑛偷偷得瞥了劉輝一眼後, 輕拍了一下他的頭, 便轉身回到自己的坐位, 向馬下達指令並再度出發。

(6下) 作戰效果

乘著馬車到快傍晚時, 秀麗一行人便找了一個舒適的地方休息, 準備吃晚餐和睡覺.
秀麗負責煮飯 菜。
靜蘭和劉輝負責去撿柴&砍柴。
絳攸負責去找一些野莓還有青菜。

十三姬還有楸瑛負責去抓魚還有野生動物。
正當每個人都已經被分配好工作之後, 大家紛紛離去, 只留下秀麗還有三匹馬在一條河的旁邊, 看著美麗 鮮橘紅的夕陽準備下山。
(今天連累了絳攸大人真不好意思...... 話說回來, 十三姬好像很不是滋味呢。 看來我似乎有點造成她的困擾。 我看我還是低調一點好了, 少尖叫點吧...... 不過我看劉輝倒是很冷靜, 不像過去, 他只要看到我跟其他的男人靠很近就會來拆散我們。 他是不是… 已經愛上十三姬了呢?)
就當秀麗看著夕陽思想時, 有人慢慢的走近秀麗。
“沙沙…” 秀麗背後傳來了一陣草叢相互摩擦的聲音, 從聲音判別的話, 應該是個男人.
(應該不太可能是劉輝等人吧… 他們才剛離開這不久, 做事再快也不可能如此神速.)
秀麗撿起腳邊的一根粗粗的樹枝, 準備迎戰, 而正當那名神秘人物走出草叢時, 秀麗便轉身丟出樹枝.
(出來了!!) 秀麗反射性的使勁得丟出了樹枝, 然而出現的人是自己再熟悉不過的男人.
“好痛!!”
“啊?! 劉輝?!!”
"秀麗好過分喔, 竟然拿這粗的樹枝丟孤.” 劉輝輕摸自己額頭上腫起來的部分, 不禁哀嚎了一下, “好痛!!”
“對不起嘛, 劉輝. 誰叫你做事那神速, 讓我一時不知道究竟是敵人還是同伴嘛! 先不要動, 我來幫你塗藥.” 秀麗拿起身上的藥包, 並拿出了一小罐藥, 塗了一點在劉輝的額頭上.
“做事那快還不是為了要跟秀麗獨處.” 劉輝嘟囊著, 而在秀麗碰到劉輝的額頭時, 劉輝的臉稍微紅了些.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去哪?沒有妳的地方?” 茶朔洵絕望地念道。

“去創造你的國家吧,或許是最好的選擇。”秀麗此言並非一時興起,想了一夜,她唯一的回答。
她知,她弗欲子亡,亦弗欲子苟得也。
“那麼,答應我。” 茶朔洵喃喃著。
“什麼?”

“當我立君之時,陪著我.” 茶朔洵小心翼翼地說著..
秀麗的心在猶豫。只要她輕輕地說“好”。那麼,她相信一位賢君會誕生。可是,她不想出賣自己的真心。即使茶朔洵是第一個令她動搖的人,可她的夢想還是當官。
“還是不會答應吧?” 茶朔洵沒有血色的唇令人心寒。
“好吧。”誰亦沒有預料到的是,秀麗竟能這般輕易地回答,不帶任何感情..




風,接受追尋。花,接受凋零.。
那一夜,茶朔洵踏上他的荊棘之路。
那一夜,秀麗放下心頭大石。
那一天,什麼時候回到呢? (回想完畢)
茶朔洵還是擁著正在發愣的秀麗,有種道不盡的痛。
原來,這就是他的路。
立國後,他以為他的荊棘之路已經結束。
殊不是,上天給他開了一個玩笑。
得到了。
亦失去了。


同時,劉輝被困在一間華麗的寢室內。
服侍他的,是黑魂國的第一美人。
聽說,她叫紅秀霓。








你冷了。我哭了。 “茶朔洵,對不起。我要見劉輝。”秀麗掙脫茶朔洵的懷抱,堅定的眼神道出她的語言。 “如果我說不呢?”茶洵輕輕地從口中說出這字。 “那麼,我自己去找。”秀麗的回答,一針刺痛茶朔洵的心。緊繃的神經,剎那間爆炸般。原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白費力氣。 “我們黑魂國的第一美人正服侍著他呢。”茶朔洵存心刺激秀麗。 “劉輝不會對她做什麼的。”秀麗對答如流。 “哪來的信心?如果,那房間裡,有迷暈香爐呢?他會怎麼樣呢?”茶朔洵冰冷的心,試探著秀麗。 迷暈香爐?令人失去意識,以至於瘋狂的欲望爐?那麼…. “卑鄙!”秀麗響亮地說著。 哼!辛苦地活著,最後換來的是這麼一句話。卑鄙?這字眼,很狠吧。 茶朔洵一聲不響地轉身,低聲說著:“那麼妳當時是為了什麼而答應我?” 聲音很小,可夜是靜的。 秀麗的答案也只有一個:“為了你能振作起來.” “振作起來?然後?再狠狠地拋棄?”茶朔洵悲傷的眼神,秀麗不曾看到。 “不是的。振作起來後,你就不需要我了。你有你的皇宮,你的皇后,你的妃子。茶朔洵。為什麼你不懂?”秀麗急了,她知道,再這樣拖下去,他不知劉輝會做出什麼事來.. “我只要妳。”茶朔洵喃喃地念道。 “我已為人妻。茶朔洵,讓我見劉輝。”秀麗委婉地回答著.. “若妳沒有當過那狗皇帝的皇后,會愛我嗎?”茶朔洵悲傷的一面從來不曾出現在別人面前,可面對秀麗,那是真的他. 四周一片死寂。 “還是不會吧。”茶朔洵輕蔑地回著.. “拜託你讓我見劉輝吧。” 秀麗那哀求的聲音,茶朔洵聽在耳裡,痛在心裡.. “到霓妃的宮殿。”吩咐著週圍的太監,茶洵與秀麗踏上那漫長的道路。 “我不保證妳到時候會看到什麼樣的情景。”茶朔洵冷淡地說著。 什麼情景?劉輝跟那第一美人相擁嗎? 不,她不敢想像。她怕,她怕自己會看到劉輝擁著她以外的女人。不為什麼,那是一個女性所獨有的佔有欲。雖然向來都是對劉輝忽冷忽熱,可她不敢拿劉輝對她的愛當賭注。 “為什麼?為什麼要放那香爐?”秀麗憤怒地問著。 “我可以把妳的問話理解成妳對他的不信任嗎?”茶朔洵還是一貫的問非所答。 “我要你回答我,為什麼?” “只是,想試探他而已。”茶朔洵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這樣說.可他的回答已鎖定。 “你..”秀麗的話停住了。
風的聲音很大,她的心很亂。難道,茶朔洵早就知道她的想法了?他知道她會拒絕他?他知道她來黑魂國的目的不是因為他?他知道她跟劉輝之間的羈絆? 那為什麼,為什麼剛剛還要動搖她的心?
秀麗斜眼望向茶朔洵,那幽深的眼神,她什麼都看不見。她已經不再了解茶朔洵想的是什麼了,還是說?她已經沒有資格知道了? “對不起。”秀麗小心翼翼地說著。
茶朔洵沒有束縛他的欲望。一道有力的臂環著秀麗的腰,沒有任何預兆。茶朔洵放肆地吻下去,週圍的太監呆滯地立在那裡。秀麗的瞳孔不斷放大。 那吻,纏綿,濕潤。一滴冰冷的液體滑過秀麗的面頰,那猶如血一般的液體,竟然是出自茶朔洵的眼眶..
好不容易,茶朔洵控制著自己的欲望,放開秀麗,低頭說著:“妳的每一句對不起,都讓我心寒。別說了。”
秀麗好不容易回過神來。
眼裡是痛苦的呻吟。
片刻後。 霓妃的宮殿。
秀麗顫抖的雙手輕輕地推開門.. 她看到了。
玉床上。
鮮紅的液體。


血紅
“劉輝!!”秀麗的喊聲響遍整個皇宮.
“怎麼可能?”茶洵同樣被眼前的風景驚呆了.
牆上滴滴暗紅的血液觸目驚心,被毀的香爐安然地躺在地板上,冰冷的觸角油然而生.一陣陣陰風搶奪了他們的氣息,像是沒有了陽光的暗室般,這個充滿歡聲笑語的寢室.變得一片狼藉.
劉輝的發絲不斷滴落的汗水,那額頭上的血液凝結了,玉床上的紅色想必亦是劉輝自殘的結果.那大聲大聲的喘氣聲驚動了茶洵.為什麼,他能做到這樣?眼前明明是一個大美人,卻不懂得享受,選擇自殘?還是說,這,就是,愛.?
還有那躲在牆角低聲哭泣的紅秀霓,一朵美豔冰凝的牡丹,凋謝了?那蜷縮的身軀,發顫的哭聲,隱隱地,觸動了茶洵的心.明明是一個替代秀麗的女人,不過是件衣服,為什麼..會觸動他的心呢?
同時的,同樣的腳步.
秀麗跑向劉輝. 
茶朔洵邁向霓妃.

“別過來!!”劉輝撕心的叫喊,驚動了秀麗.可秀麗眼中膽怯的眼神,刺痛了劉輝.“現在的我,妳,別靠近.”那一滴又一滴的汗水與凝結的血液混合,模糊了劉輝的雙眼. 現在的劉輝,被性慾所支配.那破碎的迷暈香爐,早已令他失去意識.不斷地把頭往牆上碰撞,只為了令自己清醒.他不要做對不起秀麗的事情,他不要那麼惡心的抱著別的女人,他更不要用秀麗那纖細的身子來滿足他獸性的欲望… 秀麗停住了腳步,呆呆地,凝視著劉輝.
茶朔洵快捷地抱起了牆角的霓妃,離開寢室,召御醫前來給劉輝治癒傷口.
秀麗就那麼呆呆地,凝視著劉輝,目視著不斷呻吟的劉輝,被性欲支配的劉輝,失聲喊叫的劉輝. “你先離開吧,這事我來解決.”茶朔洵安置好霓妃後,滿是愧疚地對著秀麗喃喃..
可是,秀麗當作什麼也沒有聽到般.

輕輕地,一步一步地走進劉輝。安撫著他額頭上的傷口,悄悄地在繃帶上留下淡淡的痕跡,用她那溫柔的雙手環住劉輝的頸部,優雅地俯下她的身子,主動地吻起劉輝。溫柔地,痛心地,信任地..

“退下吧。”茶朔洵輕聲吩咐著,隻身離開寢室。.

“秀麗,妳…”劉輝難以置信地看著秀麗不尋常的動作。

“我愛妳.”這三個字終於從秀麗的口中說出,劉輝的心不再空虛,滿天的星星在為他怏樂,那迷茫的荒島,不會再是他一個人了。他終於得到了,秀麗真心的告白。無限的幸福縈繞在他身旁,前所未有的快樂聚集於他身上。

剎那間,秀麗感覺到劉輝的生理反應。才想起,那香爐的效果-----

還沒有消失!!

可是,當她發現的時候。

已經太遲了。

“秀麗,妳不能後悔噢.”劉輝頑皮地向秀麗伸出舌頭,輕輕地把秀麗放下,自己亦俯下身子。

秀麗並沒有反抗。

劉輝開始了他的遊戲。

那粉嫩的唇在秀麗柔嫩的頸部纏繞。不聽話的手輕輕地褪下秀麗的衣衫,偷偷地伸進那豔紅的肚兜內,放肆地搜索著什麼…胸前不斷起伏,急促的呼吸聲淹沒他們的理智。

可是,劉輝並沒有給她多少時間,便毫不留情地進入她的禁區。劉輝緊緊地握住秀麗緊抓床單的雙手,不想她這麼累。

 
他也想,配合秀麗的呼吸,可是,他做不到。這時根本就不能清醒!!

秀麗喃喃,劉輝喃喃。

兩人的聲音亦交織與一起,像是一開始,劉輝就沒有打算停下來。


或是香爐的效力,令他根本就不能停下來。

秀麗只知道,無數次她的醒來,都是被劉輝吵醒的,卻又在這種享受中睡去..

翌日.

茶朔洵毫不客氣地推開門,注視著玉床上那兩個身影 。

用那足以令他們兩人聽到的分貝說著:“你們怎麼就那麼放心地在異國上演春戲呢?”
零碎的快樂 



快樂的零碎 







茶朔洵輕輕地關上門,往大殿前去,靜靜地盤腿坐著,等待著他們的出現。 







秀麗..”劉輝的又撒嬌開始了。我還想…”







起來吧。秀麗異常的溫柔讓劉輝嚇到,他還以為,秀麗又會把他踢下床的..







甜蜜的微笑複製出他的歡樂。 







……







熟練地,秀麗幫劉輝整理著衣服,劉輝曖昧地抱著秀麗,很突然,很溫暖。 







就一下子,我害怕,等等或者又會發生什麼事。劉輝哀傷地呢喃著。 







秀麗回抱著劉輝,不想這瞬間的幸福消失










大殿內。 







你說什麼?秀麗不敢相信茶朔洵會這麼狠。 







所有人緊繃的眉頭,顫抖的嘴唇,都在等待著茶朔洵的第二次開口。 







我說,我沒有放棄攻打彩雲國。茶朔洵散漫地說著,那麼漫不經心。 







理由。劉輝是最早清醒的一個人,作為一國之君,他毫不遜色。 







不為什麼。茶朔洵微閉的雙眼洞察著一切。 







你無理。秀麗放肆地回著。 







是嗎?茶朔洵的聲音瞬間變得溫柔,這溫柔,刺痛秀麗的心。 







默默地,秀麗只好呆呆地沉思,不再言語。其實她知道,她是這場戰爭的導火線。是她不允諾言,背叛的明明是自己,還憑什麼在這裡三言兩語呢?所有的勇氣被茶朔洵溫柔的問話給打破,一個看似龐然,卻空虛無物的氣球剎那間被刺破般..







我接受。劉輝堅定的回答打破這場尷尬。 







茶朔洵似笑非笑的表情變得堅硬。 







劉輝說我接受?對於黑魂國,誰有勇氣接受對戰? 







秀麗的眼中盡是擔憂,讓茶朔洵看的滿是不自在






哼,不錯的勇氣。茶洵輕蔑地對上劉輝的眼神。哪來的勇氣?






我有秀麗。劉輝毫不客氣地往茶朔洵傷疤上撒鹽..







似乎他們都意識到,這場戰爭,為的是秀麗,誰得到秀麗,誰就是勝利者..秀麗呆呆地,看著這樣的劉輝,突然間,覺得劉輝變得那麼不一樣。還是說,只是對她的待遇不同?







窗外一片寂寥,被風吹動的殘葉天使般地降落,靜靜地享受著大地的懷抱。天空一片灰暗,卻格外的美豔,美得漂亮,美得冰凝,美得寂寞。聚集的黑雲漸漸分離,那般依依不捨,亦是痛苦的分別。漸漸地,陽光驅散烏雲,這麼燦爛,這般刺眼。把大地的一切都吵醒,如雲般的晨曦,總給人一種孤獨的感覺。還是說,是黑魂國的方向一直都這麼迷茫,讓人看不見晴天呢..







再一次,茶朔洵的目光對上劉輝,不同的是,多了一份肯定。在他心中的狗皇帝,何時長大了?竟然拿秀麗來當賭注..還有這麼強的信心。還是說,自己早就已經被打敗了呢?唇角漸漸上翹,難得的笑容呢..







不玩了。茶朔洵一樣散漫地說著。 







什麼?第一個發出這感嘆的,是秀麗






茶朔洵!你耍我們!對不對?秀麗不再顧及自己的儀態,憤憤地揪著茶洵的衣領。可他並不知道,這對茶朔洵毫無威脅。 







是。簡潔的回答後,茶朔洵毫不猶豫地攬著秀麗,深深地,淡淡地






你!劉輝早已被這茶朔洵弄得亂七八糟的。現在,竟然在他面前擁抱他的女人。天下哪有這樣的事情來著?什麼世道? 







最後一次。茶朔洵還是這般漫不經心。 







才好不容易平復劉輝憤憤不平的情緒。看見他狡猾的笑容,劉輝更生氣:最後一次也不可以。秀麗是我的!






小氣。依依不捨的放開秀麗,茶朔洵難得調皮一次






可是,秀麗是看到的,茶朔洵的眼神是真的他的心是痛的,又或者,已經碎了..







你們可以走了。外面準備了馬車.”茶朔洵懶懶地吩咐著,轉身準備離開..







劉輝!甜美的聲音從宮殿的另一個方向傳出來。 







不見其人,先聞其聲。 







姍姍來遲般,她蹦跳著那輕鬆的步伐,快活地跳到劉輝面前。甜甜的聲音很迷人,但並不吸引劉輝。







帶我走。好嗎?紅秀霓毫不知羞恥地說著。 







而茶朔洵對這件事情並不驚訝。







秀麗卻反而變得激動..







茶朔洵。你的妃子。秀麗嘟起嘴,厭惡地說著。 







不對,她不是我的妃子。她是黑魂國第一美人。在我宮殿暫住而已。茶朔洵不帶任何感情地說著..







那麼你怎麼可能。難道你對她沒有興趣?秀麗大膽地說著。 







嗯。準確的說,從此以後,我對所有女人都不會感興趣。除了妳茶朔洵再一次的表白,引得四周一片尷尬。.



秀麗的目光楚楚可憐地對上茶朔洵。那麼多,那麼少..



走吧,趁我改變注意之前。還有,帶她走。這一次,茶朔洵真的華麗地轉身,毫不回頭..

紅秀霓就這麼甜蜜地挽著劉輝的手臂,幸福地說著:輝輝。我們走吧。






誰的臉上出現一道又一道黑線


















































































































































































http://tieba.baidu.com/f?kz=445520675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序章
“秀麗,孤...... 已經不能再等下去了。待到櫻花綻放的那一刻時,給我妳的答案,好嗎?”

“別忘了,孤永遠愛著妳。”

“秀麗,我希望你能夠把我當成紫 劉輝, 而不是皇上. 我不希望連你也忘記紫 劉輝的存在."

“孤好孤單啊....."
“自從遇見妳、 邵可大人、靜蘭、楸瑛、絳攸、十三姬...... 我不再是孤單一人,孤很幸福。”


“秀麗,孤已經不能再等下去了。待到櫻花綻放的那一刻時,給我妳的答案,好嗎?” “別忘了,孤永遠愛著妳。” “秀麗,我希望你能夠把我當成紫 劉輝, 而不是皇上. 我不希望連你也忘記紫 劉輝的存在." “孤好孤單啊....."“自從遇見妳、 邵可大人、靜蘭、楸瑛、絳攸、十三姬我不再是孤單一人,孤很幸福。”



是從什時候開始的呢?
劉輝的溫柔,他對我的撒嬌,還有...... 一直在等待我給他的一個回覆呢?
我知道我不斷的在逃避,因為我不相信與我們兩人之間會有什結果。
我無法回應你,因為我不想傷害你。
我如果成為你的王妃, 只會造成你的不便, 而這也不是我的夢想。
我不能生育,對於你所提出的“一夫一妻”的制定, 你也了解吧?
沒有孩子的話,誰來當下一任的王呢?
為什你依然不放棄呢?
我相信十三姬一定會成為一位很好的皇后,但是你仍然不迎娶她。
為什堅持要等我,為什一定要我呢?
你應該知道如果一定要我給你一個答案 ...... 我會回答什吧?

可是, 如果真有奇蹟的話, 我一定會......

(1) 從原點出發

一如往常得獨自一人坐在房間裡,拿著毛筆, 並不斷得在紙。來來回回的寫著公文, 還有做著一些一國君王平日該做的事情。

雖然劉輝獨自一人在書房裡面忙著做事,,但他並未感到孤單,,因為他知道”雙花”正在努力的一步步的爬回他們原本的職位,所以目前”暫時”還無法隨時隨地的陪伴在他身旁。

自從楸瑛被逐出藍家後, 他在羽林軍的地位就被降回小兵, 還不是因為丟了”藍”這個姓所導致的。

而且最慘的事就是楸瑛這位”小兵”竟然是靜蘭的部下。
(楸瑛:沒想到竟然要成為這位”惡魔”的部下, 真的是太...... 突然後面傳來一股殺氣......
)

靜蘭: 嗯?你剛剛有說什嗎?

楸瑛: 沒有!什也也沒說!
靜蘭: 喔, 是嗎? 那是我多心囉
......
楸瑛: 哈...... 哈哈...... - - -> 無力的苦笑著)

雖然很吃力,但是楸瑛已經下定決心, 為了要得到自己想要守護還有珍惜的人, 因此這一點小苦頭不算什麼。

況且, 自己所開出的道路是沒有往回走的餘地。

現在已經一無所有的楸瑛, 身旁就只有自己珍惜的朋友還有賜予自己”菖蒲花”的王。

在接受花時就已經代表自己對王永遠的忠誠之心。

差點失去這朵”花”的楸瑛現在終於清醒了,絕對不會在讓陛下失望或是難過了。

而另一位”雙花”則是在努力的解決上一任的吏部尚書大人所留下來的殘局。

但是這一次將是最後一次為黎深大人做事情了, 因為他已經離職了。

為了劉輝, 為了絳攸, 還有為了悠舜等人...... 黎深犧牲了自己,而這也是黎深第一次和最後一次為國盡力。

另外, 絳攸也終於決定要超越自己的義父,並要一心一意得為國家還有為國王努力做事。

這一次, 他已經從黎深的陰影走出去, 準備展開雙翅, 迎向屬於自己光明的未來。

絳攸已經不再是永遠都把黎深放在第一,什都不敢照自己的意識行動的人了。

他現在要為自己打出一片天。

秀麗目前正在御史台努力的工作, 雖然仍被皇毅還有清雅瞧不起,但是秀麗有絕大的自信相信總有一天, 她一定會讓那兩人對她刮目相看的。

努力不懈的精神, 察言觀色, 敏銳的觀察力, 思想也很週到還有完美, 還有正義的個性,秀麗一定會成為一位很優秀的官員。

從今以後將由”年輕人”們帶領彩雲國邁入新的一代。

一切再次從原點出發, 不管是王朝裡面的爭鬥還是愛情的考驗。


(2) 十三姬的愛情大作戰

這一個禮拜是朝廷難得能有的長期假期,大概要放一個禮拜的假, 誰知道我們的紅 秀麗大人竟然還在朝廷裡東晃西, 而且還特地去府庫搬了一堆書籍準備前往御史台。

明明有時間可以去外頭呼吸新鮮空氣或是難得可以休息去吃喝玩樂的秀麗仍然決定要去御史台好好調查調查一些背景資料,有關那位自大的陸 清雅。

“哈哈~ 清雅, 難得放假你一定想也想不到,我, 紅 秀麗, 竟然會來到府庫還有御史台來調查你的資料吧? 誰叫

你平常老是不時得偷偷探查有關我的資料, 這次就輪到我來給你一個教訓!! 等我找到你的弱點還有一些見不得人的秘密, 到時候你就得哭喪著臉並對我說‘我錯了! 我輸了!’ 秀麗一邊走時一邊自言自語著同時腦中也浮現出清雅投降的模樣。

由於最近一直被清雅侮辱並且貶低, 即使是秀麗, 平時再怎麼忍耐總會爆發出來吧?

正在前往御史台時, 秀麗便聽到好久不見的熟悉聲音。

“秀麗妹妹, 秀麗妹妹!” 遠方驀地傳來十三姬宏亮的聲音, 秀麗聽到十三姬的呼叫後便回頭朝向十三姬。

“十三姬? 怎麼了嗎?” 秀麗小心翼翼的回頭,畢竟抱著一堆書, 轉身或是移動身體都很不方便。 “我...... 我要跟...... 劉輝去一趟婚前度蜜月!!” 說完,藍色的雙眸便對上秀麗的咖啡色的雙眸。
好認真的表情喔...... 秀麗在心裡悄悄得嘆聲說道。 看來十三姬真的有心想要跟劉輝結婚並成為一對幸福的夫妻。

“是嗎?那很好啊!”
接著, 當秀麗準備要轉身離去時,她發現十三姬的眼睛正緊緊的盯著自己不放。
很想要開口詢問十三姬究竟在做什的秀麗決定要待在原地,便跟十三姬互相看著彼,, 誰也不開口, 兩人就在那邊互看。
而當秀麗發覺十三姬似乎沒有意願要把她的視線轉離開秀麗時, 她感到很納悶還有尷尬。
(為什要一直看我呢?她是希望我對她說什嗎? 需要我給予評論嗎?)
秀麗怯生生的問道,“要跟劉輝去...... 度蜜月? 你們不是去過了嗎?”

由於一時不知道該怎反應的秀麗,在腦中唯一浮現出的疑問就是: “不是不久前才與十三姬前往藍州嗎? 雖然那次是為了要接楸瑛回來,但對其他大人(尤其是羽羽大人)所報告的應該是婚前心靈上的了解之。”

同時, 在秀麗的心裡,還有一個不敢說出來的感想,那也就是:“原來十三姬真的跟龍蓮是兄妹,怎都有著不按牌理出牌的作風呢?”

沒想到, 聽完秀麗的反應後, 十三姬簡直是樂到不行, 更是強忍住興奮的表情, 努力裝作很正經還有擺出平常心。

(劉輝, 我真不敢相信我精心擬定的戀愛大計畫竟然那有效?真想讓你看看秀麗現在的表情還有她的反應。 她在忌妒呢!!)

完全搞不清楚一回事的十三姬高興的握住雙拳並決定要再加把勁, 好讓作戰更順利。

而站在一旁的秀麗看到十三姬大而化之的表情變化感到很驚訝還有困惑。

(十三姬還好嗎? 怎表情那複雜呢?話說回來, 我說得話真有那奇怪嗎?)

“其實, 上次說要去什麼‘心靈上的溝通之旅’”根本就是為了要去接回楸瑛四哥的理由嘛!讓我跟劉輝根本沒有
好好相處或是度過什浪漫的氣氛等等...... 所以我才提議要跟劉輝再去一趟婚前度蜜月呀!” 越說越起勁的十三姬不僅為自己的演技感到很敬佩也在心裡感嘆為何自己安排的計畫總是那完美還有周到。

(劉輝還有秀麗妹妹, 我一定會讓你們幸福的!!目標是要讓秀麗妹妹在櫻花綻開之前接受劉輝的心意!)

“原來如此。” 秀麗彷佛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回答十三姬。“那十三姬,你要和劉輝好好玩一趟喔。 那我先告辭了, 因為我還有些事要辦。”

說完, 便轉身離去,留下錯愕的十三姬。

(咦咦咦---?! 秀麗妹妹竟然誤會了我的意思!! 慘了!!)

不帶著任何猶豫的十三姬用馬飛奔的速度追趕過去秀麗那邊,並急急忙忙得為自己辯解。 “秀麗妹妹,妳別誤會我的意思喔!我並不是要妳這樣敷衍了事,對我對我回答一聲 "喔" 就走人喔!! 我其實是想要你..."




(3)     計畫婚前度蜜月



到了傍晚時, 劉輝正在房間裡面, 凝視著窗戶外頭的月亮, 回想著當時與秀麗初次見面時的情景`。
(那時的孤完全不想當國王. 因為孤想等王兄回來並把一國之君的寶座還給他, 所以才會假裝成一位昏君. 每天只會躲在皇宮裡, 逃避著一切. 說真的, 孤根本就不在乎其他人因為長久以來也沒有人在乎孤. 他們所尊敬還有希望見到的是 - 彩雲國國王, 而並非紫 劉輝本人. 但是孤的想法改變了, 因為孤遇見了秀麗. 是秀麗讓孤體會到凡人的貧苦還有當王擁有的權力是可以拯救大家的. 是秀麗帶孤走出了陰影, 而且秀麗也是自邵可大人後把孤當成凡人的少數中的一個, 他很親切的對待我. 秀麗的一切, 孤都很喜歡. 就是因為喜歡, 所以才想要迎娶她, 所以才會尊重她的意願. 孤也為了秀麗, 很努力得讓其他官員們同意"女人也可以當官." 秀麗, 孤一直在等你, 一直在等你自己願意嫁給孤. 可是時間不準許孤一直等你. 我們是在櫻花下相遇, 所以孤決定要在櫻花下等你給我一個回覆. 不是我們的開始, 就是我們之間的結束... 秀麗, 你覺得愛可以解決一切, 並把困難迎刃而解嗎? 秀麗... 孤可是深信不已愛很偉大...)
此時, 門外傳來敲門聲, “劉輝, 我可以進來嗎?”
是十三姬啊… “進來吧.”
當十三姬拉開門後, 看到了劉輝正仰著頭看著窗外皎潔亮白的月亮, 長長的睫毛稍微往下垂, 看起來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真不知道在自己抵達貴陽前, 陛下露出過幾次這種表情?
那種既無奈又無助, 孤單的表情… 沒辦法對任何人吐露心事還有煩惱, 身為一國之王, 永遠只能把那懦弱, 孤單的表情隱藏起來, 不讓他人看見.

(那時的孤完全不想當國王. 因為孤想等王兄回來並把一國之君的寶座還給他, 所以才會假裝成一位昏君. 每天只會躲在皇宮裡, 逃避著一切. 說真的, 孤根本就不在乎其他人因為長久以來也沒有人在乎孤. 他們所尊敬還有希望見到的是 - 彩雲國國王, 而並非紫 劉輝本人. 但是孤的想法改變了, 因為孤遇見了秀麗. 是秀麗讓孤體會到凡人的貧苦還有當王擁有的權力是可以拯救大家的. 是秀麗帶孤走出了陰影, 而且秀麗也是自邵可大人後把孤當成凡人的少數中的一個, 他很親切的對待我. 秀麗的一切, 孤都很喜歡. 就是因為喜歡, 所以才想要迎娶她, 所以才會尊重她的意願. 孤也為了秀麗, 很努力得讓其他官員們同意"女人也可以當官." 秀麗, 孤一直在等你, 一直在等你自己願意嫁給孤. 可是時間不準許孤一直等你. 我們是在櫻花下相遇, 所以孤決定要在櫻花下等你給我一個回覆. 不是我們的開始, 就是我們之間的結束... 秀麗, 你覺得愛可以解決一切, 並把困難迎刃而解嗎? 秀麗... 孤可是深信不已愛很偉大...)
此時, 門外傳來敲門聲, “劉輝, 我可以進來嗎?”
是十三姬啊… “進來吧.”
當十三姬拉開門後, 看到了劉輝正仰著頭看著窗外皎潔亮白的月亮, 長長的睫毛稍微往下垂, 看起來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真不知道在自己抵達貴陽前, 陛下露出過幾次這種表情?
那種既無奈又無助, 孤單的表情… 沒辦法對任何人吐露心事還有煩惱, 身為一國之王, 永遠只能把那懦弱, 孤單的表情隱藏起來, 不讓他人看見.
孤獨的眼神令十三姬回想起過去自己在救了迅之後, 好像也時常露出這個表情.
即使楸瑛四哥還有其他人一直不斷得來安慰自己, 或是說服自己迅父親死亡得事情並非十三姬自己造成的, 十三姬一直封閉著心扉, 蒙住雙眼, 走在迅的陰影下還有注定不可能實現的愛情深淵裡.


明知道就算再怎期待"他"的到來, "他"都永遠不可能過來.
唯一能夠停止自己心中無限的思念還有自責的就只有一個人, 但是那個人是不可能回來的.
其他人都不重要, 在我心中, 你是唯一, 也是我一輩子愛的人
不管別人對我說什, 我只相信你, 也只聽你的.
他們之間早已結束了...
那凋零的花朵已經不可能再次綻放出美麗的花朵.
愛情就是如此殘酷又現實的情感...
明明想要得到卻往往得不到.

每次獲得的甜蜜都不長久, 也不勝過經歷過的心酸, 悲痛, 以及淚水.
劉輝所期待的戀情, 是否會開花結果, 上帝似乎早已決定, 但是在那萬分之一的可能性中, 仍然有著一小絲希望.
然而是否能夠找到那一絲希望就要看劉輝還有秀麗本人了...




那萬分之一的幸福是多難找, 但是也不是不可能找到.
你願意相信... 奇蹟嗎?

“劉輝, 你還好..." 話說到一半的十三姬把自己未說完的話吞回去, 並迅速的轉移話題, “啊! 劉輝, 讓我來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吧!”
與其說一些無意義的安慰不如動手去做一些能夠幫到劉輝, 並能夠讓他打起精神的事情還比較好, 這向來都是十三姬的做法.
聽到十三姬提到”好消息”這三個字後, 劉輝就像小孩子般的轉過身來, 眼睛閃閃發亮並呼道, “什好消息呢?? 告訴孤好不好?” 而剛剛臉上的憂愁都雲消霧散了.
“當然好啊! 要不然為什要跟你提這件事情呢?” 十三姬帶著微笑, 走到劉輝身旁並坐了下來. “其實阿, 我今天去見了秀麗妹妹喔.”
一聽到秀麗的名字後, 劉輝的心微微一顫, 而表情也顯得比較緊張.
(不知道她們之間聊了什? 是有關孤的事嗎?)
(果然不出我所料, 只要提到秀麗妹妹, 劉輝整個人都回過神來. 很好, 聽到下一段後, 劉輝一定會更高興的!!)

“而我今天去見秀麗妹妹的原因其實是因為我希望她能夠為我還有你的婚前度蜜月好好的籌劃一番!”

“咦咦咦??? 跟孤一起去婚前度蜜月?! 而且還是由秀麗籌劃?! 這… 這…” 劉輝光是聽到第一部分就整個人跳了起來, 表情也變得很倉皇.
“劉輝你先冷靜下來, 因為接下來才是重點. 我之所以會要跟你一起去婚前度蜜月還有請秀麗妹妹來為我們的旅程策劃是有原因的. 因為這是一個愛情大作戰!!”十三姬不慌不忙的解釋著, 而劉輝則是暫時制止住自己的激動的情緒.
“作戰??” 劉輝不可思議的看著十三姬並繼續仔細的聆聽十三姬的”作戰”.
“沒錯! 我跟你去度蜜月的原因其實是因為我要撮合你還有秀麗妹妹. 目標是在櫻花綻開之前讓秀麗妹妹點頭答應與你結婚. 我之所以要秀麗妹妹來策劃這次的旅行是因為我要她感受到愛情的壓力還有競爭!!”

“孤有一點聽不懂, 這跟孤還有你一起去旅行有什關系呢?”

(看來劉輝有點遲鈍呢… 怎覺得這兩人的前途很坎坷還有遙遠呢…?)

“劉輝你想想嘛! 假如秀麗妹妹還有另一位男子, 恩… 就當作是跟靜蘭好了! 一起去旅行, 然後秀麗卻跑過來求你幫他們的旅行策劃行程等… 你會做何感想呢?”
“這... 孤會感到很失望啊! 即使對方是王兄, 孤還是會感到很忌妒啊!!”
“沒有錯! 這就是我計畫中的一部分, 我要讓秀麗妹妹體會到”忌妒”. 人往往都會在最後一刻察覺到自己重要的人究竟是誰. 換句話說, 經過這次的旅程後, 秀麗妹妹會在途中發現我跟你很要好, 而也會感到很不是滋味. 之後便會察覺到自己對你的愛慕之意!! 所以劉輝, 在旅遊途中盡量耍狠, 讓秀麗妹妹好好看輕現實吧!”
“原來如此, 孤了解了. 好! 為了自己還有秀麗, 孤會好好努力的!!”
“沒有錯! 就是這個精神, 我們好好努力吧!!”
就這樣, 兩個人在歡呼下討論完畢十三姬的戀愛大作戰.

而此時的秀麗正在家裡思考所為”完美”的婚前度蜜月, 也對十三姬的作戰計畫毫不知情.



“爹." 在寧靜的夜晚中, 秀麗仍未上床, 當然, 父親也還未熄燈休息
“哎, 是秀麗啊? 這晚怎還沒睡呢? 要小心不要累壞身體喔, 最近難得放假, 不用太勉強自己.” 邵可溫柔的叮嚀秀麗
“爹, 我不要緊的. 其實我找爹有事, 而這件事, 我真的是束手無策, 需要爹的幫忙.”
邵可稍微抬起眉毛, 並露出不解的表情.

是什事情讓秀麗如此困惑呢?
“說吧, 我一定會盡我最大的努力幫助你的。”


“爹,謝謝!” 秀麗露出了一副快哭的表情,到底是什大事呢?

聽完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後, 邵可露出了很慈祥, 令人感到安心的表情。
“秀麗, 我想這次你可以帶劉輝還十三姬去一個地方, 一個你也該回去看看的地方。”
“咦? 是哪裡呢?” 秀麗疑惑的看著邵可, 而看到自己的父親大人十指交叉, 並開口說出那個地點。
“啊......”




(4)     回到自己的故鄉

一大早便衝出家門的秀麗, 一心只想要盡快趕到後宮去見十三姬向她宣布度蜜月的所在地.
“靜蘭, 爹, 我出門羅!!” 說完, 秀麗便如閃電般的速度跑去王朝.

“好久沒看到小姐這有活力了. 看來小姐也找到了工作以外的樂趣了呢.” 靜蘭開心的微笑著, 並為邵可倒茶.

“是啊.” 邵可舉起茶杯並啜茶, 之後便驚呼, “哎, 如果秀麗他們決定要去”那裡”的話, 不是應該要寫封信去給他嗎?”

“老爺…?”

“十三姬! 我已經想到你和劉輝度蜜月的地點了!!” 從遠方傳來秀麗興奮的聲音, 十三姬便從後宮的花園慢慢的走了出來.

(喔~ 好戲開始…)

而聽到秀麗的叫聲後, 劉輝不知道從哪邊冒出來,興高采烈的跑到秀麗面前, “秀麗! 好久不見喔!! 找孤有事嗎?”
只是當劉輝快樂得說完這句話, 十三姬輕咳幾聲, 便狠狠的瞪劉輝一眼, 令劉輝冷汗直流。

(呼… 差點就忘記那個作戰了…)

“喔, 劉輝還有十三姬你們剛好都在。 那我就現在告訴你們你們度蜜月的地方吧!” 秀麗輕咳幾聲後, 便得意洋洋的公布, “我們就去紅州吧!”


在秀麗公布地點的那一瞬間, 十三姬露出很驚訝的表情而嘴巴也張大。


至於劉輝則是差一點跌倒, 臉上的表情彷佛是對於剛剛所聽到的話感到難以置信, “秀麗, 妳… 妳剛剛有說要孤和十三姬要去… 紅州嗎?”


秀麗用她又圓又亮的兩眼看劉輝還有十三姬, 之後便開心的問, “是啊! 不好嗎?”


此時, 十三姬和劉輝同時在心裡喊道 “一點都不好!!”


才剛去完藍州就要前往去紅州感覺不但感覺有點奇怪, 但是重點還是在於紅州目前有可能有點不太歡迎劉輝突如其來的拜訪。


而原因自然是出自於不久前才向劉輝, 一國之君, 請辭的紅家宗主,  紅 黎深。


因為黎深的這個舉動有可能已經造成紅家對劉輝的印象更加惡劣, 也更不信任劉輝。


假如要現在前往紅州不是有可能直接被紅家的趕出來嗎?

但是不管怎說, 秀麗可是為了這兩個人特別策劃一個很完美的度蜜月行程, 說什也不能當場在本人的面前抱怨或是駁回吧?

所以劉輝勉強擠出一個很高興的笑容, "不會啊... 只要是秀麗精心策劃的, 孤都願意去…”

秀麗完全沒察覺到眼前的兩人的奇怪舉止, 只是單純得回答劉輝的評論, “啊! 不過這次的地點並不是我想的, 是爹想的喔!”



“咦?! 是嗎? 那孤絕對要去囉!!”


(邵可大人會這做一定有他的理由, 所以孤無論如何都一定要去紅州.)

(話說回來, 為什偏偏是要去紅州啊? 明明上次才去藍州接楸瑛四哥, 這次去紅州該不會又遇到誰了吧…)


十三姬在一旁唉聲嘆氣, 而劉輝則是興致勃勃的準備要前往紅州.

看到這個場景的秀麗不禁笑了出來, 但之後又快速得恢復嚴肅的表情, 帶有誠意得貴在劉輝面前以一名官員的身分向劉輝說道, “皇上, 以及十三姬, 請允許我跟隨你們一同去紅州, 但並非以紅 秀麗的身分, 而是以你們導遊的身分前去紅州.”

秀麗誠懇的請求劉輝來有十三姬能夠帶她前往紅州時, 十三姬幾乎是跳了起來.

而當劉輝聽到秀麗所說的話時, 他在心裡高興得呼喊, “作戰奏效了!!”.

(雖然秀麗是以導遊的方式與孤一同去紅州, 孤還是好開心喔!!)

十三姬並立刻回覆並拍拍秀麗得肩膀, "秀麗妹妹, 有你同行真是太好了! 這次的度蜜月就靠你羅!”

(我是指度蜜月作戰計畫就靠你羅~ 要在途中好好成長喔~~)

“沒問題, 可是如果可以的話, 請允許我帶著一個人跟我們一起同行.” 此時的這一句瞬間冷凍了十三姬愉快的意識.

“喔, 是誰啊?” 十三姬挑起眉頭, 小心翼翼得問著秀麗.



(目前的情況是早在我的預料當中, 可是說道要帶另一個人好像我就沒有預料到… 而且萬一擾亂了我的作戰計畫, 那小倆口的未來也被幹擾了.)

“我想邀絳攸大人與我一起同行.” 秀麗笑笑的說道, 而臉上也露出了很快樂的表情.

在聽到這閃電霹靂的消息時, 旁邊的十三姬還有劉輝則是當場看傻眼, 感覺就像有道閃電打到他們兩人讓他們動彈不得.

(這這這... 秀麗妹妹… 你該不會早就愛… 愛上那位侍郎?!! 不會吧??!!)

(秀麗!! 孤絕不允許你愛上他呀!!! 絳攸, 你什時候跟秀麗那好了?!! 嗚~~)

“這個... 秀麗妹妹啊. 你為什會想邀絳攸一起同行呢?" 十三姬在探問秀麗同時, 眼睛一直注意著那位靈魂快要出竅的皇上.

(很明顯的, 這位已經心靈上受損! 秀麗妹妹!!!)

秀麗把視線轉移到十三姬的右方, 那邊種著一棵很美麗的李樹.

(記得爹曾經跟我講過, 黎深叔父很喜歡李樹…)

當十三姬發現秀麗正凝望著李樹, 她發現秀麗的眼神是帶著溫暖還有關懷.

一時想不道應該要怎解釋的十三姬開始慌了起來。




(討厭! 都怪我太急了, 害我一時不知道要怎接下去! 怎麼辦啊!!)

對於十三姬匆忙得趕過來還有不清楚的解釋令稍微秀麗皺了下眉頭, 今天的十三姬怎那奇怪呢??

秀麗微微開口, "十三姬, 不要急, 如果你是想跟我討論劉輝的事的話, 我們為何不一邊走一邊討論呢? 反正我現在也不急著去忙我的事, 你應該也沒有什事要辦吧? 不妨跟我去御史台一趟吧?"

"秀麗妹妹..." (天啊! 太感激你了, 秀麗妹妹!!) "那我幫妳拿一點書吧!"

之後, 兩人便一起走往御史台.

"所以, 妳是想跟我討論什呢, 十三姬?"

"我啊, 其實是想要你來幫我還有劉輝籌劃一個完美的婚前度蜜月計畫.” 十三姬笑笑的拜託秀麗, 而心裡卻不斷的在掙扎.

(不知道這個理由行不行得通? 但是, 我根本想不到比這更好的方法了! 只是, 秀麗妹妹會說"好"嗎? 算了, 假如她拒絕, 我也要死纏爛打直到她說"好"為止.)

秀麗微微睜大眼睛, 而手中的書也紛紛掉落, "啪! 啪! 啪!"

"秀麗妹妹?!"

"真不好意思喔, 十三姬, 書竟然都散掉了, 結果害你也得來幫忙整理文件."

兩個女孩正在走廊中央撿著剛剛秀麗不小心掉下來的書本, 只是很不湊巧的, 有幾分書本整個散掉, 紙張灑的到處都是.

"沒問題, 反正我現在也沒事幹, 不如讓我們邊聊邊撿吧! 那, 你覺得我剛剛那個提議好不好呢?" 當十三姬看到秀麗不小心把書本放開時, 心裡可是暗中歡呼, 因為她知道秀麗的心有被自己的提議動搖.

(這叫做忌妒還有心痛, 秀麗妹妹. 很不甘心, 對吧? 那就趕快接受劉輝的心意吧!! 不過我也很對不起你, 有可能還會讓妳陸續的體會到這些不愉快的感覺, 但我這做是為了你們的幸福著想啊!! 如果不推妳一把的話, 妳們的戀情永遠不會有結果的.)
"喔..." 秀麗淡淡的回應, 而心中也感到有點悶悶的.
雙手正迅速得整裡著資料, 似乎是很想要早點結束這段對話.
"那秀麗妹妹, 妳願意幫我嗎?" 十三姬的聲音充滿著期待而眼睛更是瞪大的看著秀麗, 好像在請求她務必要接受她的要求.

"這個嘛... 我應該不太適合做這種事吧? 在戀愛方面... 我想你應該要找我以外的人啊... 我想楸瑛應該會比較適合這份工作吧."

(喔~ 想推掉責任啊? 我不會讓你稱心如意的!)

"可是秀麗妹妹, 楸瑛四哥只是比較會搭訕而已啊! 這重要的工作, 我信不過他呀! 更何況, 這種事情, 要我拜託男生, 即使是自家人, 我還是會... 不好意思..." 羞澀的神情還有頭低低的, 任誰都看不出來這其實是在演戲!

秀麗為難的看了看十三姬, 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嗚... 我是真的不知道該怎做啊!!)

看到秀麗如此懊惱時, 十三姬的嘴角微微上揚。

(看來秀麗真的感到很緊張, 沒辦法嘛! 誰叫我的演技那好, 而且又那了解秀麗. 果然, 採取激烈攻勢才能夠擄獲秀麗的心.)
"秀麗妹妹, 拜托妳... 妳是我唯一信任的人, 請你幫幫我這一生的大事, 好嗎?"

在十三姬一而在再而三的懇求之下, 逼得秀麗不得不答應, "好吧. 但是如果計畫的不夠週到或是完美, 請多多包涵."

(討厭! 都怪我太急了, 害我一時不知道要怎接下去! 怎麼辦啊!!)
對於十三姬匆忙得趕過來還有不清楚的解釋令稍微秀麗皺了下眉頭, 今天的十三姬怎那奇怪呢??
秀麗微微開口, "十三姬, 不要急, 如果你是想跟我討論劉輝的事的話, 我們為何不一邊走一邊討論呢? 反正我現在也不急著去忙我的事, 你應該也沒有什事要辦吧? 不妨跟我去御史台一趟吧?"
"秀麗妹妹..." (天啊! 太感激你了, 秀麗妹妹!!) "那我幫妳拿一點書吧!"
之後, 兩人便一起走往御史台.
"所以, 妳是想跟我討論什呢, 十三姬?"
"我啊, 其實是想要你來幫我還有劉輝籌劃一個完美的婚前度蜜月計畫.” 十三姬笑笑的拜託秀麗, 而心裡卻不斷的在掙扎.
(不知道這個理由行不行得通? 但是, 我根本想不到比這更好的方法了! 只是, 秀麗妹妹會說"好"嗎? 算了, 假如她拒絕, 我也要死纏爛打直到她說"好"為止.)
秀麗微微睜大眼睛, 而手中的書也紛紛掉落, "啪! 啪! 啪!"
"秀麗妹妹?!"
"真不好意思喔, 十三姬, 書竟然都散掉了, 結果害你也得來幫忙整理文件."
兩個女孩正在走廊中央撿著剛剛秀麗不小心掉下來的書本, 只是很不湊巧的, 有幾分書本整個散掉, 紙張灑的到處都是.
"沒問題, 反正我現在也沒事幹, 不如讓我們邊聊邊撿吧! 那, 你覺得我剛剛那個提議好不好呢?" 當十三姬看到秀麗不小心把書本放開時, 心裡可是暗中歡呼, 因為她知道秀麗的心有被自己的提議動搖.
(這叫做忌妒還有心痛, 秀麗妹妹. 很不甘心, 對吧? 那就趕快接受劉輝的心意吧!! 不過我也很對不起你, 有可能還會讓妳陸續的體會到這些不愉快的感覺, 但我這做是為了你們的幸福著想啊!! 如果不推妳一把的話, 妳們的戀情永遠不會有結果的.)
"喔..." 秀麗淡淡的回應, 而心中也感到有點悶悶的.
雙手正迅速得整裡著資料, 似乎是很想要早點結束這段對話.
"那秀麗妹妹, 妳願意幫我嗎?" 十三姬的聲音充滿著期待而眼睛更是瞪大的看著秀麗, 好像在請求她務必要接受她的要求.
"這個嘛... 我應該不太適合做這種事吧? 在戀愛方面... 我想你應該要找我以外的人啊... 我想楸瑛應該會比較適合這份工作吧."
(喔~ 想推掉責任啊? 我不會讓你稱心如意的!)
"可是秀麗妹妹, 楸瑛四哥只是比較會搭訕而已啊! 這重要的工作, 我信不過他呀! 更何況, 這種事情, 要我拜託男生, 即使是自家人, 我還是會... 不好意思..." 羞澀的神情還有頭低低的, 任誰都看不出來這其實是在演戲!
秀麗為難的看了看十三姬, 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嗚... 我是真的不知道該怎做啊!!)
看到秀麗如此懊惱時, 十三姬的嘴角微微上揚。
(看來秀麗真的感到很緊張, 沒辦法嘛! 誰叫我的演技那好, 而且又那了解秀麗. 果然, 採取激烈攻勢才能夠擄獲秀麗的心.)
"秀麗妹妹, 拜托妳... 妳是我唯一信任的人, 請你幫幫我這一生的大事, 好嗎?"
在十三姬一而在再而三的懇求之下, 逼得秀麗不得不答應, "好吧. 但是如果計畫的不夠週到或是完美, 請多多包涵."

"真的嗎?! 一言難盡 駟馬難追, 絕對不能收回妳剛剛所說的話喔! 那秀麗妹妹, 我現在立刻過去告知劉輝我們的"甜甜蜜蜜"婚前度蜜月喔!! 再見~" 說完, 十三姬便轉身就跑, 留下了她整理好的資料, 書籍, 還有秀麗.
(怎感覺好像中計了? 為什覺得事情好像沒有想像中的單純呢? 算了! 還是趕快過去御史台簡單閱讀一下清雅的資料吧~)
就這樣, 秀麗拿起所有的書籍, 獨自一人走去了御史台, 也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掉入了十三姬的戀愛大計畫的陷阱裡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你們看到嗎?剛剛皇后娘娘撲到茈將軍的懷裡。”又是那個八卦的宮女。

“怎麼看不到呢?還那麼深情啊!”七嘴八舌地說起來。

“莫非王就因為這樣而跟皇後娘娘吵架?”易妃的奴婢插嘴道“可那茈將軍是聖上召入宮的啊!”

“難道王引狼入室?”蘭妃的奴婢斬釘截鐵地問著。

“那麼王會定罪嗎?這可是滔天大罪!!”夏妃的奴婢說著。

“我相信皇后娘娘不是這樣的人。”秀麗的宮女說著。

--------------------------------------

不妙的是,這些胡言亂語..

已經傳到大殿‧‧‧‧‧‧


大臣們為此也議論紛紛,即使靜蘭怎樣解釋也無濟於事‧‧‧‧‧‧ 
--------------------------------------

 私底下‧‧‧‧‧‧

“劉輝,不是也相信那傳言吧?”靜蘭堅定地看著劉輝‧‧‧‧‧‧

“孤能怎樣呢?”劉輝說罷轉身離去‧‧‧‧‧‧ 

靜蘭留意到,劉輝跟他說話時,用了“孤”,而不是“我”。

劉輝是知道的,他看到秀麗那天在櫻花樹下滿滿的紙上亂七八糟的“劉輝”字樣‧‧‧‧‧‧

可是,他更清晰地記得,還有“靜蘭”這兩字樣的存在‧‧‧‧‧‧  

難道,這一切都是錯的?
-------------------------------------
後宮內

劉輝那道“皇后進冷宮反思一個月。”的聖旨,把秀麗的心,撕裂了.

“皇后娘娘?還好吧?”身邊的宮女問道‧‧‧‧‧‧
 
“嗯,沒事‧‧‧‧‧‧ 我們進去吧。”

一個顫抖的身影,被冷冷的濃霧,吞噬了‧‧‧‧‧

-----------------------------------------

愛,其實很簡單。
 
情,只是太忠誠。

彩雲國。
--------------------------------------

時間如流水,一去不復返。

陰風習習的冷宮,那般清涼,第一個進冷宮的,竟是當今皇後.遍傳百姓口際,飯後閒茶必談.好的壞的言論,無所不。在宮內宮外,亦是如此,反反覆覆......

沒有半句噓寒問暖,沒有半張暖床之被;沒有半個人的影子,沒有半點繽紛熱鬧。孤獨,是一人承受的苦擔,心寒,未曾有人知曉。一把二胡,一張木床,一套桌椅,一個茶杯。褪色的牆壁,褪色的回憶;殘舊的地板,殘舊的意識;遺失的美景,遺失的美好。筆墨紙硯皆不全,唯有秀麗獨思。冷宮裡每夜都傳來這般優雅悲傷的曲子,婉轉動聽,滿是悲調,更是催人淚下。今夕亦是如此 ......

一個時辰,一天,三天,一週,八天,十天,兩週...... 這半個月裡,與孤獨相伴,與空虛入睡。而秀麗卻不為此流下一滴淚......
乾涸的雙眼已是滄桑,殘弱的身子更是難堪......飯前飯後的惡心,日日夜夜的疼痛,忽睡忽醒的日子。佇守在冷宮外卻不敢踏進的那個影子何嘗了解?

-------------------------------------

即使如此,劉輝還是沒有勇氣跨進冰冰的冷宮半步,呆呆地是凝視,隱隱的是心痛。每當想起那情景,他的心卻不由得抽動。櫻花樹下,秀麗投進靜蘭的懷裡,喃喃地說著他聽不到的話......那撕裂的痛,她不知曉 ......

說到底,劉輝還是沒有碰過其他妃子,名義上的待寢,實際上的治理政事......四個妃子誰看不懂劉輝的用苦良心,看到的盡是那個她們遙不可及的背影。目睹的只是駐守在冷宮外卻不敢進入的孤獨影子 ......

兩顆赤裸的心,燃燒著熱熱的火花,承受著冰冷的刺痛。
-------------------------------------

今日午時,靜蘭領兵凱旋而歸,卻聞盡皇宮之醜事,也無非是皇后失寵進冷宮之事......
有的是憤憤不平,有的亦是振振有詞......靜蘭的心中如此憂鬱,出兵前的對話,就顯不妥,原來,這不詳的預感這般準確。不宜多想,直奔大殿,了解此事,還小姐一個清白是最重要的..

片刻後..

-------------------------------------
靜蘭的長劍凌駕於劉輝頷下,把握的力度這般難擋,劉輝卻依然如此鎮靜…

“找朕何事?”問得那麼淡,那麼深…

靜蘭隱約地感覺到,又是一個“朕”字,這是何等的等級制度..

“把小姐放出冷宮.”靜蘭逐字逐字地陳述著,滿腔憤怒與心疼..

“然後跟你一個逃離宮殿?”劉輝的反問如此諷刺,連他自己也不甘于相信,自己會說出這樣的話來!這大概就是那可怕的嫉妒之心吧..可以令一個溫和的人變得如此邪惡…

“紫劉輝!你不懂小姐!”放下劍柄,一手抓起了劉輝的衣領,猙獰的樣子這般狼狽…

“對,懂的是你.!”劉輝現在每說一個字,心就狠狠地抽動一下…他的嫉妒前所未有,那邪惡的樣子讓人畏懼,讓人心驚..可他的心裡,是一千個一萬個對不起,卻被心中那黑暗的火燄重重包圍,不得不想傀儡般說著自己不喜歡的話..

“轟”地一聲聲響,劉輝被靜蘭狠狠的拳頭而跌落在地,靜蘭那忠誠的表情變得那般嚇人,冷冷的唇裡□出短短的四個字:“小姐愛你.”

劉輝的心顫抖,可是,黑暗還是能把理智給掩蓋:“跟別的男人相擁叫愛!”

靜蘭呆了,他不善表達,在備受此說的情況下,他心中的之友還小姐一個清白。那忠誠的心如此劇烈。拔起劍來,揮劍一下,刺傷那靈活的右手,血液不斷湧出…

“你瘋了!”劉輝失去理智般看著瞬間自殘的靜蘭…

“我還真是瘋了…怎麼會把小姐交託你這樣的一個人!

‘倍受艱苦,一心為你,管理後宮,母儀天下,換得下人胡言亂語,欲哭不得,為此命薄,情亦逐日劇增,劉輝一語擊破愛之心。若存信,何相瞞。靜蘭,我累了。’這就是小姐那天跟我說的,你都把什麼胡言聽進去了?”靜蘭好不容易平復的心情再次瘋狂…

情亦逐日劇增,劉輝一語擊破愛之心.

這個話不斷地重復在劉輝的耳際..

他,錯了。

-------------------------------------
清風撫過,帶走邪惡..

“靜蘭,我錯了.”劉輝想是相通了一切般,緊崩的眉頭放鬆,一副處處可憐的樣子:“靜蘭..我傳太醫來幫你醫療,現在就前往冷宮..”劉輝的心不斷地跳動..

原來,他們的愛,都很單純.

原來,靜蘭的情,出於忠誠.

以至於傷右臂已還秀麗之清白,忠臣,何聽外人言之,而錯信胡言,割裂痛之心,擊破愛之心…

“快傳御醫到大殿治療茈將軍,速往冷宮。”簡簡單單的說話…

“遵旨。”一聲下,聲傳萬里,御醫前往大殿的途中..

“皇上起駕─”小郎子的聲音再次響起..

大殿下,只剩下靜蘭那嶙峋的身軀..

血在滴。心在痛。



冷宮。

陳舊的牆上盡是沒有修剪的雜草,殘舊的地面讓人心感惡心,憔悴的人燒痛誰的心。

“皇─”下人正想稟報,卻被劉輝阻止了..

奴僕退下,劉輝獨自一人走進冷宮。

每一步,都是如此的艱辛…像是全身被綁著鉛塊般…

優雅婉轉的琴聲更是淒慘寂落,輕輕靠近,卻有這般沉重的罪惡感…

消瘦的人,讓他這般痛心…

“秀麗......”嘶啞的聲音滿是愧疚..

等待,是時間的折磨..

“啪”地一聲..

二胡摔落,瞳孔張大..

秀麗緩緩地站起來,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那熟悉的面孔。

冰冷的心尋找著溫暖的懷抱。

視線卻逐漸模糊..

這麼一把投進劉輝的懷裡,沒有言語..

起初,劉輝認為那是因為秀麗對他的想念。

可是,他錯了。

秀麗就這麼沒有血色地,倒在劉輝的懷裡… 

----------------------------------------

那刻霹靂雷雨

這時如沐春

彩雲國 。
“秀麗......秀麗......妳這是怎麼了?快、快傳御醫!前往赤愛宮。”

話音才落,劉輝把秀麗抱起來,深情慌慌張張地。手臂揣得那麼緊,不斷地冒著冷熱的汗水......
秀麗。一定要平安無事。我辜負妳。我不該誤聽胡言,我不該把妳入冷宮,我不該這麼小心眼,不該...我不該......

 御醫們每個都急速趕來,像是宮中出了什大事。陽光下忙碌的身影,觸動全宮。 白妃,夏妃,蘭妃,易妃,全都匆匆忙忙地趕來......聞見秀麗終於離開冷宮禁地。當然是興奮,對於她們來說,後宮沒秀麗就是不成樣,即

使劉輝這般規律地出現在她們的眼前,除了政事,什麼都沒有。偶爾的小憩,口中念道的除了秀麗還是秀麗。

何曾見當今王念道自己的乳名呢,不曾擁有。他們的愛,勝過夫妻。誰也不曾對誰忽視,想到的第一個名字都是雙

方的,四個妃子都毫無怨言,她們不奢望得到聖上的愛憐,也不敢有任何奢望。歷代上的後宮,第一次出現妃子不

爭寵的現象,這並非是王沒有魅力,只是她們都懂得安守本分,理解到自己不應該插進這美麗的愛情中,她們更清

楚,即使她們怎麼努力,也不會得到王的寵愛。 與其這般曖昧地勾引王,割斷他們的愛情,何不好好相處,尋找一

個有才有志的知己呢?她們都是聰明的人,總有一天,當王說服麻煩的臣子,她們都能得到解放,自由尋找自己的
歸屬。可是,她們不曾知道,總有一天,她們會動真情......

 
“若果秀麗有什麼不測,你們所有人都要頭落地。”第一次,看見當今王有如此重的怒氣,所有御醫都臉色慘白,
誰有勇氣抵抗皇令?也為自己的人頭著想.....把脈的手不停地顫動,在秀麗脈搏上的紅線不停地跳動,屏外的御

醫一個接一個地明白,聚集一起,討論著大家得到的情況,那麼不約而同地低聲說著:“皇后的是喜脈。”看著跟

自己一樣是這樣結果的御醫們,派個代表,恭恭敬敬地在王面前,雙手緊扣,說著:“啟稟王,恭喜王,皇后娘娘有喜。”這麼簡單地幾個字......劉輝緊湊的眉頭鬆開了,慘白的臉色變得紅潤了...... 

秀麗,懷有他們的結晶,他比誰都高興!

其他人也知趣地退下了..

房內只剩下他們倆,凝視著沉睡的秀麗,劉輝的心中起了漣漪......

相遇是意亦是緣。

朦朦朧朧間他想起了第一次相遇,那麼一個想要逃離後宮的秀麗,經過多翻折騰,升為皇后。他們之間,曾經的美好,短暫的快樂。

曾經,他亦認為,自己能給眼前的女子永遠的幸福,殊不知,冰冷的宮殿帶來的是如此多重的阻礙。心中也常默默地叨念著:總有一天,他們要逃出這皇宮,到一個與世人隔絕的地方,過著世外桃源的生活。可自己卻把她入冷宮,就是那點可恨的嫉妒心作怪......

人世茫茫,真的能這麼輕易的相遇,何能遺忘......憔悴的秀麗,是被自己折磨而成的。心中無盡的愧疚,此世難補。這麼半個月,他也想過,把秀麗放走的,可是,卻還是那麼自私,無任何行動,默默地守在冷宮外。哪怕一點也好,他想要把秀麗永遠都困在自己的世界裡......

如今秀麗身懷六甲,他應該高興的,可是,卻有那麼點點苦澀......他不知道,秀麗對於他的,是愛,還是同情......

靜蘭說的,他聽進耳裡,刻在心裡。
刺,難以拔出......

秀麗何曾在自己面前表露自我?何曾跟他訴說過苦楚?何曾把他當愛人呢......

最重要的時候,他不在。

最需要的時候,他亦不在。

結束一連串的思緒,輕輕地俯下身,往秀麗的唇上深深地一吻,那般纏綿......

卻驚醒熟睡的秀麗......

瞪大眼睛的秀麗憤怒地看著劉輝,那憂鬱的神情煙銷魂散,換來的是慌張的神情......

“你偷吻我。”秀麗的說話讓劉輝更慌張了.......臉浮現紅暈。

“那個,不是。我......我只是......只是輕輕地......碰了.......不......才不是......偷吻......”劉輝像小孩子的辯解惹得秀麗笑......

大膽地,勇敢地......

秀麗把劉輝的唇封住,冰冷的液體很快落下。不需要任何言語給與安慰,這是給劉輝最好的答案.......她愛他,無可否認......在冷宮的日子,讓她痛苦,她喜歡劉輝那無微不至的關心,不是冷宮那置之不理的情況。她何曾不是認為自己在可憐劉輝,最後得出的結論,否認這一切的前提。
愛,不知不覺間變濃。

吻,在淚水中變得堅定......

誰也不能阻止他們相愛......

秀麗,主動吻他了......

“秀麗......”劉輝出乎的興奮讓秀麗不知所措......

她太衝動了。

“怎......怎麼了?”秀麗低下頭,埋下羞紅的臉亦沒有勇氣抬頭......

“妳有了我們的結晶。”這,是劉輝淡淡的描述。
“什麼!!”迅速地抬頭,驚訝地看著一直在笑的劉輝,想是自己被耍了般.......

毫不顧忌地說著:

“笨蛋劉輝!!” 


櫻花樹下       花瓣紛亂

彩雲國

.......我不要孩子啦..”秀麗這麼不負責任的話一出,把劉輝那份高興的情感給拋的煙銷魂散......
“妳......妳說什麼?”劉輝就這麼驚訝地問著..

“我說我不要孩子!”秀麗這般認真的神情,真的把劉輝給嚇壞了..

她說,他不要孩子。

她的意思是,她不要他們的結晶了。

劉輝那漸變的深情這般嚇人..彩虹那麼漂亮的顏色在劉輝的臉上轉變..他自己也不會知曉,自己的神情可以比上什麼......呆楞地看著眼前的秀麗,滿是說不出的話語。

她真的那麼狠心嗎?

不要那個小小的生命?那麼他們的結晶......

“劉輝......怎麼了?”秀麗看著這麼不對勁的劉輝,關心地問著......有一種說不出的內疚......

心中是不停的折騰..秀麗說不要孩子,他們的愛不能延續了嗎?難道秀麗還沒有原諒他嗎?難道這是他應得的後果嗎?秀麗會拋棄他嗎?會再次離開宮殿嗎?他真以為他能擁有她的,為什麼又到了這樣的地步呢..這不是他想要的結果......不是!!
“劉輝......你回應啊..你沒事吧?”秀麗擔心的表情,比劉輝的變臉更多幾分憂鬱..她說得太過分了嗎?

可劉輝還是呆滯地,無動於衷。
“劉輝,我開玩笑的啦。誰讓你一直都不來冷宮看我.不............”秀麗這麼一個玩笑,把劉輝還真嚇壞了,原來這只是一個小小的懲罰。

懲罰他一直不去冷宮看望她,懲罰他對她的冷淡,懲罰他那些種種的過錯..

即使如此,他還是能原諒她,他亦深知,他負了她,這一切的一切,也無以補償..

毫不留情地吻下去,除了那些發洩外,亦存絲絲愛戀..

床上挪動的身姿,房外隱傳的低喃..

最起碼,他愛她。

她對他,亦如此。

陽光的餘照射進屋子裡,那麼溫暖,亦暖人心窩..

“秀麗?醒了?”劉輝看秀麗看得出神,回過神來才看到已睜開睡眼的人..

“嗯。”滿是朦朧的回應,那般吸引..

“秀麗......”劉輝這般毫不顧忌地把眼前的人擁進懷裡,喃喃地說著..

“怎麼?”秀麗不知道何時,聲音變得這麼懶惰起來了..

正想掙開劉輝的懷抱,卻被狠狠地環緊,下巴頂在秀麗的肩上,溫熱的唇在秀麗的耳際低聲說著:“讓我多抱一會兒。”

這般磁性的聲似,的確誰也無法抵擋。能把人的理智變得糊塗,縱使不想遠離這聲音。可秀麗想到百姓的幸福還在劉輝的手上,那些琳琅滿目的政事還有一大疊要批奏的,即使是那麼不願意離開,還是狠狠地說著:

“給我上早朝去!!”

然而,狠狠地把劉輝推下床,自個睡去了..

愛       不似靈魂      勝似靈魂

彩雲國

這麼乾脆地把劉輝趕出後宮,秀麗自個偷偷地起來,左顧右盼地試探著。確認劉輝走後,便頑皮地穿起宮女的服裝,偷偷地溜出赤愛宮,誰都不曾發現..
忙忙碌碌地上完早朝,批完奏,劉輝第一件事就是前往赤愛宮......

“秀麗,我回來了。”像小孩子般,是這麼可愛的聲音。

可是,房裡人影也沒有一個..

劉輝慌慌張張地一一找遍,卻還是不見秀麗的身影,悶悶不樂的心不禁顫動..

“來人!秀麗在哪?”劉輝突如其來的發怒把奴婢們嚇的臉色發白,可誰也答不上話..

“稟告王,奴才沒有看見皇后娘娘踏出赤愛宮半步。”這般理直氣壯地回答著。

“好吧,現在,人呢?”劉輝突發的冰山讓人心寒。

可是,誰也不能給他一個完整的回答..

“王,我們還是派人去搜查吧,這樣好讓王早點知道皇后娘娘的去向。”身邊的小郎子畢恭畢敬地說著,可劉輝卻沒有答理..

“你們退下。”簡單的回覆,無人抵擋..

隱隱約約地,劉輝聞到奇怪的聲音,類似笛子之類的聲音.可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秀麗會在笛子傳聲來的源頭..

一路順著笛子的聲音回轉,那麼難聽的音色,讓人不禁冒汗.....就這麼地,穿過竹林,鬱鬱蔥蔥的樹林,很容易迷路,可是,連笛子的聲音都沒有了......這樣讓劉輝覺得不知所措,雖然迷路對他來說不是第一次,可眼見天色漸漸往黑裡逃,令他又想起了那種可怕的回憶.. ....

秀麗的身影,突然出現在劉輝的眼前。可是,身旁還有一個令他覺得陌生的人,奇怪的是,那身穿的衣服奇異,頭上頂著的什麼東西更讓人疑惑......

不顧一切地,劉輝前去,說著:“秀麗,你們......”劉輝的聲音也不知道是何時變得那麼膽怯了..

秀麗驚訝地轉過頭去,她多麼希望眼前的不是劉輝..

可那嘶啞的聲音否認了她所有的希望..跟龍連這麻煩的知己偷偷地見面,就為了不影響宮中的人,可是,一切都被揭穿了.龍連以後一定可以在宮殿內為所欲為..

“秀麗,他......是誰?”劉輝略帶吃醋的語氣讓秀麗覺得這般滑稽......

龍連就那麼毫不顧忌地把手搭在秀麗的肩膀上,自豪地說著:“她是我的知己一號。”

可是,劉輝根本就沒有聽他說話,目光僅留在他搭在秀麗肩膀上的那手臂,臉色漸變,生氣地嘟起嘴巴,憤怒地說著:“放開你的手!”

不僅僅是龍蓮,連秀麗也嚇壞了,劉輝一定不知曉,他那時候的表情有多麼可愛..

懂得時機的龍連當然知道是時候告辭了,可是,在轉身的那一剎那,回過頭來,懶懶地問道:“秀麗?今天我睡哪裡?到妳的寢室嗎?”龍連不經意的話卻再次惹起風波..

不僅是劉輝氣,現在秀麗更氣了..

“喂!藍龍蓮,你不會太過分了嗎?宮殿那麼大你就不會找其他地方嗎?”秀麗的氣憤在劉輝這麼可愛,可在龍蓮的眼裡卻那麼可怕..

嘟起嘴唇,像是犯錯的孩子般,龍連緩緩地說著:“開玩笑的!別讓你孩子還沒有誕生就被娘嚇壞了......告辭。”龍連每次都是這麼瀟灑地消失,拿起他的笛子,難聽的旋律,再次響起..

“秀麗..”劉輝在秀麗後面,一個華麗的擁抱,訴盡不言的錯覺..

“怎麼了?”秀麗耐心地回應著劉輝..

“你把我嚇壞了。”無微不至的關心暖透的秀麗的心..

“嗯,現在不是沒事了麼?”秀麗的聲音那麼淡,她那麼害怕會傷了劉輝..

劉輝輕輕地撫著秀麗的腹部,喃喃地說著:“秀麗,你..愛我嗎?”他是這麼沒有信心地問著..

“愛.”秀麗的回答幹脆,響亮.

“那麼,愛多少?”劉輝這麼忍不住地往下問..

“21%。”

秀麗的回答響遍竹林..

魂。裂。彩雲國

西方有這麼一個傳說.

有一對雙愛的人兒,男子很愛很愛女子.

有一天,女子問著男子:“你愛我嗎?”

男子毫不猶豫地回答著:“愛.”

女子更是好奇地追問著:“那麼,你愛我有多少?”

男子的回答是:“21%。”

女子會納悶地說著:“這麼少。”

而男子只是笑而不答。

這樣反反復復地追問,可答案還是一個.......

後來,女子因此跟男子分別了。

3年後。

男子戰死沙場,女子亦傷心地度過每一天......

直到在男子的葬禮上,有一個好心人跟女子說:“每個人去世了,都會有21%的物質離開本人的身體.”

女子這般好奇地問著:“是什麼?”
好心人告訴女子:“那是,靈魂.”

當好心人轉身離開時,女子全身癱瘓般跌落在低,留下的,是深深的愧疚與淒慘…

原來,男子對她的愛,是整個靈魂..

-------------------------------------

“21%?秀麗,為什麼這麼少?”劉輝可愛的聲音令秀麗不知所措..

“不為什麼。”秀麗的回答是這麼乾脆。

“那麼。還有79%呢?”劉輝本性的好奇逐漸暴露..

“紫劉輝!!我可不喜歡這麼囉嗦的男人哦。”秀麗這麼話中有話的回答,給劉輝一個震驚,可是,終究是讓劉輝閉嘴了..

沙沙的風聲,飄落的殘葉,夜空中閃爍的星星,這般孤獨.依偎著的兩個身影,在黑夜中滑過一道黑光..

兩人就這麼靜靜地相擁著,誰也不願意去打破這時的寧靜。這麼心靈相通地了解到,以後,就不會再有這麼寧靜的時分了,明天,面對他們的,該是怎樣大的阻礙呢。

秀麗的雙手一緊,兩人靠得更近了,靠著劉輝的胸膛,秀麗什麼時候都覺得很安心.淡淡的薄荷香味撲鼻而來,實話實說,她愛這樣的感覺.劉輝亦會以同樣的方式回應她,只是冰冷的指尖尋找著溫暖的感覺。

總有一天,他們會離開這裡。

誰也不會知曉..

-------------------------------------
“秀麗..”劉輝終於還是先開口了......

“嗯?”懶懶的聲音。

“不要接近那個藍龍蓮,好不好?”劉輝的聲音楚楚可憐的......
“你不喜歡他?”秀麗的反問卻令劉輝覺得有壓迫感......
“嗯。他是怪人。”劉輝孩子氣地嘟起了唇......

“他不是怪人,懂他的人鮮有。你亦可以嘗試去懂他。”秀麗的回答給劉輝的心刮過一道痕跡......

“我只要懂妳。”劉輝曖昧地回答,令這氣氛再次回到了寂靜的意境..

風很溫柔地撫著他倆,似是給他們最後的溫柔......
若是天有什麼不測,他們誰也不能分開誰...... 

翌日。 大殿。
 
“啟稟王,敵國黑魂國經已向我們傳來戰書,陽春三月之時交戰,緣由不明,現已是一年之末,望王指示。”

霄太師突如其來的稟報,嚇倒劉輝。

黑魂國,與彩雲國的關係一直不良。那是一個被黑暗包圍的國家,跟他曾交戰的國家都沒有一個不是荒無人煙,失去生機的。現在,黑魂國的目標竟是彩雲國.然而緣由卻不明,這裡面的事情,多麼令人注意...... 那麼,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暫且派人到敵國問候,緣由了解後,再從長計議。”劉輝宏壯的聲音擊倒所有人...... 

“是。”霄太師畢恭畢敬地退下..
 
劉輝的心緒被這番話,更加繚亂了。

----------------------------------------

後宮,赤愛宮。

“秀麗!”劉輝每次前來赤愛宮,都不許下人稟報,亦不管秀麗在幹什麼,闖門就進。
 
所有的妃子亦恭恭敬敬地請安......

除了秀麗之外...... 

“妳們都在?”劉輝在後宮裡,這麼毫無拘束地..
 
“是。”四個整齊的聲音再次亮起。 

“我該找機會讓妳們都能出去。”劉輝鄭重的宣布讓四個人都得到欣慰.. 

可是,劉輝不曾知曉,她們之中誰動了真情..
 
“在宮中也不錯。”易妃突然的回答,讓劉輝不知所措..
 
那眼中的情愫,是對於誰的呢.. 

誰知道..

“嗯。不過每天都是一樣的生活可不好,哪天王把我們都帶出去?”蘭妃更是說著自己心中的希望..

“有皇后在我卻不覺得悶。”白妃的回答更是令人驚訝。

“嗯。”夏妃的贊同這麼淡,那麼深。

“原來妳們都..”秀麗被她們的回答也嚇壞了.. “怎麼你們都這麼齊心?”劉輝的好奇心是這麼容易流露。
 
可是,誰都笑而不答.. 

或許,她們與秀麗,已經結下誓言。或許,她們想要看著他們快樂的幸福。或許,她們都厭倦了外界的生活.在這裡,她們能安心.這,已經足夠了.. 

對於劉輝的冷淡,她們,也習慣了.. 

可是,誰也沒有勇氣去愛他.. 

牽連一起的,是那麼隱約的信仰..

當這麼燦爛地陽光消逝,黃昏亦悄悄地前來.. 退安後,終於剩下兩人的時間了. 

劉輝開門見山地跟秀麗念到:“黑魂國向我們下戰書了,沒有任何緣由.”
 
聽罷.. 

秀麗的瞳孔漸漸變大.. 

黑魂國,多麼熟悉的國家..曾經,她給與一男子的救助,讓他得到第二次生命..
 
那時候的豪言壯語,難道實現了? 

下戰書的,會是他嗎? 
----------------------------------------
十指緊扣。 默默祈禱。

“秀麗?怎麼愣住了?妳有什麼線索嗎?”劉輝呆呆地看著秀麗,緊張地問起來..
窗外時陣陣雷聲的打擾,大雨傾盆的夜際,風更強了..

“讓我去吧。”秀麗簡簡單單的回答,讓劉輝更是不可思議..

“妳一定有什麼事瞞著我。”劉輝深邃地看著秀麗。

“沒什麼,別想太多。”秀麗的語氣平淡得出奇..

“秀麗!”劉輝鼓起臉頰,看著有點生氣的樣子。

“怎麼?”而秀麗的反問這麼有氣勢..逼得劉輝無語..

水滴不停地敲打著他們的窗子,像是有鼓強烈的壓迫感逼著他們一般..轟隆的雷聲亦是給予他們種種預示,這麼一個世間,要來的,始終都要來..誰能躲得過這麼強烈的暴風雨?或是像那精靈般的海燕那樣,用力地呼喊著,歡呼著。“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
 
“睡吧。”劉輝到最後,也只是悶出這麼兩個字眼..

秀麗呆呆地依在椅子旁,若有所思的樣子,劉輝一點也猜不透此時的秀麗。
垂下的眼簾有著他看不懂的回憶,低頭時的表情總是這麼憂鬱,冷漠的背影就是不讓他靠近,深藏的痛楚他也一無所知。 

死生契闊,與子相悅;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這真的會屬於他嗎?

不懂。

還是不懂..

今晚,誰亦沒有睡著。翻翻騰騰的一個晚上,雷雨交加的一個晚上。
他們意外地失眠了。

秀麗亦不懂,為什麼,自己就不想告訴劉輝自己要去的原因。同樣地,劉輝亦沒有繼續追問下去,突如其來的隔閡,讓他們如此陌生..

黑魂國的君主,發戰的源頭,與秀麗的關係,隱瞞的內情,什麼都不曾知曉..

還口口聲聲地說愛..

豈不是笑話..

看著憔悴的秀麗,劉輝輕輕地一吻,驚醒了秀麗..

唇,是熱的,吻,是燙的..

“劉輝。讓我去吧。那麼,一定不用打仗。”秀麗的聲音如此嘶啞..

“那麼,我跟妳一起去。”劉輝的話那麼深..

“我一個人去。”秀麗堅定地說著。

“妳身懷六甲。”劉輝一針見血。

“沒事的。”秀麗簡單地帶過一切疑問…

“妳會回來嗎?”劉輝的語氣很輕,很溫柔…

“一定。”秀麗的話這麼重..

“嗯。”劉輝狠心地答應了。這般矛盾的他們,誰能作主呢.

劉輝乃一國之君,不能輕易離開自己的國家.秀麗身為女子,亦是皇後,單身前往敵國,危機重重,可堅定的眼神總是那麼自信..

他害怕她不會回來了.他不想讓她去,可是,有哪一次,他能說服她呢?沒有..即使不願意去承認,可殘忍的事實就是如此..

他堅信,一定有什麼,牽連著他們..那個,到底是誰..

他很想知道…

看著呆呆的劉輝,秀麗心軟了.可是,卻沒有勇氣再開口..

可是..

這一次..

他害怕。她更怕。


翌日.

她前往黑魂國.

只留下

死生契闊,與子相悅;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這麼一句話.

狠狠地離開了..而劉輝,卻意外地沒有送行.所有的大臣都懷著憂心忡忡的神態出現.妃子們都擔憂地與她對視.那麼深情..那麼深邃..

她亦不知道,劉輝..

在途中,偷偷地.跟著她.

前往黑魂國.. 

一個月的奔波,身懷六甲的秀麗,“隻身”到達黑魂國…

黑黑的圍牆,高大的籬笆.頂端的輝煌,那般壯觀.準確的數學計算,把這建築襯託得這般完美..碩大城門緩緩地為她打開..

然後,走出一個偏偏風度的君子,長長的發絲垂下,俊秀的樣貌驚動全城,卻與劉輝稍有相似,那氣勢,無法抵抗..然而,他就這麼不經允許地,把秀麗擁在懷裡..

可秀麗的掙扎只是徒勞..試問那個女子能抗拒男子的力氣呢..

深深地.狠狠地.他吻下去..

秀麗亦這麼痛苦地..內疚地...

劉輝盡收眼底.. 
------------------------------
淚,鹹的。吻,苦的。 血,腥的。


欲語淚先流。

黑魂國 大殿

秀麗被茶朔洵帶到大殿內,大臣等人都被茶朔洵的一聲命下離開大殿。秀麗在那金碧輝煌的大柱下佇立著,就是不肯坐下,目光呆滯地看著茶朔洵。

“秀麗?千里迢迢前來,怎麼不坐坐?”茶朔洵的聲帶是一貫的寂莫。

“千夜…”秀麗還不容易叫出這久違的名字…

“妳要不要先休息?我命人去準備準備。”說罷,自覺自地站起來,把秀麗拋在一旁。

“我告辭了。”秀麗只好狠狠地說著。

“且慢!妳就那麼想念那狗皇帝?”茶朔洵冰冷的聲音纏繞在秀麗的耳際。

說時遲,那是快,秀麗的腰際多出一手臂,茶朔洵就那麼緊緊地擁著秀麗,絲毫不想放開。

“妳的腰怎麼變粗了?”茶朔洵在秀麗的耳旁低喃著,那溫熱的唇令秀麗的臉頰越發的紅。 

“我懷孕了。”然而秀麗一語打破這曖昧的場面,說得這般堅定,唇卻在不停地顫抖..

那雙環在秀麗腰際的雙臂漸漸鬆開。 茶朔洵頓了頓,不自覺地笑了起來,輕輕說道:“那妳來幹什麼?”微閉的雙眸滑出寒冷的夜風……

“別攻打彩雲國。”秀麗開門見山地對茶朔洵說著,堅定的眼神溢出深深的愧疚,還有絲絲的痛心..

茶朔洵卻目不轉睛地目視著秀麗,那纖細的手指順著柔順的髮絲下滑,再把注意力轉向大門,那充滿音量的聲音說著:“在門外偷聽這麼有趣嗎?狗皇帝。”話音剛落,一手把劍向門外拋。

劉輝就那般身手敏捷,穩穩地接著劍,以最快的速度向秀麗走去,痛心地護著她..

秀麗見是劉輝,早已驚訝得出奇,難以置信地問道:“劉輝?你怎麼在這?”秀麗看著劉輝滲出血紅的右手。

心,寒了.

“你真的以為他會讓你獨自進入敵國嗎?”茶朔旬一針見血,讓秀麗沒有說話的餘地.

“說吧,為什麼要攻打彩雲國?”劉輝抓住重點.只瞪著茶朔旬.

“不為什麼.” 茶朔旬散漫的態度自然引起劉輝的不滿,但劉輝當然意識到自己的處境,不好與之開戰…

“那就是說無論如何,你都不會停止攻打彩雲國?”劉輝的發問卻提醒了茶朔旬..

“讓秀麗留下,你獨自回國.從此兩國誓不兩立,怎樣?”茶朔旬無理的要求,劉輝怎會答應?

“那麼我們等著開戰吧.告辭了…”劉輝牽著秀麗,徑直向門外走去..

“你以為走得了嗎?”茶朔旬一聲命下,眾人霎時間排山倒海前來,給劉輝一個措手不及..

十萬大軍的劍尖都指向劉輝,這必定難逃一劫..秀麗終于說話了:“好了.千夜,你先放了劉輝,我們好好說..”

“除非你留下,我不會放他走.”說罷,給他們一個眼神,帶頭的將軍恭謹地回到:“臣遵命.”然後,帶著劉輝,離開大殿.. 

繁星 殘月 茫夜 

秀麗單薄的身影在櫻花樹下搖曳,茶朔旬從後面抱著秀麗,輕輕地說著:“你放心,狗皇帝不會有事…”

“為什麼要這樣?”秀麗嘶啞的聲音令她沒有勇氣說下去,涼風習習,吹亂了茶朔旬的發絲,直落在秀麗的臉頰上,敲打著那粉碎的心,一點點逝去…

“那麼,你為什麼要答應?”茶朔旬的聲音很小,他怕,他怕打破這寧靜..

月光傾瀉,映著秀麗的雙眸.

對了,那時候.

為什麼要答應呢?


插曲 秀麗&茶朔旬 

(秀麗入宮前.)

涼風習習,陰風陣陣. 

秀麗的眼眸變得空洞起來,像是挖空的石洞,早已退色…

是夜,她想起了.

那時,亦是夜…

溫柔的月光映照著樹下的兩個影子.

一個站著,一個依著樹幹坐著.

他們之間,是難言的溝通…

“怎麼了?”秀麗看著那臉青唇白的茶朔旬,著急地問著..

“快了” 茶朔旬只能迸出這兩個字..

“什麼快了?”秀麗的焦慮之心沒有絲毫減半..

“死。” 茶朔旬的自我境界是這般的冰冷.

“怎麼可能?等等,我去找人.”正當秀麗轉身的剎那,茶朔旬白暫的手抓住勒秀麗的手臂,一個輕輕的動作,就將秀麗擁在懷裡.那曖昧的動作令人傾慕. 茶朔旬的頭顱輕輕地搭在秀麗的肩上,撲鼻而來的是秀麗誘人的香味.淡淡地,茶朔旬念道:“陪著我.”

對於一個將要死亡的人來說,這就是唯一的要求.心愛的人陪在身旁,這般溫馨.即使失去再次睜開雙眼的時間,這麼悄悄地閉上雙眼,何等幸福..

“告訴我怎麼勒?”秀麗被茶朔旬逼得無可奈何,一開始就沒有想過掙扎..

“想我死嗎?” 茶朔旬帶著刺痛的感覺問著秀麗,等待亦是無奈..

“別開玩笑勒,告訴我怎樣才會恢復正常?&rdqu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紅家的貧窮千金.秀麗的夢想,是成為彩雲國有史以來第一位女性官員。雖然女性尚無應考資格卻還是不放棄,每天都在超級嚴格的上司.黃奇人的手下努力奮鬥!有如為秀麗這樣的夢想在背後推上一把似的,年輕國王.劉輝起草「開放女子參加國試法案」,不過法案真的會通過嗎!?…秀麗命運的分岐點!此外,燕青的祕密以及奇人面具底下的真面目也將初次公開!!
(c)Kairi YURA 2009
(c)Sai YUKINO 2009
【雪乃紗衣】
1月26日生,水瓶座,B型。
榮獲第一屆角川BEANS小說大賞之獎勵賞、讀者賞之後出道。
【由羅カイリ】
1月16日生,魔羯座,B型。
輕小說《彩雲國物語》的插畫家、電玩遊戲「新 安琪莉可」的角色設定作者。


出版日期   九月下旬發售預定  
商品定價   120元




期盼以久的彩雲國漫畫第四卷總算要出了

只希望能快一點

好期待啊


http://www.kadokawa.com.tw/details.asp?id=4826#Content1



對了

據說

原本彩雲國的名字


並不叫


彩雲國物語

而是


彩雲国綺譚


難怪出版社會改名字(聽起來像鬼故事)


如果是這麼奇怪的名字


我才不買



資料http://ja.wikipedia.org/wiki/%E9%9B%AA%E4%B9%83%E7%B4%97%E8%A1%A3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